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8章 心思难测的洪保,运气好的施二姐

第1248章 心思难测的洪保,运气好的施二姐

    感谢书友:‘心“に惑’的万赏!

    篝火不时炸出火星,方醒喝了口酒,凝视着篝火问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洪保拿起烤肉,粗俗的撕咬了一口,咽下去后说道:“男人没那东西就不归属阴阳,这世上还有比这还惨的事吗?”

    “当然有。”

    洪保摇摇头道:“你不懂。那些没了根子的人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好,特别是那些大字不识的,更是出头无望。”

    “咱家当年蒙陛下恩典,得以读书,从此才知道人就不该这般活着,所以咱家就努力上进,忘掉挨的那一刀,渐渐的,果真就忘掉了。”

    洪保显然陷入了回忆中,用近乎于梦呓般的语气说道:“等咱家跟着船队出海后,才知道这世界之大,我辈就是井底之蛙,而陛下不嫌弃咱家是个刑余之人,托以重任,咱家自然要拼命的回报,兴和伯,这你该懂吧?”

    “你学的是儒学,不错。”

    方醒觉得儒学的闪光点同样不少,可惜却不是实用之学罢了。

    “是。”洪保说道:“兴和伯和儒家针尖对麦芒,也是胆大,咱家佩服。那么咱家想请教兴和伯,咱家看了你近日的行事,太过霸道。”

    “对外族霸道有错吗?”

    “有错。”

    洪保笃定的道:“对待这些藩属,当软硬兼施,兴和伯以为然否?”

    “嗯。”这个方醒是认可的,他说道:“你是在说我对占城和爪哇太过强硬,会对殿下以后的行事造成影响吗?”

    洪保不说话,方醒说道:“你们希望殿下是什么样的?或是说你们觉得自己就能坐上影响朝政的那个位置?”

    “兴和伯!”

    方醒这话太狠,一下把洪保就顶到了墙角。

    他也没想到方醒居然不忌惮自己。

    “兴和伯,慎言!”

    洪保并未惶恐,只是淡淡的道:“咱家刑余之人,说咱家造反,那只是个笑话。”

    “咱家在海上漂了这些年,很辛苦。”

    洪保诚恳的道:“可咱家还想继续飘下去,若是不出海,咱家晚上都睡不踏实。所以……咱家不希望哪一天大明在海外就成了公敌。”

    这就是一个不想离开大海的宦官,可却对大明未来的海洋政策看不清,于是就借着机会来诈方醒。

    方醒觉得好笑,就说道:“那是以前,明白吗?等大明在北方草原扫清了那些敌人之后,目标会转往哪?”

    洪保诧异道:“难道要往这边来?”

    先前朱瞻基安抚百姓的那番话,洪保认为只是走过场,这种过场郑和与他都没少走。

    其实就是忽悠!

    “你说呢?”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你知道的太多了,本伯在考虑要不要杀人灭口。”

    可洪保却猛地起身,迫不及待的问道:“兴和伯,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罢了,咱家知道了。”

    看着洪保大步朝着朱瞻基那边走去,方醒不禁摇头失笑。

    牵制啊!

    方醒摇摇头,这种相互牵制导致洪保和郑和很难谈及这等事。

    而朱瞻基此时却在面临着选择。

    施进卿在陪他喝酒,话间对自己的身体颇为灰心,就想请朱瞻基指定下一代宣慰使的人选,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朱瞻基微笑着,听完后就问了施进卿的想法。

    “殿下,臣……臣……臣女二姐,对大明忠心耿耿,行事周全。”

    说完他心中忐忑,毕竟女子为官,在大明可没有先例。

    朱瞻基微笑着,目光扫过眼前的施二姐,问道:“爪哇来犯,你当如何?”

    这是在考量,也就是说,朱瞻基并不介意一个女人担任旧港宣慰使。

    施进卿大喜,急忙给施二姐使眼色。

    施二姐想了想,不慌不忙的道:“殿下,爪哇人悍勇,可却只是私斗厉害,集结起来就是散沙。”

    这个女人有些意思,朱瞻基在心中暗自点头。

    私斗厉害,一盘散沙。

    这个眼光不错!

    如果爪哇人能团结,那就是劲敌!

    施二姐继续说道:“旧港这边,只要是男子都经常操练,若是有懒惰的,只消说了以前被爪哇人虐杀的事,罕有还能坐得住的。”

    这是用惨痛的教训来警醒百姓,算是不错的手段。

    “坚守。”施二姐很冷静的说道:“若是援军不至,当虚与委蛇,就算是让出旧港也在所不惜,只要保住了人,等王师一来,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重新夺回来。”

    朱瞻基挥挥手,施进卿就喝道:“二姐退下。”

    等施二姐走后,朱瞻基说道:“不错!”

    施进卿大喜,马上就准备谢恩,可朱瞻基却补充道:“此事等回京后,交于皇爷爷决断。”

    “谢殿下!”

    施进卿知道这是程序,不过希望很大。

    朱瞻基起身,洪保急忙就陪在身边。

    “想说什么?”

    朱瞻基喝了点儿酒,感觉很敏锐,察觉到洪保有些欲言又止。

    洪保陪着朱瞻基往码头走去,说道:“殿下,若是需要人在此镇守,臣愿意留下。”

    朱瞻基看似漫不经心的道:“不用了,郑和还没老,你也还没老,怎么,觉得自己争不过王景弘,气馁了?”

    跟过来的方醒听到这话,才知道自己完全猜错了洪保的意思。

    洪保对着方醒歉然颔首,然后说道:“殿下,臣……”

    “以后大明不可能只有一只船队!”

    朱瞻基一句话就让洪保喜出望外,然后知趣的走了。

    “他们的心思与常人不同,争强好胜更厉害些。而且……洪保还有一番自己的打算在里面,你不必理会。”

    朱瞻基一句话就解释了洪保的情况,然后说道:“施二姐是个不错的人选,我准备回去后向皇爷爷大力推荐,想必皇爷爷也不会反对。”

    方醒点头道:“施二姐若是能担任宣慰使,那就是朝中给了施家一个天大的面子。”

    朱瞻基把他未尽之言说了出来:“施进卿是个聪明人,在大明要重视这边的时候把施济孙放下,让施二姐出头,这就是在表明施家的忠心。既然有忠心,那大明自然不会亏待施家。”

    施二姐担任宣慰使确实是天大的面子,可等施二姐去后,旧港的行政长官就和施家无关了。

    “爪哇人可开始了吗?”

    “差不多,就差一个火星了。”

    方醒想起自己弄的手脚,不禁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