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2章 惊人的巧合
    船队在旧港修整了几日,可满剌加和爪哇的人还是没来。

    施进卿胆战心惊的每日派人出海去巡查,就怕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来突袭港口。

    可他却看不到的是,宝船的桅杆顶上,永远都有两个瞭望哨在上面,不时拿着望远镜四处搜寻一番。

    船上的水师将士们在配合着检修船只,旧港这里就有备用的仓库,满剌加也有,可他们的国主却没来。

    聚宝山卫每日操练不辍,让那些开始迁移到更远地方的土人们老实了许多。

    方醒很悠闲,陪着朱瞻基走遍了旧港这个地方,再想深入些却不能去了。

    “伯爷,那边全是野人。”

    施二姐坚决不让朱瞻基再深入,那些森林之中的野人比较凶悍,不时会出来抢掠一番。

    “凶悍?林群安。”

    “伯爷!”

    “看看,留些人在这里,若是有出来的,杀一批,震慑一下。”

    ……

    等一行人回到港口时,满剌加的国主来了,还有爪哇的使者——国主的女婿。

    “女婿?”

    洪保出奇的愤怒了,喝道:“爪哇欺人太甚!殿下,臣请领军前去讨伐不臣!”

    讨伐不臣!

    方醒在边上没出声,只是有些迷茫的看着洪保。

    自古太监贪功,贪财,可眼前的洪保面色红润,声音铿锵有力,发出的声音却是……讨伐不臣!

    有郑和就不错了,难道太监们集体进化了吗?

    “殿下,此次若是放过,此后南海诸国将不复为大明藩属了,臣万死请命!”

    洪保的愤怒人人感受的到,朱瞻基略一思忖,说道:“且等见了那人再说。爪哇若是对大明不敬,伐之名正言顺!”

    走进宣慰使衙门,两个黑瘦男子跪在地上相迎。其中一人冕服均在,乃是满剌加的国王(名字长,避讳。)。

    而另一人满脸正气,这是方醒在这边遇到的第一位有这等气质的男子,就不禁多看了一眼。

    洪保代表朱瞻基出声道:“殿下远行不易,辛苦了。”

    满剌加的国主惶恐的道:“小王不敢,只是路上耽误了几日,死罪。”

    洪保看着爪哇国主的女婿,怒道:“爪哇这是想悖逆大明吗?”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正色的道:“小的不敢,只是有话想对殿下说。”

    有趣!

    方醒的注意力全在洪保的身上,看着他鄙夷的在训斥着这个男子。洪保的表情告诉他,这是真情流露,绝非伪装。

    “煌煌大明,太孙殿下何等尊贵,岂是你这等卑贱之人也能见的吗?”

    朱瞻基冷漠的站在那里,洪保火力全开。

    “维克拉马藐视大明,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且回去告诉他,天兵即刻将至,是战是降,早做决断。”

    洪保的怒喝义正言辞,那种不加掩饰的愤怒中带着自豪,丝毫不见阴柔之态。

    而爪哇国主的女婿已经被呵斥的面红耳赤,身体发颤。

    煌煌大明……

    是了,当国势鼎盛之时,自然人人自豪,无需用谄媚去处置外事。

    当时间长久之后,人就会被熏陶的越发的自信。

    而这个自信却是大明最需要的重要品质!

    “大人,小的有重要之事禀报啊!”

    这人膝行过来,方醒手握刀柄,冷哼一声。

    朱瞻基看到这人胆怯的后退,就说道:“洪保去接待满剌加国主,你,且跟本宫来。”

    进了内堂,朱瞻基眯眼看着这人,“说吧,本宫等着听你的重要之事。”

    方醒就站在边上,看着这人涕泪突然俱下,竟然在哽咽。

    那眼泪鼻涕看着有些恶心,男子哽咽道:“殿下,小的,小的久慕大明,给自己取了名字叫做马山。”

    “说重点!”

    方醒受不了一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哽咽,就喝道。

    男子抽咽两下,说道:“殿下,我那……”

    方醒越听越觉得奇葩,维克拉马的这位女婿居然是亲大明的一派,而维克拉马却是反大明的头领,于是此次召唤不敢来,就让这个他早就看不顺眼的女婿来送死。

    “殿下,他以为小的是来送死,可却没想到小的宁可来旧港当一小民,都不愿留在那让人窒息的地方。”

    王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贾全有些感动,也有些唏嘘。

    有人检举,而且是亲人,这难道还不是师出有名吗?

    “大胆!”

    朱瞻基的眸子一缩,喝道:“来人!令船队马上准备,去爪哇!”

    命令一下,顿时那些上岸修整的水师都往码头上跑去,整个旧港都动了起来。

    施进卿急匆匆的来见朱瞻基,一定要跟着出征,还说自己对那边熟悉,去了至少能当个向导。

    看到这个结果,满剌加国主不禁后怕不已,急忙叫人回国去准备贡品,好消除大明的不快。然后也赶到码头,死活要带着卫队去助战。

    于是船队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的往爪哇去了。

    ……

    “维克拉马疯了吗?”

    当船队到达爪哇外海时,洪保瞠目结舌的道:“殿下,当年郑公公率船队到这里时,正好遇到爪哇国内反叛,败军逃往这边的港口……”

    朱瞻基看着港口里正在激烈交战的双方,神思恍惚的道:“本宫记得当年蒙元人也是遇到了反叛,可对?”

    “殿下博学,臣佩服,正是如此。”

    洪保赞美道,然后指着远处的海岸道:“殿下,当年郑公公就是在此登陆,船队正在交易,那些叛军就被追到了港口,我军死伤一百余人,郑公公大怒,当即起船队前来,维克拉马大败请降,后来赔了一万两黄金才算作罢。”

    一万两黄金对于此时的大明不算是什么,可对于当时的爪哇来说就是伤筋动骨。

    朱瞻基问马山:“叛军是谁?”

    马山一脸悲戚的道:“陛下,那些不是叛军,而是维克拉马的反对者。”

    朱瞻基回身对方醒说道:“兴和伯,讨伐不臣乃是你的职责,出发吧,本宫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方醒颔首道:“殿下,大明军队从不会让您失望!”

    方醒转身下去,朱瞻基目视着马山道:“忠于大明的人,从不会被人遗忘,你也去吧。”

    一刻钟之后,运兵船集结完毕,专门装载火炮的战船也跟着一起出发了。

    “别打了!”

    岸上,两帮人加起来差不多有两万余,。装备精良的人数占优,而退到岸边苦苦支撑的那些人一看就是杂牌军,穿着混乱,武器也是五花八门。

    双方刀枪剑棍一起上,特别是那种看着造型扭曲的长剑,锋利无匹,那些木棍一触即断,这也是杂牌军落败的原因之一。

    败者无法再退,再退就是大海。

    胜者士气高昂,只想一鼓作气消灭了对手。

    就在这如火如荼的时候,一个进攻的男子突然退后,指着海面喊道:“明人的船……”

    维克拉马正在后面督阵,听到喊声就在马背上极目眺望。

    海面上此时已经看不到湛蓝的海水,全是船。

    这些船的船帆遮蔽着海面,如大山般的向着岸边驶来。

    维克拉马捂着胸口,喘息着喊道:“那是大明的船,不要害怕,继续杀!杀光他们!”

    “轰轰轰轰轰!”

    这时最接近海岸的战船突然发出了轰鸣,接着几枚铁弹越过浅水区,一头扎进了人堆里……

    这是火炮第一次在南海发威,当那些残肢断臂四处飞舞时,叛军崩溃了……

    “杀!围杀他们,一个都不许跑!”

    维克拉马大喜过望,拔出宝剑挥舞着,叫喊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