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50章 遍地腥膻,此辈不可信
    这里是爪哇王居住的地方,也是最为繁华的地方,人居鼎盛。

    低矮的木屋密布,家家户户的门都紧闭着,一双双恐惧的眼睛透过门缝在往外看。

    一个百户所的军士紧紧的护着朱瞻基几人,目光所至,那些恐惧的眼睛都消失在门缝里。

    过去一段路,这里的房屋看着好了许多,砖瓦房,带着异域风情。

    “殿下,这里住着那些番人的后代。”

    施进卿说到这些人,明显的有些不渝。

    所谓的番人,就是大食人,那些大食商人往来经商,最后定居于此。

    “伯爷,这些番人在爪哇都是一等人,国中都信奉……此辈……”

    “他们是上等人?”

    此时那些番人都出来,在家门口躬身迎接大明皇储,笑的甚是矜持和市侩。

    听到方醒的话,朱瞻基回身道:“可有此事?”

    施进卿尴尬的道:“是,殿下,这些番人带着土人信奉……,钱财又多,地位颇高。”

    “那我大明的百姓呢?”

    施进卿摇摇头,苦笑道:“咱们的人四处散居,却不知抱团才能抵御外敌的道理,所以……”

    中原太大,各地的风俗人情多有差异,所以在移居海外之后,多是就地抱团,却忌惮着旧港的汉人势力。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奈何!!!”

    宁可当一个小村子的头领,也不愿意去旧港保平安。

    当头领的基因早已深埋于这些人的骨髓!

    你难道比我厉害吗?我干嘛要听你的?且等我也操弄一番。咱们日后再见,我定当让你望尘莫及!

    当个体无所适从时,大一统才会深入人心。

    朱瞻基皱眉道:“此辈远来,肤色相貌不同,为何要一等?本宫看来,当是劣等!”

    洪保的面色一变,正想劝谏,一道冷冽的目光盯住了他。

    是方醒,他盯着洪保道:“大明很大,可却不庇护那些喂不饱的豺狼。若是慈悲心大作,可去与之一体。”

    洪保的嘴唇蠕动几下,最后化为深深的一叹。

    那些番人的微笑并未得到朱瞻基的回应,不过他们也不慌乱,只是目送着朱瞻基等人远去。

    可有人拖在了后面,有人打马回码头去调兵。

    再往前走,就是一个集镇,人口约四五千。

    那些土人嚼着槟榔,懒洋洋的在家门口说着先前的大战,等看到明人来了,都飞快的转身进家。

    关门的声音此起彼伏,方醒看到还有一家人呆呆的站在外面,就说道:“咱们去看看吧,看看这些土人是如何过日子的。”

    朱瞻基点点头,有人过去控制住了这家人,方醒打头走进了这户人家。

    四壁空空如也,没有桌椅,屋子中间有一个火塘,柴火正在燃烧着,火舌舔舐着一块已经被熏黑的石板,石板上有些虫蚁,方醒甚至看到了蚯蚓。

    “这就是他们的吃食。”

    施进卿叫了那家人进来,让他们吃饭,于是方醒就第一次见到了比茹毛饮血还厉害的饮食方式。

    把那些烤的半生不熟的虫蚁扫进一个大土钵中,然后一家四口……还有一条狗,都围着这个大土钵在进食。

    狗舌头和人手在争夺着食物,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模样,鼻端中都是烤虫蚁的香味,朱瞻基的咽喉涌动了几下。

    “走吧。”

    方醒倒是没有反应,只是听到那些咽口水的声音,他知道再不走,说不准有人就要吐了。

    一行人出去都在深呼吸,施进卿解释道:“土人中也分等级,这等底下的土人无知,天生地养,与野人无异。”

    穿过小镇,镇外围拢了一群人,正抬着一具尸骸向前,一群野狗在边上游走,狗眼看着竟然是在闪烁着绿光,凶狠之极。

    沉默的队伍把尸骸放到地上,然后退开,旋即那群野狗就扑了过去,撕咬着尸骸,不时从喉间发出威胁的声音。

    那群送葬的人都面露微笑,甚至是有些期盼之色。

    撕咬了一阵之后那群野狗念念不舍的走了,这群人过去查看已经面目全非的尸骸,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

    “走!回去!”

    洪保看到朱瞻基的面色漠然,担心他不适应,就自作主张的吩咐道。

    施进卿解释道:“殿下,这些人死后,家人根据他的要求,或是弃入水中,或是火化了,还有的就是刚才那样。如果野狗食尽筋肉,则家人欢喜,否则就会大哭。”

    “回去!”

    朱瞻基待不住了,只觉得这里遍地腥膻。

    洪保却不怀好意的在给方醒说着民俗。

    “在新村过去的苏鲁马益,那里有无数的猢狲,当地的女人不孕,就去求了那猴王,若是猴王吃了她的食物,则有两只猢狲与那女子交感,回家后大多有孕……”

    “还有那些有钱人,死前交代了妻妾殉葬,就等大火焚烧主人的尸骸时,那些妾就跳入火海之中,和主人烧成一堆,大抵是要到地下去继续服侍……”

    说了半晌,大多是让人恶心之事,洪保口干舌燥的,可方醒依然是漫不经心。

    回到刚才那片番人的聚居区,就看到那些大明军士正用木棍把那些番人打出家门,场面极为凄惨,让人同情。

    洪保的面色变得有些不忍,低声道:“兴和伯,此事就不能商榷一下吗?”

    方醒知道洪保这些人大多都跟着……,所以就说道:“可记得蒲寿庚吗?前车之鉴不远,为何你等又忘记了?”

    洪保的脸瞬间通红,把头转过去,不敢和方醒对视。

    蒲寿庚,就是眼前这些番人的同胞。

    此人当年深受南宋的厚恩,以异族之身掌控着泉州市舶司。

    可等南宋颓败,陆秀夫等人带着宗室和将士百姓逃到泉州,准备利用泉州的坚城和财富抵御蒙元人的攻势时,这位蒲寿庚就变了嘴脸。

    后来的结果很明显,异族就是异族,闭门不纳。为了向蒙元人献媚,城中的皇族被屠戮一空。原先抱着一线希望的南宋皇室最终成了丧家之犬,最后于崖山大败……

    而后泉州就成了汉人的伤心地被蒲寿庚联合蒙元人屠杀一空!

    一个番人大喊着奔向朱瞻基这边,两个军士追上来,木棍劈下,惨嚎声震天响,可方醒却没有丝毫的动容。

    “太祖高皇帝对此等人深恶痛绝,大明立国之初,蒲姓族人皆被判为娼奴,不得改变。洪公公,你们可得想清楚了!”

    洪保茫然的看着那些反抗的番人被打翻在地,那些明军根本就没有留手,一棍下去不是断手就是断腿。

    这里是大食人的重要航道和经商之地,多年来,不少大食人已经定居于此,甚至还有的定居于中原。

    而后,就是侵蚀……

    方醒靠近朱瞻基,低声道:“以后要注意这方面,大明有大明的东西……”

    朱瞻基点头,大明太大,事务太多,一时之间来不及管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