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7章 处置善后
    “轰轰轰轰轰!”

    火炮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排枪轰鸣。

    一队骑兵开始绕向侧翼,准备迂回来接应朱瞻基和方醒。

    贾全有些慌了,劝道:“殿下,咱们从侧面避一避吧。”

    远处的人群越发的清晰了,方醒说道:“上船吧。”

    “上船?”

    贾全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伯爷,船上那是死路啊!”

    朱瞻基点头道:“好,咱们上船。”

    “殿下……”

    贾全觉得他们都疯了,那些土人明显就是奔着船来的,到时候就是瓮中之鳖啊!

    二十多人一起上了宝船,然后就在船舷看着那些蜂拥而至的土人。

    “出来吧!”

    就在贾全准备冒死把朱瞻基带走时,方醒喊了一声,接着通往甲板下面的舱室里源源不断的涌出人来。

    “殿下请放心,下官一定挡住那些土人。”

    石搬笑的有些谄媚,拍着胸脯打包票。

    随着这声喊,边上的那艘宝船里也出来不少军士。

    刀枪林立间,狂奔而来的土人们愣住了。

    前有狼后有虎,怎么办?

    于是土人们分为两个极端,一部分人原地蹲下,准备投降。

    而另一部分人却疯狂的继续冲过来。

    “放箭!”

    箭矢不用瞄准就倾泻而下,人群中顿时倒下一片。

    “嘭嘭嘭嘭!”

    聚宝山卫追击而来,排枪打的又快又密。一排排的俘虏被打倒在地,那些原先想逃跑的俘虏大部分都绝望的大喊着,然后往侧面跑。

    跑到侧面后,俘虏们就蹲在地上,显然是被排枪吓到了。

    剩余的小股俘虏冲进了码头,被弓箭慢慢的绞杀。

    十多个俘虏冲进了那片打桩区,因为只要越过那片木桩,一艘小船就在等待着他们。

    可等他们跳下水后,却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双脚都被淤泥给陷住了,向前一步就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秦大学带人追到了码头上,举枪瞄准那些俘虏,叫人喊话。

    “******”

    通译的劝降并未收到效果,那十多人依然在艰难的往前,绝望的跋涉着。

    “啊!”

    一个俘虏一脚陷进了深泥中,身体渐渐的下沉,很快就到了胸口。

    “邦!邦!”

    一个俘虏奋力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想把他拉起来。

    “古里!******”

    “他们在说什么?”

    方醒问道。

    通译说道:“那两人是兄弟,那个叫做邦的人让他的兄弟快走,别管他。”

    兄弟情深啊!

    方醒眯眼看着那边,而秦大学也没有下令开枪,因为没有必要。

    被吓的半死的施进卿来了,一上船就说到了此事的起因。

    “那个番人商人和土人发生了冲突,下午的时候就花钱雇佣了十多个土人,把那一对兄弟的家给毁掉了,而且还把他们的……”

    “这对兄弟刚才就去刺杀,结果杀错人了,只杀了那个商人的两个随从,然后就逃出来,引发了俘虏们的暴动。”

    方醒面无表情的听着,那个邦已经被淹到了嘴巴,他仰着头拼命的叫喊着,而那个古里却不肯放手,自己也渐渐的被拖了过去。

    “邦!”

    “古里!”

    “邦!邦!邦……”

    海面上冒起了些水泡,没多久就恢复了平静。

    “拖他上来!”

    方醒突然叫人去救那个叫做古里的上来,于是马上有人扔了绳子过去,把古里托上岸。

    古里的眼中全是绝望,浑身都是烂泥躺在那里。

    方醒交代了方五几句,然后就陪着朱瞻基进了船舱。

    那些俘虏再次被赶进了营中,而阿卜杜拉却愤怒的去找到了钟品。

    “那个该死的家伙杀死了我的两个船员!大人!”

    “你在愁什么?”

    钟品交还了赃物后,暂时被允许戴罪立功,所以心情还不错。

    “你在担心回去后要赔钱吗?不过本官听说……这些船员并不值钱。而且阿卜杜拉,因为你而引发了这次骚乱,大明的损失谁来赔?”

    ……

    古里觉得自己不该上岸,应该和邦一起死在那里。

    所以他就想自杀,然后被关在一个单间里,就和行尸走肉般的麻木。

    “想报仇吗?”

    一个通译出现了,边上还有一个明人。

    古里呆滞的眼睛动了一下。

    “这位大人能帮你报仇,前提是你敢不要命吗?”

    “敢!”

    古里的眼中生出了希望,随即坚定。

    “好!很好!你再找一个敢赴死的人,告诉他,他的家人将会得到优待。”

    “来!这位大人会教你怎么使用这个东西,然后……你就大仇得报了。”

    ……

    阿卜杜拉很慌,所以第二天凌晨天刚亮,就把那些水手赶了出来。

    给养在昨天就补充过了,足够回家还有余。

    昨天傍晚发生了那一幕之后,码头上的警戒明显的更严密了。

    几个军士搜身之后,指指他们的船,要求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离开码头。

    “作为罪魁祸首,你们以后将不再受到旧港的欢迎,我的老朋友,咱们后会无期。”

    钟品很义气的来送行,还给了他一个拥抱。

    阿卜杜拉垂头丧气的道:“钟大人,没了这条商道,我会变成穷人。”

    “这就是命啊我的朋友!”

    钟品笑眯眯的把他们送上船,等船帆张开后,还挥挥手告别。

    方醒也起来了,方五来禀告,说是船已经离开。

    “让船跟上去,小心些,没人的时候就逼上去,若是下面动手就别管,只管看着他们消失就好,若是没动手,那就别客气!”

    方五点点头,最后问道:“老爷,那为何不直接了结了他们呢?”

    方醒背身而立,淡淡的道:“大明要商道,若是公开处置,消息总会泄露出去,那样会让人胆怯。”

    方五明白了,可朱瞻基却没明白。

    “为何要解决他们?”

    “因为他们看到了大明的实力,看到了聚宝山卫,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了我们的态度。当年蒙元人西征时,那些国家齐呼上帝之鞭,等他们得知同一肤色的大明准备对外露出獠牙时,会对以后造成巨大的影响。”

    朱瞻基明白了。

    其实那天阿卜杜拉对着朱瞻基说出那番话后,他的结局就已经被注定了。

    ……

    两艘商船驶出旧港,慢慢的消失在天际。

    船上,阿卜杜拉正在被人围攻。他的两个合伙人,其中一个被误杀,而且这条商道以后也不能来了,损失惨重啊!

    一番争吵之后,阿卜杜拉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狭小的船舱。

    昨晚他一夜未睡,此时迷迷糊糊的。

    “咦!怎么有人在唱歌?”

    阿卜杜拉起来,四处寻找这个声音,最后他把耳朵贴在地板上,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

    下面装货物的大舱里,古里在唱着一首歌,听着很简单,就像是孩子们唱的。

    而在他的身边放着一个油纸包。

    唱完了歌,古里把油纸包抱在怀里,找到了引线。

    上面传来了脚步声,古里咧嘴笑着,用一个爪哇以前从未见过的火媒点燃了引线。

    “嘭!”

    舱盖被打开,阿卜杜拉带着人冲了下来,就见到了咧嘴大笑的古里,以及那淡淡的硝烟……

    “轰!”

    “轰!”

    两艘船不过是间隔了二十息的时间连续爆炸。

    远处来了一艘战船,船头上的辛老七举起望远镜看着起火的两艘船,一直看着,直至沉没……

    “过去看看有没有人。”

    战船慢慢的驶过去,仔细的搜寻着。

    海面上除了一些木板和杂物之外,空荡荡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