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3章 熬制了三天三夜的良药
    本来今天多码了半章,准备用于土豪打赏的加更,可爵士的脑子一热:算逑,一起发出去!以感谢大家的支持!爵士继续码字,慢慢加更!

    “处置了没有?处置了没有?”

    赵王府中,朱高燧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殿前转来转去,不时看向大门方向。

    可周围却没人,就在刚才接到消息之后,他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

    朱高燧招手叫来一个太监,喝道:“去看看,去外面看看。”

    这个太监是对子眼,看着有些诡异和好笑:“殿下,看什么?”

    是啊!看什么呢?

    难道要说去看看有没有人来拿自己?

    朱高燧的眼睛红红的,突然跳脚骂道:“滚!阉奴!滚出去!”

    对子眼呆呆的看着朱高燧,然后缓缓转身,那双眼睛看的朱高燧心中发毛。

    “换了他!换了他!”

    几个侍卫过来,把对子眼带了出去。

    当看到张楚出现时,朱高燧的身体几乎软了,他颤颤巍巍的上前问道:“解决了吗?”

    张楚点点头,然后说道:“燕山左卫闹事,本是良机,可惜聚宝山卫及时赶到,太孙出手震慑,已经平息了。”

    朱高燧先是松了一口气,面色潮红,就像是刚和女人折腾了一个时辰的那种劳累。

    然后他就怒道:“那小子就是个祸害,当年就该找机会弄死他!”

    张楚低声道:“殿下,如今太孙的身边多有护卫,方醒也在盯着,不好动手啊!”

    朱高燧的怒火渐渐消散:“父皇那边可有消息?”

    “没有。”张楚摇头道:“太孙已经进宫,宫门被聚宝山卫守着,等闲人不得出入,消息出不来了。”

    朱高燧的目光阴沉,说道:“既然解决了那人,此事与本王无关,你且随本王进宫去探望父皇。”

    张楚说道:“殿下,现在进不去啊!”

    朱高燧的身姿挺拔,面如白玉,淡淡的道:“能不能进是小事,去不去是大事,命人准备车马。”

    ……

    东华门外,聚宝山卫的将士们列阵,随着军官的号令,形成一个半圆阵型,不断的向外推压着。

    “奉伯爷令,燕山左卫以百户为单位,立即列阵!”

    枪口林立,那些面带倦色的军士们的手稳定的托着火枪,目光锐利的盯着燕山左卫的人马,而且是连那些没参与叛乱的都包含在内。

    燕山左卫的指挥使也被裹挟在其中,他喊道:“兴和伯,下官在里面呐!下官在这里!”

    方醒摇摇头,喝道:“胆敢在皇城作乱,你等罪孽深重,现在听从号令,全部回营!”

    “伯爷,我们没有作乱!是想进去保护陛下!”

    “对!伯爷,有乱臣贼子在害陛下,我等”

    “闭嘴!”

    辛老七拿着个土喇叭喝道:“现在回营,等待陛下处置还有一线生机,此时抗令不行,那就是乱臣贼子,杀无赦!”

    “伯爷,小的冤枉啊!小的是被裹挟而来,没有参与”

    方醒怒道:“聚宝山卫护送殿下出海,这一路何止千里!你等在京城安享太平却不知好歹,当聚宝山卫在海上面对小山般的巨浪时,你等在哪?当聚宝山卫在面对着那些野蛮的土人时,你们在哪?”

    “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可你们吃了粮却不知足,这就是自作孽,本伯最后说一次,马上回营,否则全数杀了!别问本伯敢不敢!京城混乱,本伯就是杀光了你等,有功无过,现在,滚!”

    那些听闻东华门有人冲击皇城而赶来的百官们看着这一幕默不作声。

    这支浑身上下都是煞气的军队,此刻就是定海神针!

    “他没有趁机造反。”

    “对!此时是最好的时机,他却忠心耿耿!”

    百官们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此刻的方醒仿佛带着光环,让他们不能直视。

    孟瑛的援军来了,他令人接替聚宝山卫去押送燕山左卫,然后向方醒表示感谢

    “方醒呢!叫他出来!”

    朱高煦听说燕山左卫闹事,带着侍卫们杀气腾腾的赶来了。

    方醒正和孟瑛在说话,听到喊声就苦笑道:“这位可是混不吝,你去安抚吧。”

    孟瑛摇头道:“不怕你笑话,本侯现在浑身发软,话都不大想说,只想回家喝个伶仃大醉,然后一觉睡到天明。”

    方醒能理解这种后怕,就过去迎了朱高煦。

    “父皇如何了?叛逆在哪?”

    朱高煦的手中是方醒送的长刀,顶盔带甲,侍卫们也是人人带刀,甚至还有带着弓箭的。

    一百多侍卫,这要是闹腾起来,北平城也得乱一阵。

    等把朱高煦安抚好后,朱高燧也来了,一脸紧张的问朱棣的情况。

    “方某不知,殿下请回吧。”

    方醒对这位赵王在此事中的身份表示怀疑,所以毫不客气的就开始赶人了。

    朱高燧悲伤的道:“父皇的身体一直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病?本王看这是有人在下毒!对!肯定是有人下毒!”

    朱高煦一把揪住他,喝道:“下个屁的毒,瞻基都进去了,若是下毒,你的嫌疑最大,滚!”

    ……

    乾清宫中,当看到灰扑扑的朱瞻基进来时,婉婉第一个冲了过去。

    “大哥……”

    朱瞻基按住她的肩膀,看了看,然后笑道:“婉婉也能当大事了,果然是长大了。”

    婉婉找到了依靠,就落泪道:“大哥,皇爷爷病了,还不醒。”

    王贵妃眼中含泪的起身道:“殿下来了,想必陛下能尽快醒过来。”

    朱瞻基点点头,问那几个御医道:“皇爷爷的病可有眉目了?”

    这才是真正的杀伐果断,换做是别人,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肯定会先问朱棣的病因。

    “殿下,陛下是盛怒之后吹了夜风,然后就发病了,臣等用汤药稳住后,可就在前几日,不知怎地就开始了发热昏睡。”

    朱瞻基走到床前,看到朱棣面色潮红,就说道:“去请了兴和伯进来。”

    “殿下,太子殿下来了。”

    大太监进来禀告道。

    朱棣昏睡,太子和太孙聚头,谁做主?

    朱瞻基点点头,就迎了出去。

    朱高煦被人搀扶着进来,看到朱瞻基就欣慰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大太监看了看父子之间的眉眼,就冲着一个道:“上次陛下发热也是兴和伯的药起了作用,去请了来。”

    朱高炽面色不渝,最后勉强点点头道:“集思广益嘛,请了来。”

    说完朱高炽打头进去,朱瞻基跟在后面。

    “哎!”

    大太监不禁幽幽一叹。

    等方醒接到消息后,早有准备的他马上让辛老七回家取东西。

    “就上次用梨和蜂蜜做成的那个,对,给土豆和平安咳嗽时用了的那个药,全都带过来。”

    小太监看到方醒不进去,就催促道:“兴和伯,二位殿下都在等着呢。”

    方醒没理他,叫人去弄吃的。

    才上岸就接到消息,然后急行军进城,方醒是又累又饿。

    聚宝山卫的厨子们就在皇城外面架起了炉灶,一时间香气扑鼻。

    孟瑛走了,他虽然是戴罪之身,可好歹后来独自堵门的英雄行径可以加分。他还想捞分,于是就准备去甄别燕山左卫的乱军。

    方醒吃了一顿面条,辛老七也回来了,不但带来了药,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老爷,夫人有身子了!”

    我去!

    方醒晕乎乎的就想回家,和辛老七一起来的黄钟赶紧低声道:“伯爷,夫人好着呢,事君为大。”

    一路到了乾清宫,看到梁中在外面,方醒才从又有了孩子的狂喜中醒过神来。

    “咳咳!兴和伯,二位殿下都在里面呢,赶紧进去吧。”

    梁中给方醒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收敛些。

    朱棣昏睡不醒,你还敢一脸笑意,恨不能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心情好。

    作死呢!

    方醒点点头,进去之后,看到朱瞻基和朱高炽父子俩站在床边,相对无言。

    “陛下啊!”

    方醒猛的喊了一声,刚开始只是想表达自己对朱棣的关切,可等到了床边,看到朱棣那有些瘦削的脸时,不禁眼圈有些红了。

    朱高炽回身道:“兴和伯且看看父皇的身体如何了。”

    方醒先问了几个御医,得知朱棣是盛怒之下中了风寒,后来发热昏睡,心中有了些谱。

    “殿下,臣不通诊脉,只是看书得了几个偏方。”

    朱高炽偏过头,忍住想一脚把这厮踢出去的冲动。

    上次婉婉被闷在箱子里,这厮还装出一副神医的模样,现在换了朱棣,就不敢打包票了。

    方醒尴尬的道:“不过这药陛下在草原上是用过的,倒也不必担心会损害身体。”

    朱高炽问道:“配了什么药?”

    这是替那几个御医问的,方醒说道:“就是梨和蜂蜜,只是臣这个蜂蜜乃是采自于草原,专门让商队去买来的,加上熟透的枇杷,熬制了三天三夜,这才得了一罐子。”

    朱高炽已经无语了,挥挥手道:“你们看看,行了就给父皇用药。”

    方醒自然是不会害朱棣的,只是按照程序,这个据方醒所说熬制了三天三夜的东西,得先检查一下。

    俩御医过来,却找不到打开盖子的方法,方醒用手往右边一拧,笑道:“这是螺纹,加点封蜡的话,里面的东西不会坏。”

    俩土包子御医先是到罐子口闻闻,看看颜色,然后找来一根银签子挑了点出来,仔细品尝。

    看到两人闭目感受着,方醒说道:“味道可好?”

    “不错……呃!”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