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0章 短暂的清醒
    婉婉走进寝宫,王贵妃正在给朱棣喂药。

    朱棣此时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呼吸间,咽喉中发出痰音,胸膛起伏很快。

    婉婉脚步轻微的走到榻前,看着朱棣的模样,眼泪突然扑簌着从脸上滑落。

    王贵妃喂完药,看到婉婉的模样就叹道:“你别哭,陛下会好的。”

    五个太医在边上都齐齐点头,可他们的面色都是如丧妣考。

    若是朱棣去了,他们都要受罚,而且还得丢掉差事。

    郎中的名气大跌,那大概就得要失业了。

    婉婉哽咽道:“皇爷爷就昨晚醒来过,还发烧,方醒说,这样的要赶紧治,不然会烧坏身子……”

    被一个小姑娘质疑医术,几个太医都面上无光。

    王贵妃无奈的道:“可陛下前几日都还能清醒,就这几日……哎!”

    “娘娘,杨大人来问了,问陛下可好些了吗?”

    大太监遣人进来禀报。

    王贵妃冷冷的道:“就说陛下在休养,做臣子的难道要逼着陛下出宫不成?大逆不道!该杀!”

    太监出去了,王贵妃喃喃的道:“都是不省心的,陛下才病了多久?外面就四处串联,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谁?”

    听到这个声音,王贵妃瞬间呆滞,然后泪水滚落。

    “皇爷爷!”

    婉婉已经扑到了朱棣的身上,哭的哀哀欲绝。

    “陛下……”

    王贵妃才将回身,那几个太医就蜂拥而至,甚至不顾尊卑的把她挤到了边上。

    朱棣的手腕上马上多了几根手指,几位太医在争夺着诊脉权。

    朱棣缓慢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手指都消失了,剩下一个御医战战兢兢的在诊脉,心中后悔不已。

    朱棣伸出右手摸摸婉婉的头,缓缓的道:“婉婉……可是怕了吗?”

    婉婉抬起头来,满脸的泪水,哽咽道:“不,不怕!皇爷爷醒了……婉婉就不怕。”

    朱棣的目光有些浑浊,却不失严厉,他问道:“谁在串联?”

    君王之所以是君王,雄主之所以是雄主,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手中的权利看的紧,至少在临死前别人都别想撼动。

    谁都不行!

    王贵妃擦去眼泪道:“您醒来就好,就是外面有些躁动,听说……罢了,臣妾可不敢干涉朝政,让他们来说吧。”

    朱棣点点头,王贵妃就叫人把大太监叫招进来。

    大太监进来看到朱棣醒了,欢喜的道:“陛下果然是有天佑,老奴改日就叫人去上香还愿。”

    朱棣闭上眼睛,“说说外面的事。”

    大太监赶紧说道:“陛下,自前几日您常昏睡开始,外间就有传言,然后文武官员都有些异动。”

    “文官中,有人去求见太子殿下,只是殿下没见,还有武勋……也有几人派出家中的女人去求见太子妃,也被拒了。”

    这是投机者,朱棣睁开眼睛,大太监继续说道:“英国公闭门不出,保定侯继续在弄武学之事,薛禄也是很谨慎,在京各卫所都很平静,就是……富阳侯……”

    “那个畜生!”

    朱棣喝完就开始喘息,太医赶紧送上药茶。

    “陛下,汉王殿下几次想进宫来探望都被拦住了,还动手打了侍卫。”

    朱棣点点头,“高煦是这样。”

    一句话就把朱高煦的立场确定了,大太监点头道:“赵王殿下也经常求见,还去了太子殿下那边,听说几次都是气呼呼的出来,说是太子殿下不关心陛下。”

    朱棣的呼吸急促起来,拉风箱似的,然后又缓缓平息,问道:“瞻基可有消息?”

    大太监摇摇头:“陛下,太孙殿下还没消息。”

    朱棣点点头,不屑的道:

    “一群见利忘义之辈罢了,不足为奇,不过诸卫的平静却很异常,可笑!”

    朱棣冷冷的道:“诸卫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别人的棋子,居然不动,那就是没把握,可见那些人也不过是胆小如鼠,不敢在朕生病时投靠别人。”

    “让张辅去诸卫查看,王福生坐镇宫中。”

    朱棣说完后,大太监就出去交代。

    几匹马冲出宫门,不少人看到后都心中一凛。

    旋即英国公张辅就全身披挂,带着家丁开始巡查诸卫。

    而在宫中,王福生聚拢了侍卫,一一敲打。

    “王琰……暂且不动。”

    朱棣沉吟良久,最后没有做出安排。

    那支精锐部队是他留在最后的杀手锏,此刻却不是时候。

    一个黑影从后面消失,王贵妃仿佛没有看到般的说道:“陛下,听闻兴和伯上次用蜂蜜和野果子治好了您的病,要不臣妾让他们去试试?”

    朱棣摇摇头道:“不是朕不敢冒险,皇帝受命于天,真到了需要病急乱投医的地步,那还不如安静交代后事,等死罢了,何苦为了皮囊而折腾。。”

    王贵妃苦笑道:“您不知道,宫中这段时日都乱套了,各处都要去安抚,不然啊,您这里估摸着都被人挤成集市了。”

    朱棣没回应,而是看着婉婉道:“婉婉回去吧。”

    婉婉听了半天,懵懵懂懂的,闻言就说道:“皇爷爷,您还没好呢!您没好婉婉可不走。”

    朱棣定定的看着她,突然笑了。

    “罢了,那就去睡觉,朕无事。”

    等婉婉走后,朱棣却又陷入了昏睡。

    “你们何时能让陛下康复?”

    王贵妃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了外界的各种暗潮涌动,她觉得很无助,特别是朱高炽被隔离在乾清宫之外时,这种感觉就格外的强烈。

    大明需要它的掌控者健康和清醒,而朱棣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

    朱高炽呢?

    ……

    “父皇还没好。”

    朱高炽回到自己的地方,对杨荣等人说道。

    杨荣面色凝重的道:“殿下,此刻陛下情况不明,京城是重点,还有金陵,也得要注意消息,小心无大错啊!”

    金幼孜赞同这个意见,毕竟朱棣的情况被封锁住了,大明却不能承担风险。

    “殿下,英国公去巡视诸卫,这多半是陛下的意思,可见陛下并未失去意识,咱们还是照常来吧,只是诸卫那里的动静要关注。”

    朱高炽点点头道:“政事不可拉下,朝中的秩序不能乱,关键时刻,谁要是乱了,那便是大罪!”

    朱高炽的声音坚定,瞬间展露的锋芒让杨荣等人大感欣慰。

    这才是合格的君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