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5章 动杀机
    爪哇不再是一个国家,这个消息让旧港人欣喜若狂。

    “看看,看看,这就是大势啊二姐!”

    施进卿去了一趟爪哇,回来看着红光满面,病容全消。

    施二姐说道:“爹,我知道了,咱们家以后就是大明的臣子,好好的在旧港呆着,就算是以后不能在旧港做主了,可一个富家翁是跑不了的,说不定子孙还能得到封赏。”

    后面的船只靠港,一堆堆的俘虏被押解上岸,施进卿赶紧叫人去看守俘虏。

    ——船队终究会走,旧港想要发展,必须得依靠自己的力量。

    方醒陪着朱瞻基走过来,看到阿卜杜拉等人后,他轻声对朱瞻基说道:“是大食商人,不过黑衣大食已经消亡,此刻他们只剩下了商人的本事,否则旧港这边难免会引狼入室。”

    “他们就是中间商,坐拥东西商道,左右逢源。”

    “漫长而危险的海路让那些人畏惧,所以天方人就成了得天独厚的商人。”

    据说欧洲和华夏的接触最早是在汉代,在汉人从陆路去出使罗马因为安息帝国而失败后,罗马人走海路来到了华夏,这是最早的记录。

    “见过尊贵的殿下。”

    阿卜杜拉等人赶紧行礼。

    “你们是天方人?”

    朱瞻基问道。

    “是的殿下。”

    阿卜杜拉不敢抬头,他总觉得朱瞻基身边那人带着煞气,好像对自己有些敌意。

    “天方人对此怎么看?”

    那人发问了,敢在大明皇太孙的面前逾越发问,必然是贵族,或是亲戚。

    阿卜杜拉低着头道:“尊贵的大人,爪哇罪有应得。”

    “我问的是那些番人。”

    阿卜杜拉的心中一紧,脑海里转过千般念头,最后说出来的却是……

    “大人,这里是大明的地方。”

    “你不错。”

    方醒赞许道:“客人不可能越过主人去,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你们是来做生意的吧?好好的做,大明很大,世界很大,钱是赚不完的,大家联起手来去赚钱,比如说……去赚奥斯曼人的钱怎么样?”

    “或者说是……肉迷国!”

    “肉迷国?”

    朱瞻基知道这个国家,而且还知道这个国家的强盛。肉迷国已经来‘进贡’过好几次了。但是除去第一次是真的之外,其它的都是奥斯曼商人冒充使团来骗钱。

    阿卜杜拉浑身打颤,说道:“殿下,是的,那是一个强横无匹的大国,相比大明也丝毫不逊色,我等小国只能瑟瑟发抖。”

    朱瞻基点点头道:“那便这样吧。”

    阿卜杜拉不敢动,一直等朱瞻基等人的脚步声消失后,这才浑身一松,汗水瞬间就打湿了背腋。

    “好险!”

    身后有人说道:“阿卜杜拉,那个贵族居然知道奥斯曼?那个魔鬼!”

    阿卜杜拉的身体还不能行走,他喘息着道:“可怕的大明,奥斯曼正在恢复中,刚才我想怂恿那位殿下,想让大明和奥斯曼开战,可惜他身边的那个贵族太可怕了,那双眼睛仿佛能看透我的灵魂!”

    几人唏嘘着,然后去打听消息,等得知朱瞻基和方醒的身份之后,都呆滞了。

    一国皇储居然出现在旧港这个地方,额滴神啊!

    “难道大明要对奥斯曼开战了吗?”

    “为什么不是帖木儿呢?要知道当初他们可是想让大明臣服来着。”

    “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个好消息,让这三大帝国开战吧,然后生灵涂炭,咱们正好做生意,说不准以后能富可敌国呢!”

    “阿卜杜拉,该死的!伯爷召唤你!”

    钟品急匆匆的走过来,劈头盖脸的道:“你最好小心一点,否则伯爷会砍下你的脑袋,做成世上最小的京观。”

    “京观是什么?”

    阿卜杜拉急匆匆的跟着钟品往宣慰使衙门去,边走边问道。

    “京观就是用敌人的尸骸来修建高楼。”

    钟品随口忽悠着阿卜杜拉,“那位是大明兴和伯,他铸下的京观无数,死在他麾下手中的敌人不计其数,你最好祈祷自己没有犯事……”

    “绝对没有!”

    等进了前厅后,辛老七和小刀伸手,阿卜杜拉非常自觉的站好,并张开双臂。

    搜身完毕,阿卜杜拉进去,方醒问道:“天方就是夹缝中的羔羊,奥斯曼和帖木儿之间的战场,你的想法不错,只是却不是个合适的怂恿者,所以你该告诉我奥斯曼现在的情况,否则码头上有削尖的木桩,占城有一种刑罚你该听说过,想试试吗?”

    “不!”

    方醒的眼神没有温度,阿卜杜拉毫不犹豫的说道:“尊贵的伯爷,奥斯曼人正在逐渐走向复兴,帖木儿也无法阻拦,他们甚至还向着西方开战,那些西方人不是对手。不过据说那位君王的身体不大好。”

    方醒看着这个商人,想起以后他们的日子,不禁笑道:“你们害怕了吗?”

    “是的伯爷,我们害怕了。所以我用了拙劣的手段想利用大明,恳请您原谅,我愿意用此行的货物来赎罪。”

    明人好面子,不会接受这等好处,至少当着人不会要,所以阿卜杜拉准备回头拿了钱之后马上就跑。

    至于以后,相信以施进卿对旧港商誉的顾虑,定然不会为难再次前来的他。

    方醒盯着阿卜杜拉,良久才微笑道:“既然是天方朋友的心意,那本伯就接收了,老七。”

    “老爷!”

    辛老七进来领命,他只是看了阿卜杜拉一眼,那杀气就让阿卜杜拉噤若寒蝉。

    “这位阿卜杜拉想把自己的货物赠送给我,那就收下吧,你去找施进卿,把此事办了。”

    阿卜杜拉的嘴唇蠕动着,懊悔在啃噬着他的心。

    “你后悔了?”

    辛老七走后,方醒笑眯眯的问道,而边上的洪保和王贺都知道,这位伯爷又要坑人了。

    阿卜杜拉哪敢承认,急忙挤出笑意说道:“没有的事,能认识伯爷,我受宠若惊,回头就让他们把货交割了。”

    方醒的笑容一收,冷冷的道:“知道吗,就凭着你在殿下的面前说了奥斯曼和大明一般强大的话,本伯就可把你们都丢进海里喂鱼。”

    “回去告诉那些商人,大明乐意与各国商人交好,该赚的钱大明不会吝啬,可要记住了,管住自己的嘴和脚,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不要去不该去的地方。”

    方醒起身,想起了那个庞大的帝国,心中却丝毫没有畏惧。

    “这里已经不同以前了,大明的目光已经转向了海洋,不管是谁,都得遵守大明的规矩,否则,大明的无敌舰队会上门去教他们什么是规矩!!!”

    居然敢在朱瞻基的面前挑唆,方醒真的是动了杀机。

    若是换一个固执而无知的皇储,阿卜杜拉的话就会在他的脑海中凝固,等待时机成熟,不管情况如何,他都有很大的几率会选择开战。

    一山不容二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