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7章 船队就是播种机
    感谢书友:‘墨色夕颜葬’的万赏!

    旧港这个地方,它的头上悬着一把刀,这把刀的名字叫做‘爪哇’,或是‘满者伯夷’。

    如今这把刀被大明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汉人们再也忍不住,纷纷从家中出来,就像是元宵节般的,通宵狂欢。

    一位最年长的老人被推选出来向朱瞻基敬酒,施进卿介绍道,这位老人当年曾经救过梁道明的命,子孙泰半死于土人之手。

    朱瞻基叫人搬来凳子给老人坐下,然后端起大碗一口气就干了,顿时周围欢声雷动。

    老人被朱瞻基这番礼遇给激动的不行,张开没牙的嘴说些谁都听不懂的话,朱瞻基还得低头表示听懂了。

    尊老爱幼,这是华夏的传统美德,就算是朱棣在此,他也得对这位据说有九十多岁的老人拱手搀扶。

    这才是汉人啊!

    方醒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未饮先醉,醺醺然间,看到一个武将端着酒碗过来。

    “下官石搬,见过伯爷。”

    方醒看到朱瞻基走进了那些百姓的中间,就挥挥手,辛老七带着家丁们跟了上去。

    虽然这里都是汉人,可谁能担保没有几个疯子。

    石搬看到方醒的动作,就笑道:“伯爷无需担心,那些有异心的早就跟着爪哇人走了,不然留着也会被清除掉。”

    当时的旧港万分危急,及至后来,这片海域甚至还出现了一波汉人为主体的海盗,袭扰周边。

    所以清除奸细是常有的事,并形成习惯保留了下来。

    方醒点点头,石搬赶紧试探道:“伯爷,这些海外汉人,以后算是大明的,还是……”

    “当然是大明人!”

    方醒有些不虞,这还用得着说吗?若是朝中有谁敢说这些不是大明人,就算是在朝堂之上,他一定会把这厮打成猪头。

    石搬嘿嘿的笑道:“伯爷,那……那些孩子呢?”

    “什么孩子?”

    “就是那些……”

    石搬看到方醒的眉间渐冷,赶紧交代道:“伯爷,下官在这些地方留下了七八个孩子。下官担心以后没人管,就……厚颜来求伯爷。”

    方醒一怔,旋即哭笑不得道:“你们倒是成了播种的工具。”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这些精壮汉子常年不是在陆地上操练,就是在海上飘着。

    海上的寂寞让人窒息,看到一只苍蝇都怀疑是母的。

    时间一长,这些汉子自然会用别的方式闹腾:打架,骂人……

    等船队靠岸之后,哪怕那些土人女子长得再寒掺,在这些家伙的眼中都成了貂蝉,于是一群群的明土杂交孩子就这样出生了。

    而这些孩子面临着一个尴尬的问题:由于他们生父的身份,导致他们在本地不被其他土人接受。

    而大明目前也没有承认他们的意思。

    这和后世的黑户没啥区别。

    石搬眼巴巴的看着方醒,汉人对于子女多有看重,子女越多就越是高兴,当然,前提得养活他们。

    方醒失笑,骂道:“一群到处乱来的家伙,罢了,等着吧!”

    “多谢伯爷!”

    石搬看到有苗头,就仰头干了碗中酒,然后得意的大笑一声。

    等朱瞻基回来时,方醒就说了此事。

    “大明短期内难以移民,这样也不错。”

    大明的种,自然要承认。

    而且……

    “优待些吧。”

    方醒和朱瞻基相对一笑,都觉得畅快之极。

    只要给这些孩子和他们的母亲优待,那些土人自然会艳羡,然后……

    那些殖民者就是这种套路,百年后,那些地方就变了模样。

    “多谢殿下!”

    “混蛋之极!”

    方醒笑骂道。

    石搬大概是忍不住把这个好消息传给了大家,那些船队的人都开始欢呼起来。

    洪保和王贺在旁观着,他突然仰头呼出一口气,说道:“王贺,兴和伯果真对殿下忠心耿耿吗?”

    王贺今日拉肚子了,在船上就拉的差点下不来,所以只能看着那些烤肉眼馋,闻言他诧异的道:“当然!”

    这话很不客气,洪保叹息道:“犹记得几年前咱家回京,有缘和殿下相处了半日,那时候的殿下虽然英武,可……”

    想起从出航开始朱瞻基展露的果断和睿智,洪保说道:“殿下做事不乏果断,亦不乏方略,咱家也算是看过不少书,所谓的秦皇汉武,年轻时难道就能比殿下更好?”

    王贺不知道他的用心,就不客气的道:“殿下从小就由陛下一手教导,有今日难道很奇怪吗?”

    洪保低头,负手道:“殿下长进如斯,咱家看到只有高兴的份,只是王贺,咱家听闻兴和伯对殿下的影响颇大,这不是好兆头。”

    “你想说什么?”

    王贺看看左右没人能听到,就说道:“殿下早些年同兴和伯相识,他们亦师亦友,这些年兴和伯为了殿下几乎成了读书人的公敌,连那些武勋都不待见他,这样的人,若他是权臣,你信吗?”

    洪保笑了笑:“那兴和伯究竟教了太孙什么?”

    王贺振眉道:“科学,你该听说过的。只是殿下学的应当是外面没有的科学。”

    洪保点点头道:“你大概也不知道其中的底细,咱家看了兴和伯在占城和爪哇的行事,觉得有必要去问问。”

    王贺的眸子一缩,这才想起这位的身份。

    能在郑和船队担任副使这个和郑和相互牵制的职位,那就说明洪保是皇帝的心腹。

    也就是说,这一路大家都在洪保的监视之下,回到大明后,他将会向朱棣一一汇报。

    王贺马上就软了:“洪公公,兴和伯和殿下可是亲密非常,如果兴和伯有不轨,陛下早就动手了,哪还会让殿下跟着一起出海,您说是吧?”

    洪保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就过去找方醒。

    今夜那些百姓太过兴奋,于是就难免喝多了。

    喝多了兴致高,可却也不敢去灌朱瞻基,于是目标就转向了看着很和气的方醒。

    方醒摆摆手道:“今晚够了,大家去找……呃!去找其他人吧!”

    洪保出现的时机恰如其分,那些围过来的百姓都悻悻的去寻找目标。

    “洪公公也是来找方某喝酒的吗?”

    方醒有些醺醺的问道,随手用刀削了一片烤肉大嚼着。

    洪保坐在边上,等人都走后,突然问道:“兴和伯对殿下怎么看?”

    呃!

    方醒一怔,皱眉道:“洪公公此言何意?”

    “咱家看兴和伯手段不俗,想请教一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