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3章 击溃爪哇
    感谢书友:‘怎堪相思未相许’的五万打赏,成为本书的第三十一位盟主,感谢!加更会缓两三天,请见谅!

    叛军四处奔逃间,运兵船已经靠岸,那些军士站在船上也不上岸,而是等待命令。

    方醒冷眼看着岸上在砍杀叛军的爪哇人,手缓缓举起。

    马山跪在甲板上,哀声道:“伯爷,打错了!打错了!”

    “铮!”

    长刀出鞘,搁在了马山的脖子上。

    辛老七冷笑道:“战时不许打扰我家老爷!”

    前方的方醒挥手,林群安喊道:“齐射!”

    而换上了霰弹的火炮也在待命,当方醒的手挥下时,申耀嘶吼道:“点火!”

    “嘭嘭嘭嘭!”

    火枪齐射,硝烟迸发,岸上混战在一起的爪哇人登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轮火枪把双方干倒一片,维克拉马刚想令人去澄清误会,让明军停火,他的耳朵里就充满了轰鸣声……

    “轰轰轰轰轰!”

    密集的霰弹直接在岸边清空出了一个登陆场,那些爪哇人在惨嚎声中楞了一下,然后掉头就跑。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维克拉马惊呼道,而马山也在船上忍不住喊道。

    翁婿两人倒是异口同声。

    马山看着方醒那挺拔的背影,心中一阵冰凉。

    “闭嘴!”

    辛老七可不会管什么国王的女婿,他翻过刀身,平平的拍在马山的脸上。

    “嗷!”

    “登陆!”

    随着方醒的命令,那些军士跳到浅水中去,艰难的向岸上跋涉。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后方的维克拉马拼命的让人拦截着溃兵,等好不容易挡住之后,却看到了明军登陆。

    胸中全是悲愤的维克拉马犹豫了,就如同当年郑和派大军登岸之后一样,他犹豫了。

    低头,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再次抬头时,维克拉马的眼中全是坚毅,挥剑嘶吼道:“列阵!列阵!”

    那些叛军也被裹挟着进来,可此时已经不是内部矛盾了,而是外敌。

    于是奇迹出现了,叛军和王军居然临时配合起来,组成了一个有些散乱的阵型。

    不!我不会再次后退!

    维克拉马阻止了想护着自己退到后面去的侍卫,大声喊道:“我爪哇并无冒犯大明,为何杀戮?为何?”

    没人回答!

    当年的郑和一开口就是六万两黄金的赔偿,虽然最后只赔付了一万两,可这是什么?

    这就是霸道的脸嘴!

    换做后世的话,妥妥的帝国主义风范!

    “今日我们不退!一步不退!直至讨回公道!而在此之前,一步不退!”

    登岸的明军看规模不过是两千余人,这也是维克拉马敢于强硬的原因所在。

    当年郑和的船队有两万多人,那还怎么打?

    十分之一,若是成功,那海面上的那些大小船只是谁的?

    维克拉马的眼中闪过贪婪之色,他知道,郑和没来!

    “去问问明军。”

    于是一个通译胆战心惊的过去了。

    火炮暂时无法吊运上岸,这让方醒有些遗憾。

    不过面对着这些能横扫旧港和苏门答腊的爪哇大军,方醒却怡然不惧。

    “列阵!”

    那通译过来面对的就是聚宝山卫森严的阵列,以及……

    “止步!”

    如同两国交战时的使者一样,这通译哆哆嗦嗦的问道:“敢问大明为何杀戮?”

    方醒不屑于回答,林群安喝道:“爪哇对大明不敬,觊觎旧港。大明皇太孙殿下莅临旧港,维克拉马不去觐见,此大罪也!”

    通译本想说维克拉马病了,可那位国主就在身后,他只得强笑着说道:“大人,国中叛逆作乱,殿下无法离开,就……”

    林群安冷笑道:“那可令他前来请罪!”

    来个屁啊!

    看明军这杀气腾腾的架势,谁敢来?

    刚才两波打击已经把士气都打没了,再来一波,这些爪哇军绝对会溃败。

    林群安看到通译有退意,就毫不犹豫的下令攻击。

    方醒的原话:“爪哇该换个更听话的国主,我看马山就不错。”

    马山既然不错,那么维克拉马必然就是不行了!

    “前进!前进!前进!”

    “大明万胜!”

    “轰轰轰轰轰!”

    船上的火炮打出一轮铁弹,哪怕因为船上摇晃而不精准,可依然把敌军的阵型打乱了。

    这是大明第一次对未开化的地区发动进攻,也是检验战斗力的一次进攻。

    阵列如墙而进,对面的敌军被一轮炮击打散了阵型,正在拼命的重整队伍。

    维克拉马看到明军脱离了海岸线前进,脸上颤抖着,挥刀前指。

    “杀光明人,夺回旧港!”

    旧港是迁移过来的汉人历经艰辛占据的地盘,也是爪哇人心中的痛。

    既然明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兜头就打,那还说什么?

    “杀光明人,夺回旧港!”

    喊声中,爪哇人倾巢出动。

    “止步!”

    前方全是人,密密麻麻的,数也数不清。

    阵列稳住,测距人员不断在报数。

    “大人,三百步!”

    “两百步!”

    敌军开始加速了,只要双方能混战在一起,明军必败!

    “就算是郑和的人在,他也赢不了!”

    以众击寡,这才是维克拉马的信心所在。

    “大人,一百步……”

    敌人已经很近了,能看到那些蛇形剑的形状。

    林群安挥手。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爪哇人的冲势被这轮齐射给打乱了,眼看着自己的同袍被铅弹击中,惨叫着倒在地上,随即自己身不由己的被人推着往前冲。

    “嘭嘭嘭嘭!”

    第二轮齐射接踵而至,此时双方的距离拉近,杀伤力倍增!

    林群安看到一个敌人用手挡着胸口在奔跑,然后被铅弹击中额头,呆滞在那里,随即被身后的爪哇人推倒,瞬间就淹没在无数的赤脚里。

    “嘭嘭嘭嘭!”

    第三轮齐射后,前方的爪哇人几乎被清扫一空。

    战场上的形式瞬间逆转,那些爪哇人疯狂的掉头就跑,却和后面的同袍撞在一起。

    这是一个绝佳的追击时机!

    “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欢呼上传到了宝船上,朱瞻基微微点头道:“三轮齐射击溃敌军,不错。”

    洪保呆呆的看着聚宝山卫在追击,喃喃自语道:“两千对两万啊!居然就这么胜了?”

    朱瞻基矜持的道:“大明威武,战无不胜!”

    马上有人把这话传到了岸上,于是正驱赶着敌军的聚宝山卫中传来了呼喊声。

    “大明威武,战无不胜!”

    朱瞻基闻声并没有责怪下面的人拍马屁。

    朱棣已经够严厉了,可依然无法阻止官场上的一些习惯。

    而朱瞻基此次是来历练的,自然不会计较这些细节。

    “令兴和伯不许亲自冲击!”

    朱瞻基知道方醒一旦眼睛发红,那必然是要带队冲杀。可此刻正是最混乱的时候,容易出意外。

    回过身,朱瞻基问满剌加国主道:“国主看了这一战,以为如何?”

    满剌加国主已经看呆了,闻言身体震动一下,看向了朱瞻基。

    朱瞻基背对海岸站在船头,负手而立。

    海风吹过,却吹不散他眸子里的坚定与自信。

    这,就是大明的储君!

    满剌加国主不禁跪下道:“大明威武,小王只求永为大明的藩属,世代奉大明为宗祖,若有背弃,全族皆亡……”

    洪保看着傲立船头的朱瞻基,不禁也跪下道:“大明威武,战无不胜!”

    “大明威武,战无不胜!”

    呐喊声在船队中此起彼伏,就像那浪潮,不断扑击着海岸。

    而朱瞻基的身体略微后仰,昂首看向虚空,淡定自若!

    海上的艨艟依旧在向岸边集结,那些马船靠岸,把战马放出来。

    兵船还没停稳,那些军官们都开始呵斥着,急不可耐。

    “下水!下水!去杀敌!”

    “大明万胜!”

    前方一阵欢呼,说明敌人有重要人物不是被擒就是阵亡。

    “大功没有了!没有了!”

    从空中俯瞰下去,密密麻麻的小船在冲滩,无数军士和和战马在集结,旋即朝着远方的逃敌展开追击。

    船队的外围依然有战船在警戒,就像是食人鲨,凶狠而自信。

    再高一些,无数的岛屿星罗密布,无数的土人懒洋洋的在闲逛。

    等高度再提升时,那块大陆上,臭气熏天的城市之中,国王得意的坐着马车在巡游,体味能把人熏一个跟斗。

    “到前线去,打垮英吉利人!”

    人群中有人在高呼,可那些麻木的百姓却看着自己的疯王鸦雀无声。

    天空有阴霾,暂时还看不到撕破阴霾的希望。

    不过,大家都能感受到一股力量在聚集着。

    海边,一支由五十多艘商船改装的舰队正在海峡耀武扬威。

    “看呐!多么强大的舰队,这个世界将会是我们的!这是我们的世界!”

    哪怕还在漫长的大战之中,可肤色带来的骄傲却不加掩饰的出现在了舰队中。

    “是的阁下,这是我们的世界!”

    而在遥远的东方,爪哇的外海上,一百多艘大小船只正在扑向海岸线。

    “这是大明的时代!”

    朱瞻基自信的道,而给予他信心的来源就是这支庞大的舰队。

    而在国内,金陵龙江造船基地里,船台上已经出现了宝船的雏形……

    这是世间最为强大的舰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