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9章 病倒的雄狮
    草原上气氛轻松,而北平城里的气氛却有些紧张。

    朱棣已经半个月没出现在群臣的面前了,能见到他的只有几位辅政学士。几天前情况再次升级,连学士们也见不到他了。

    金忠很不满意,所以仗着一张老脸就要去求见朱棣,结果被勒令回家闭门三日。

    夏元吉很从容,每日该办的事情从不拖延。

    户部运转正常,大明就不会乱。

    “可以确定的是,陛下生病了。”

    孟瑛很不安,作为五军都督府的执掌者,朱棣一旦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被人瞩目的中心。

    “我们效忠于陛下,嗯,效忠于陛下!”

    孟瑛给自己打气,他相信大明不会再出现一次靖难之役,也不能再出现,大明经不起折腾啊!

    “那些考生到齐了吗?校舍的修建怎么样了?”

    “大人,考生陆陆续续的到了七八成,校舍还在建造,工部说缺那个什么水泥,要等,不能急。”

    武学的筹建已经接近尾声了,并且速度不慢。

    可孟瑛却不满意的道:“去工部,让他们再快些,陛下在看着呢!”

    这话有些脸皮厚,朱棣对武学根本就是在冷眼旁观,所以给了孟瑛极大的压力。

    “大人,不行啊!工部说到处都需要水泥,他们正在准备扩产,所以让咱们耐心些。”

    孟瑛皱眉道:“那便建造木屋。”

    “大人,太孙殿下曾经说过,能用水泥就用水泥,别去伐木,还说什么要绿水青山。”

    孟瑛郁闷的拍着桌子,却不能喝骂。

    ……

    而在方家庄中,主宅里,挺着个大肚子的张淑慧正在两位嬷嬷的搀扶下散步。

    “娘,我要弟弟!”

    土豆背完书就过来看稀奇,特别是张淑慧的大肚子,更是让他瞪大了眼睛,因为有人告诉他,小弟弟就在里面。

    小白正带着平安在给铃铛洗澡,看到土豆冲进来,就喊道:“土豆离远些,小心撞到了夫人。”

    平安三岁了,一本正经的给铃铛浇水,而在边上有两条半大撵山犬在吐舌头。

    “大虫。”

    平安严肃的喊道。

    一条眉心有一撮白毛的撵山犬马上起来,走到平安的身边,用舌头舔着他伸出来的手。

    “小虫。”

    平安摸摸大虫的脑袋,然后喊道。

    另一条看着温顺些的撵山犬过来,同样舔舔平安的手,然后获得了抚摸的福利,眯着眼睛,看着有些陶醉。

    铃铛在大木盆里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目光淡漠,并没有什么温情。

    土豆跑过来摸摸铃铛,说道:“二娘,铃铛老了吗?”

    小白难过的摸着铃铛的背,说道:“嗯,铃铛开始老了,以后咱们家养着它。”

    土豆不知道老的具体含义,就犹豫了一下,说道:“嗯,那我每日都给它留肉。”

    铃铛看到土豆后就摇动着尾巴,眼神和气了许多。

    张淑慧在那边和两个嬷嬷小声的说话,不敢让别人知道。

    “陛下都半个月没上朝了,据说就在宫中听奏章,京城里面到处都是东厂和锦衣卫的人,五城兵马司不受信任,家中最近要少出门,好在稳婆是早就说好的,哎!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啊!若是……”

    秦嬷嬷闻言就劝道:“夫人,太子殿下在理政呢,郡主也回宫照顾陛下去了,也没见下旨去叫太孙殿下,可见陛下多半是没事。”

    普通人家还好,可勋戚家的孩子若是生在国丧期,以后就会被人歧视。

    张淑慧叹道:“我这走也走不动了,此时才知道家中男子不在的苦楚,夫君去了海外,若是有个……”

    “夫人慎言!”

    邓嬷嬷低喝一声,然后说道:“怀孕时多虑,这个是毛病,您得往好的地方想,不然对大人和孩子都没好处。”

    张淑慧点头道:“我知道,只是大哥最近都不出门了,可见京城中的诡异,咱们家里没有那么多家丁,若是有人……到时候那些仇人都会蜂拥而至。我和小白倒是没啥,可孩子们怎么办?”

    “夫人多虑了。”

    邓嬷嬷和前院的联系比较多,她镇定的道:“留下的三个家丁都在收集消息,而且他们根本就不慌,可见老爷走时留下了后手。”

    “解先生一家也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还吟诗作对呢!只是书院放假了,他说没事做,就让那于谦经常回来教导一番,可见咱们家没事。”

    “那于谦也是个白眼狼,得了那么多好处,说出去就出去。”

    张淑慧笑着对秦嬷嬷道:“他虽然没有授官,可好歹是进士了,住在这里不方便,外人会说他投靠了方家。”

    散步之后,张淑慧在外面坐着,叫人去找了方二来。

    方二进来,看到两位嬷嬷都盯着自己,急忙垂首听问。

    张淑慧的肚子太大,就后仰的着身体问道:“夫君走前可有交代?”

    方二看看左右,张淑慧说道:“大致说一下即可。”

    “夫人,您放心,就算是天塌下来了,老爷也有安排,方家庄乱不了,也不会垮。”

    ……

    宫中的气氛也很紧张,所有人的脸上都失去了笑意和轻松,连最爱开玩笑的人在此刻也紧闭着嘴。

    乾清宫中弥漫着药味,进出的人都面色凝重。

    寝宫之中,大太监站在门外,警惕的盯着来往人等,直至朱高炽出现也不曾改变。

    “殿下。”

    大太监拱拱手,目光锁定了朱高炽。

    朱高炽一路被人架着走来很辛苦,他气喘吁吁的问道:“父皇如何了?”

    大太监淡淡的道:“殿下恕罪,陛下有交代。”

    交代什么?朱高炽非常清楚。

    帝王除非是觉得自己不行了,否则不会泄露自己的身体情况。

    “那今日父皇可答应见本宫?”

    朱高炽不死心的继续问道,半个月了,朝中虽然运行顺当,可百官的心思却有些燥了。

    最近几天奏章纷飞,不少人在其中隐晦的向他表示了效忠,把他吓坏了。

    是的,就是吓坏了。

    摊着这个雄主老爹,朱高炽深知有些地方自己不可触碰。

    虎死不倒威,何况朱棣还没驾崩呢!

    谁要是敢在这个当口弄些事情出来,朱高炽相信会死的很惨。

    大太监眯眼道:“殿下无需多言,老奴自然不会忽略陛下的话。”

    这话大胆,而且削了朱高炽的面子,梁中身后的一个太监就想表现,于是抢白道:“这是殿下,你说这话也不怕吗?”

    “住口!”

    梁中和朱高炽同时喝道。

    朱高炽面色铁青的道:“来人,拉下去!”

    “殿下……呜呜呜!”

    两个膀大腰圆的太监过来控制了人,朱高炽的神色有些难看,因为这两人是大太监的手下。

    大太监冷冷的道:“不牢殿下过问,老奴必然是要陪着陛下的。哪怕是九幽地底,老奴也会一直在陛下的身边。天上地下,老奴都会在陛下的身边,持旗也罢。杀敌也罢,不会离去。”

    朱高炽叹息一声,大太监无儿无女,对朱棣忠心耿耿,对他从不假颜色,所以很超然。

    “是本宫御下不严。”

    “父亲。”

    婉婉从里面出来了,面色苍白,看到朱高炽就欢喜的叫了一声。

    朱高炽慈爱的看着她,说道:“婉婉好乖,你好好的照顾你皇爷爷。”

    婉婉点点头,然后问了太子妃和几个兄弟姐妹的情况,最后就问了自己养的大鹅和鹦鹉什么的,朱高炽都一一答了,大太监的面色才稍霁。

    婉婉依依不舍的进去,朱高炽这才回去。

    大太监站在台阶上,看着朱高炽等人远去,然后说道:“让孙祥看紧些,不管是谁,只要有那心思,都报上来。”

    “是,公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