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6章 爆发
    “陆地上我们的对手是撒马尔罕,也就是帖木儿帝国,而在海上,我们面临的对手是肉迷国,也就是奥斯曼,瞻基,这需要数十年之功。”

    方醒不会去关注一个小商人,即便是阿卜杜拉心怀叵测,但按照他的处理方式,也就是下海喂鱼而已。

    “大明要想长盛不衰,必须要先控制住这片海,其次便是陆路要打穿撒马尔罕,才能从海陆迎击同样想一统世界的肉迷国。”

    方醒当然不稀罕那两船货物,他的仓库里找些东西出来,就能让人目瞪口呆。

    钱财不是他所看重的东西,他看重的是……

    “这个世界是大明的,必须是。”

    方醒的情绪有些亢奋,挥手的动作有力。

    朱瞻基静静的听着,他也在心潮澎湃。

    朝中至今对外面的世界依然一无所知,从肉迷国这个称呼就能知道。

    “天方人对西方所知甚多,相信我,帖木儿算不得大明的劲敌。”

    方醒拿出一张羊皮递给朱瞻基:“你看看,这就是世界,西边的世界。”

    羊皮上是粗糙的地图,上面用天方文字记录着被分割开的一个个国家。

    “大明在这里。”

    方醒指指地图上的大明,朱瞻基闭眼呼气,再睁开眼睛时,他凝重的道:“回去我会和皇爷爷说说,这个世界并非简单,大明不能再坐井观天。”

    方醒漫不经心的道:“有人曾经坐船走直线,最后回到了自己出发地的背面……”

    朱瞻基没在意这个,心思全在那张地图上。

    方醒微微叹息,觉得自己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

    “阿卜杜拉,我们的钱没了!没了!”

    “那又如何?难道咱们要把命丢在这里吗?”

    阿卜杜拉心如刀绞的道:“想想那些爪哇人,你就会庆幸咱们还留的命在。”

    “可要不是你非得去耍小聪明,哪里来的麻烦?”

    “对,回去后你得把我们的损失赔了!”

    几人喧闹着到了码头,几个土人正在他们的船上清洗,这是花钱给钟品后得到的服务。

    “我们明天就走。”

    阿卜杜拉不准备还他们的钱,不过眼前大家还得同舟共济。

    水手们都在岸上休息,以前都有的特殊服务,这次也没了,这让他们无聊至极。

    那几个土人边干活边嘀咕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清洗好后,这几个土人得到了一些粮食作为报酬。

    “邦,古里,你们兄弟的粮食。”

    发放粮食的也是土人,不过却是死心塌地为大明办事的骨干。

    走在码头上,周围全是人。

    那些土人在旧港军队的监督下,奋力的在搬运着物资,努力的在扩建着码头。

    那几个土人凝视了工地一会儿,然后一起出了码头,各自归家。

    其中两个土人是兄弟,他们拿着一口袋的粮食喜笑颜开。

    “邦,回家吃干的。”

    “好,古里。”

    两兄弟得意的模样被阿卜杜拉看到了,就冲着他们呸了一口道:“滚回你们的地方去!”

    邦回身看着他,脸上浮起了卑微的笑,还躬身哈腰。

    “该死的家伙!”

    阿卜杜拉轻蔑的看了面带怒色的古里一眼,再次呸了一口,然后去找钟品,想求求情。

    可钟品却是非常遗憾的、感同身受的婉拒了。

    “老朋友,告诉你吧,若不是你经常往来于这条航线上,今日你的命已经没了,明白吗?你的运气真不错,听我的,下次还能赚回来,去休息吧。”

    忽悠走了阿卜杜拉,钟品想起方醒对那些番人的态度,沉思良久,然后回家去搜罗了自己收受的一半好处,去找施进卿自首。

    阿卜杜拉,祝你好运!

    此时朱瞻基正和施进卿等人商议旧港在以后的发展方向。

    “大明的楔子,你们的作用就是这个,牢牢的看住海峡。”

    “记住了,这里是大明的疆土!”

    在看过那张地图之后,朱瞻基有了恐慌感,所以态度前所未有的严肃。

    施进卿激动的拍着胸口保证,只要施家人活着,旧港就是大明的,然后就咳嗽起来。

    “来人,传了郎中来!”

    船队的郎中不止一名,水平比旧港的不可同日而语。

    朱瞻基皱眉道:“本宫还想看到施大人再为大明效力数十年,还请保重身体才是。”

    微微的责怪反而让施进卿感动的红了眼眶,他左右看看,眨巴着眼睛道:“殿下请放心,臣一定保重身体,等殿下下次再来时,臣一定到码头相迎。”

    “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朱瞻基点头,然后对施二姐说道:“你要照顾好施大人,还有,大明在此名正言顺,不需要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来稳固,回去好生处置了。”

    施二姐起身,满脸的汗水,惶恐的道:“殿下恕罪,小女知错了,回头就把那孩子让人好生的养着。”

    施二姐收养了一个孩子,有些用意在里面,不过朱瞻基显然觉得这不是好主意。

    送走了施进卿父女,朱瞻基苦笑道:“不过是一个旧港就这么多事,皇爷爷的忙碌和操心可想而知。”

    方醒笑道:“所以我说了,权臣和君王都不是好活,累得要死,像我这般的多好,逍遥自在。”

    朱瞻基摇摇头,失笑道:“那是,十年后,我必然会怀念这段时光。”

    ……

    码头上,那些工匠在检修着船只,船队不会在旧港停留多久,回程同样不容易。

    吃过午饭,土人们继续忙碌着,那些被召来干零工的土人也在船上穿梭着。

    忙碌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那些俘虏都被驱赶着回营,而那些打零工的土人可以回家。

    方醒和朱瞻基在码头上看着被打了不少桩子的码头,巡视了一圈后,就准备回去。

    “杀人了!”

    贾全打马狂奔过来,喊道:“殿下,有土人杀了天方商人,那些俘虏都暴动了!”

    方醒看了看身边的家丁,还有朱瞻基的十多名侍卫,就喝道:“聚宝山卫集结了没有?施进卿呢?把他的麾下集结起来,首先保护汉人!”

    朱瞻基放下望远镜,说道:“聚宝山卫已经出击了,施进卿的人也在围堵那些俘虏。”

    轰!

    远处一个巨大的呐喊声爆发出来,接着无数人开始向码头这边奔来。

    “聚宝山卫堵住了他们的路,这些人想从码头抢船逃离旧港。”

    朱瞻基微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面对几千人冲击的恐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