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5章 狮王一醒,百兽惊惶
    “……爪哇对旧港多番欺凌,周围小国均噤若寒蝉。孙儿到时,维克拉马避而不见,孙儿当即令船队开拔,一战而溃敌……”

    寝宫之中,王贵妃揽着婉婉坐在床边听着,只觉得悠然神往。

    “……当地形势复杂,天方人的后裔地位颇高,孙儿在击溃叛军之后,就调整了一下,汉人为先……”

    朱棣眯着眼睛,右手不时的握紧,再放松。

    朱高炽垂眸站着,身体有些摇晃。

    而杨荣等人的面色各异,对朱瞻基的行事手法感到有些郁郁。

    一言不合就灭了爪哇,这个行事风格比朱棣还霸道啊!

    “……回来时孙儿还去吕宋看了看,目前大多是土人,就送了些兵器给当地的汉人,还留下一个小旗部在那里,专职操练当地汉人武装。”

    朱瞻基说完后,朱棣说道:“你一身的尘土,且去后面洗漱了再来。”

    啧啧!这个待遇满朝也就是朱瞻基才有,连朱高炽都只有干看着的份。

    朱棣的后宫,带着家伙事的人就别想乱动一步,更遑论去后面洗漱。前脚洗漱好,后脚就得去西市洗脑袋。

    “陛下,聚宝山卫和朱雀卫已经就位。”

    大太监进来禀告道。

    朱棣的眼中瞬间全是冷冽:“那些乱臣贼子们可胆怯了吗?”

    到了这个时候,朱棣为何对火枪的装备犹豫再三的原因就出来了。

    今日若燕山左卫是全火器装备,东华门那里肯定是血流成河。

    “你等退下,令方醒来见朕。”

    ……

    方醒到时,寝宫内朱高炽和朱瞻基父子都在,方醒不禁心中一松。

    这是好事啊!

    要是只有朱瞻基在,方醒担心朱高炽上位后,朱瞻基的日子不好过。

    “你对海外如何看?”

    朱棣大概是睡久了,所以格外的精神,让方醒担心是不是回光返照。

    朱高炽的目光转动,方醒和朱瞻基相对一视,想交换些信息。

    “此处无外人,你们还想瞒着什么?说!”朱棣皱眉道。

    方醒尴尬的道:“陛下,旧港一带多为土人,但却扼守着大明的出海口,若是不控制,以后大明的水师就只能在内河里游荡。”

    “爪哇一去,旧港的周围还有苏门答腊和满剌加,迟早会成为祸害,陛下,当徐徐图之。”

    朱高炽垂眸,可他的手却紧紧的握住。

    朱棣问道:“你可还是那句国与国之间吗?”

    “是的陛下。”

    方醒坚定的道:“国与国之间不会长久和平或是征伐,唯一能联系的就是利益。正如同那些小国进贡频繁,为何?莫非真是对大明死心塌地?”

    朱棣冷哼道:“这个不用你说,朕知。”

    那些小国来占便宜,朱棣烦不胜烦,最后缩减了使团的规模和次数。

    面子问题罢了,作为中央之国,如果没有朝贡的盛况,如何能证明自己的强盛?

    “陛下,暹罗也对海峡虎视眈眈,只是摄于大明此时的强大,被船队吓到了,所以才缩回了爪子,不过他们依然还在和真腊时常摩擦,野心不小。至于占城,小国寡民而已。”

    “陛下,那条海峡很狭窄,若是筑城堡于海边的话,这条海路基本上就算是被封死了。”

    方醒看到朱棣手中拿着那张羊皮地图,就说道:“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御,这条海峡都不能丢,那是大明的咽喉!”

    从地图上能清晰的看到通往欧洲的路线,不过那条航道在尾部戛然而止,必须要绕一个大弯。

    “若是能打通那道海峡,可以直通那些国家。”

    朱棣有些遗憾,因为地图很清晰的标明了方向,如果当时郑和再往前一点儿的话,那将是一个新发现。

    “太远了!”

    这个大弯太大,船队出发前去,前途未卜。

    那就是苏伊士运河啊!

    方醒心中暗自呐喊着,但需要征服沿岸的国家,否则这道海峡不属于大明。

    不过英吉利人都能纵横四海,更加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大明有何不能的呢?

    而这需要调动整个大明的力量,从上到下形成共识才行。

    想起朱棣不过是生病,就引发了那么大的慌乱,要是再来一次大动作……

    “那些国家如何?”

    朱棣习惯性的问道。

    “陛下,肉迷国正在复兴,周围的国家如临大敌,而他们若是想向大明这边扩张,就会遇到哈列国,据说上次肉迷国的国君都被哈列国所俘获,所以肉迷国有些忌惮,相对于漫长而荒芜的东进路线,他们更想在西边扩张,至少在吃饱之前,他们不会东顾。”

    奥斯曼帝国如果再次东征,那些西方国家肯定会再次组成联军,和帖木儿帝国前后夹击,一举干掉这个让人生畏的大家伙。

    朱棣仔细看着地图,点头道:“是,西边显然收获会更大。而哈列国……当年他们的老国主想趁着朕立足未稳之际侵袭大明,朕都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和这个强大的对手交手了,可惜却半道而去,让朕引以为憾事。如今朕一扫草原,他的儿孙可感到脊背发寒了吗?哈哈哈哈!”

    朱棣的豪迈笑声被咳嗽打断了,御医赶紧上前劝他休息。

    朱棣听从了建议,方醒等人退了出去。

    寝宫门口,朱高炽看着远处,淡淡的道:“你且留下照顾你皇爷爷,为父回去处理政事。”

    “是,父亲。”

    朱瞻基恭谨的应了,和方醒一起送了朱高炽离去。

    朱棣倒下,政事都是聚拢在朱高炽那里处置,除去重大事情需要等待朱棣批示之外,他和皇帝的区别并不大。

    送走了朱高炽,方醒也要去东华门了,而且他的日子不好过在朱棣派来接任军队之前,他和聚宝山卫都得呆在那里。

    “皇爷爷刚醒来,许多事情千头万绪,都慢慢来吧。”

    朱瞻基隐晦的说出了朱棣此刻的情况:猜疑!

    方醒点点头,看到婉婉正在寝宫门口看着这边,就冲着她笑了笑,然后转身回去。

    “大哥,这些天宫里好乱,父亲那边听说被人烧了屋子,嗯,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母亲整日都在为皇爷爷祈祷,父亲整日都在处置政事……”

    婉婉的大眼睛扑闪着,带着疲惫之色,清脆的声音悦耳,却让朱瞻基感到了愧疚。

    “会好的,皇爷爷已经醒了,很快就能重新理事,婉婉……”

    朱瞻基摸着婉婉的头顶,严肃的说道:“你好好的,大哥以后会照顾你,一定会。”

    婉婉迷惑的抬起头,夕阳照在她的紫色衣裳上,就像是一个画中走出来的女孩。

    大太监站在台阶上,看着夕阳下的这对兄妹,那麻木的心中多了些暖意。

    朱棣醒来的消息被王贵妃特地放了出去,宫中的人顿时就有了主心骨,整个皇城变得井然有序。

    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犯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