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1章 强硬的大明储君
    感谢书友:“怎堪相思未相许”的五万打赏!

    ……

    旧港的建筑低矮,不配朱瞻基的身份,所以施进卿马上赶着那些土人去伐木,他发誓要在晚饭前弄出一座两层的木楼来。

    只是朱瞻基却婉拒了,于是施进卿干脆就一家子搬出‘衙门’,让朱瞻基等人住进去。

    相对于那些在河边木屋居住的汉人,宣慰使衙门已经很好了,至少能看到一点儿汉人建筑的韵味。

    朱瞻基去了后院歇息,方醒在前院和施进卿交谈,施二姐和施济孙作陪。

    施二姐的脸胖胖的,施济孙的脸却有些瘦,笑意盈盈。

    “伯爷,满剌加人被暹罗觊觎,却无抵抗之力,就把目光转到了旧港,想占据了这里,和暹罗割开。”

    施进卿愁容满面,看着有些苍老。

    “上次承蒙伯爷相告,下官知道了大明对缅甸的意图,所以就用来震慑了一番满剌加人,倒是老实了一阵,只是那爪哇人却虎视眈眈,一心想把旧港拿下。”

    方醒倾听着,插话道:“爪哇可是想把这面海峡都占了?”

    施进卿点头,施二姐却忍不住说道:“伯爷,爪哇人欺人太甚,而且野心勃勃,说是让我们到新村去,把旧港交给他们。”

    “二姐别说了!”

    施进卿喝住女儿,说道:“伯爷,爪哇人看到汉人把旧港弄的繁华起来,就想来抢夺,什么新村都是借口。”

    方醒点点头道:“土人懒惰无知,却如豺狼般的狡诈阴毒,你们不可大意。”

    “现在这些土人倒是不错,就是懒了点。”

    施二姐觉得方醒对土人的定义有些偏颇了。

    “对于土人来说,汉人就是入侵者,明白吗?”

    “汉人势大,他们就会乖巧,汉人一旦势弱了,你们就会看到那些乖巧的面孔下是什么。”

    凶残!

    方醒用命令的口气说道:“这片土地肥沃,是我汉人天生的家园。你们要交代那些汉人,咱们要多生孩子,要让汉人成为这块土地的主宰,而不是附庸!”

    呃……

    施二姐的反应很快,说道:“伯爷,难道以后这边都会变成大明的地盘吗?”

    “是疆土,咱们不是青皮,不说地盘。”

    方醒开了个玩笑,然后说道:“大明也在鼓励生育,此时交趾、瀛洲、朝鲜、奴儿干都司等地都不断在移民,等北边初步安稳后,大明的目光就会投向大海,而你们就是大明在这边扎下的钉子,要扎稳了!”

    施进卿振奋的道:“伯爷,若是这般,那下官可就放心了。”

    方醒最后说道:“太孙殿下亲自前来,这个意思你们都该懂,好好的去做,大明不会卸磨杀驴,不会忘记有功之臣。”

    “伯爷,爪哇使者想求见殿下。”

    这时有军士进来禀告道。

    洪保和王贺也来了。

    “他也配去见殿下?”

    洪保冷笑道:“此时他该赶紧回去,叫了人来觐见殿下才是,却忙着来套近乎,可见心思不纯。”

    方醒点点头道:“殿下自然不会与这等人见面,让他进来。”

    稍后使者进来,大礼参拜。

    “你们的国主为何不来?难道大明的皇太孙殿下对他来说不屑一顾吗?”

    使者急忙赔笑道:“伯爷,小的已经派人回去通知了,只是需要时日,还请伯爷恕罪。”

    “那你还来作甚?”

    不能做主的人,方醒没有兴趣交谈。

    使者急忙解释道:“伯爷,小的只是来澄清些误会……”

    方醒冷冰冰的道:“误会不误会,你也没资格跟本伯谈,回去吧,若是在船队离开前你们的国主不到,那本伯会当做这是对大明的挑衅和侮辱。”

    使者满头大汗的还想解释,王贺就喊道:“来人呐!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赶出去!”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就像是朱瞻基不可能接见这位使者,而方醒也不会开口让人把他赶出去。

    等使者被带走后,方醒伸个懒腰道:“既然来到了这里,咱们也出去逛逛吧。去问问殿下去不去。”

    没多久,一队军士就护送着朱瞻基和方醒等人出现在了旧港城里。

    城中的河流纵横,在河岸边,那些妇人在淘米,孩子们在边上玩耍,大多衣裳破旧。

    几个光/屁/股的孩子在比赛跳水,溅起的水花殃及了淘米的妇人,顿时叫骂声一片,听那口音多是福/建,广/东人。

    这里很有趣,汉人住在这边,而对岸住着土人,两边的房屋一看就是泾渭分明。

    汉人的房屋大多整齐,而对岸的却像是贫民窟,乱七八糟的。

    一个土人男子突然在对岸出现,当着那些汉人女人就冲着河里撒尿,还得意的大笑着。

    这边的女人都叫骂起来,在这里你不能讲什么矜持,不然那些土人会以为你很软弱。

    可那男子却摇晃着,大笑着,于是两边都出来不少人,纷纷叫骂。

    朱瞻基看着这一幕,面色铁青。

    施进卿为难的道:“殿下,这些土人不识礼数。”

    “那就去教教他们!”

    这是朱瞻基第一次展示自己的强硬,方醒马上就配合的道:“林群安,没听到殿下的话吗?带一队兄弟过去,阉了他!”

    林群安大声的应诺,然后亲自带着一个百户所的军士找船。

    “大人,用我家的船吧!”

    “大人,小的撑船最厉害……”

    看到这队大明军士面色不善,那些汉人都纷纷把自家的船弄过来,热情似火啊!

    船太多,一个百户所不过是几分钟就到了对岸,然后……

    “闪开!都闪开!”

    这次不用通译了,有汉人就懂土人的话,见到有人给他们撑腰,就驱赶着那些围观的土人。

    “打一轮空枪!”

    看到那些土人懒洋洋的模样,林群安冷笑着吩咐道。

    “嘭嘭嘭嘭!”

    密集的枪声后,那些土人先是呆滞,然后集体发一声喊,朝着四周奔逃。

    那个撒尿的土人也想逃,却被一枪打在腿上,倒在地上嚎叫着。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多年来汉人的隐忍早就被这些土人视作理所当然。

    如今明军却突然暴起,彻底把他们的美梦打醒了。

    那些土人跑出百多步就停下来,然后回身看着。

    “啊……”

    惨嚎声中,方醒对施进卿说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要把规矩立起来,懂吗?”

    所谓的规矩,针对的无疑就是那些土人。

    施进卿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觉得以前郑和的手法实在是太温和了。

    可郑和却有难言之隐——除非是大明能支持移民政策,否则海外的飞地打下来也没用。

    朱瞻基看到那些土人居然在笑,就说道:“要隔开,大明的百姓不该和他们混居,那会让这些百姓沾染到他们的恶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