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3章 春风得意不足喜(为盟主‘怎堪相思未相许’贺,加更!)

第1253章 春风得意不足喜(为盟主‘怎堪相思未相许’贺,加更!)

    感谢书友:‘怎堪相思未相许’的盟主打赏,成为本书的第三十一位盟主,感谢!

    于谦强装镇定的在听讲。会试已经结束了,殿试不用去死记硬背,考的是综合能力。

    “……在海运和土豆大量种植的前提下,漕运其实已经颓废了,不过却不能骤然废除,至少要人手去维护河道畅通。这里面不只是南货北运,还有一个关键,廷益,你来说说。”

    “啊?哦!”

    于谦一怔,在解缙谑笑的目光中赶紧说道:“学生以为是运兵,若是南北祸乱,有了运河,大明就能快速调动军队。”

    “嗯。”

    解缙喝了口茶,说道:“今日放榜,看你也是心神不宁,那便休息半日吧。”

    “学生惭愧,终究勘不破名利。”

    “勘破了名利,那便是圣人,德华最讨厌的就是圣人,哈哈哈哈!”

    解缙大笑道:“名利当有,可本心要正,心不正,这名利有害,明白吗?德华自己都说了,他最想的就是弄个国公,然后啥事也不做,整日飞鹰走狗,调戏小姑娘大媳妇,此人生之乐事也!”

    “你还年轻,呃!虽然德华也大不了你多少,可他的经历却是你无法比拟的,磨吧,不用心神不宁,就算是中了,你还得在官场上慢慢的磨,等你磨成了喜怒不形于色之后就差不多了。”

    于谦觉得有些迷茫,虽然他的父亲也给他说过这些,但却没有解缙说的这么赤果果和残酷。

    “做官就是做人,不会做人就别想着去做官,否则多半没好结果。”

    解缙结束了讲课,起身道:“第一鲜的伙计已经去看榜了,稍后会来报信。郡主不是想教土豆他们诗词吗?你去抄一份,静静心。”

    “哦对了!”

    解缙想起一件事,就说道:“你知道当初马苏考中秀才的时候在干什么吗?挖坑!被德华逼着去和庄户一起挖坑,手心全是血泡,那些来报喜的都不敢相信这是秀才公,你……勉力吧!”

    于谦震惊了,在这个读书人高人一等的年代,居然还有秀才在放榜的时候去挖坑,这个说出去少不得会被人鄙夷为泥腿子。

    这是为何呢?

    非得要把读书人的体面给打下去,方醒图个什么?

    于谦回到住处,拿出纸笔,开始抄写适合土豆这个年龄孩子的诗词。

    郡主很和气,但有些调皮。

    而土豆也没有权贵人家孩子的那些坏毛病,就像是一个孩子。

    对,就是孩子,普通孩子!

    马苏越发的显得稳重了,接人待事周全,不卑不亢。

    甚至于连方醒都不像是一个伯爷,他能和庄户们说话聊天,也能和皇帝太子谈论国事,并不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而自矜。

    那么我呢?

    于谦看着窗外呆呆的想着,然后摇摇头,自嘲的一笑,继续抄写。

    我算是什么?一个连会试都不知道能否通过的读书人,别说是兴和伯,连那马苏我都望尘莫及。

    我在骄傲什么?

    我在自矜什么?

    我在憧憬什么?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当一步一步的缓缓而行。

    心思纯净,下笔顺畅,不过是半个时辰,于谦就把记忆中的五十多首适合孩子的诗词抄写出来。

    不过他并未起身,而是再抄了一遍。

    “中了!中了!”

    于谦没有起身,而是继续把最后一首诗抄写完,然后喃喃的道:“乡试第六名,有何用?不能经世,就是腐儒!”

    “廷益!出来!”

    解祯亮在门外喊道,声音喜悦。

    于谦把笔洗干净放好,把抄好的诗词放进木匣子里,然后才出门。

    门外,解祯亮欢喜的道:“你倒是稳得住,恭喜,你中了。”

    没说名次,于谦心下了然,自己的排名大抵不会好。

    “家父说让你别去读那些书,出去走走,问问农桑,看看那些商人,去问问马苏和黄钟,把握时事才是正理,要学以致用。”

    “多谢解先生教导,学生谨受教!”

    于谦没有上榜的狂喜,非常平静的道谢。

    “你倒是悟了!”

    解祯亮赞许道:“宠辱不惊虽然很难,可对于大志向者来说却必不可少,你不错。”

    “于先生,夫人听闻你中试,令奴婢送来笔墨纸砚,还有老爷的一本书。”

    木花提着个篮子出来,递给了于谦。

    “多谢夫人。”

    于谦接过篮子,解祯亮和他熟稔了,就拿起那本书翻看了一下,然后把书合上,面带不舍之色道:“廷益,伯爷对你甚为看重啊!”

    于谦谢了张淑慧,然后拿起书看看封面,上面写着‘吾国’二字,就问道:“这是什么书?祯亮兄为何看都不看。”

    解祯亮苦笑道:“我不出仕,这书家父不许我看。”

    于谦好奇心大起,就放翻开了书,里面有目录索引,第一个目录就是……

    民生!

    而后就是农事、军事、商业、工业……最后是外交。

    于谦倒吸一口凉气,果断把书合上递给解祯亮,惶恐的道:“祯亮兄,这是帝王之书啊!学生不敢看。”

    解祯亮不以为然的道:“这个却是你弄错了。伯爷说过,帝王应该学的是看人,以及用人,其余的只需略作了解即可,皓首穷经的是傻子。”

    “我就看了商业的开头一点,伯爷写的确实是精彩。”

    解祯亮知道于谦这人固执,就诱惑道:“你给我创造了多大的价值,我就给你多大的报酬。当你无法再为我创造价值时,那就是废物。反而言之,当你提供的报酬无法体现我的价值时,同样也是废物。这便是人性,能超脱人性者,即为大家口中的忠心!”

    于谦沉吟道:“伯爷此言大可扩展开来,上至九重天,下至升斗小民……这是在描述人性啊!”

    “人性本贪,人生而逐利,这是伯爷的原话,廷益,你且好好的看看吧。”

    方醒隐晦的在暗喻着朝堂之上的价值观,于谦懂了,躬身道:“多谢祯亮兄,学生会仔细拜读,此后但有寸进,不敢忘怀。”

    解祯亮笑道:“伯爷没有权臣之心,也不需要别人归心,只是在寻找志和道同者,志是纵横四海,道是实用之学,摒弃形而上的夸夸之谈。廷益,伯爷的志向远大,太孙英姿勃发,大明大有可为!”

    ……

    “父皇,大明大有可为!”

    朱棣看看手中的贡士名单,再看着朱高炽那仿佛天下英雄皆入我彀中的得意,面无表情的道:“其间大多不可用,这便是天下英雄?至为可笑!”

    每次科举取士,最后在宦海的磨砺中不知道要倒下多少,平庸多少,最终能得君王看重的不过寥寥。

    朱高炽讪讪的道:“父皇,天下归心,就算是野有遗贤,可那也是大明的。”

    这是肉烂在锅里的意思,朱棣不屑的道:“不能任事有何用?五谷不分,四体不勤,还不如婉婉。此辈精于揣测人心,却不通政务,罢了!那个于谦你看如何?”

    朱棣提到婉婉,朱高炽有些悻悻然,然后收敛心神道:“父皇,于谦的文章被判为惊语,若不是看在他是浙/江乡试第六名的份上,差不多就要被黜落了。”

    朱棣冷笑道:“文章文章,我家却不需要文章。你记住了,所谓的文章,不过是用来为难那些读书人的,任事不需要文章,要的是夏元吉那种人!”

    朱高炽鬼使神差的问道:“父皇,那兴和伯呢?”

    问完他就后悔了,不过依然不肯收回。

    “兴和伯?”

    朱棣轻笑道:“那竖子就是个猢狲,你切记,读书读书,要读活,皓首穷经者大多迂腐,不堪用。”

    这就是用人论,灵活的人做事上手快。而古板的人大多不堪用。为君者要知人善任,把各种不同的臣子安置在适合他们发挥的地方,而不是一股脑儿的按照程序来。

    而方醒,朱棣的意思大抵就是读书读活了,所以触类旁通。

    至于朱高炽,朱棣看了他一眼道:“你也离皓首穷经不远了,若不是你的身子不争气,此次出海朕本是属意于你。”

    “儿臣……惭愧。”

    朱棣这是在暗指朱高炽坐井观天,而他也只得受着这个评价。

    儿子不中用,那就大力培养孙子吧!

    这就是朱棣的意思,而且毫不加掩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