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40章 王师来了
    感谢书友:“lin江仙”的万赏,成为本书的第三十位盟主!

    ……

    “轰轰轰轰轰!”

    火炮的轰鸣声中,方醒回身看着后面一眼看不到头的船队,只觉得胸中都被填满了,那种感觉却说不出来。

    自豪?还是振奋……

    “伯爷,换船了。”

    “好!”

    “上船!”

    而聚宝山卫更快一步,他们将率先登岸,搜索港口附近,并警戒。

    炮声让码头的人慌作一团,旋即被令跪下。

    施进卿带着子女跪在港口,当看到兵船缓缓驶来时,他的心中一个激灵,喊道:“都老实点。”

    以往郑和来的时候,登岸很随意,并没有那么大的阵势。

    等兵船靠岸,第一个明军出现时,施进卿不禁欢喜的浑身发抖,说道:“要动手了!要动手了!”

    施二姐不解的说道:“爹,他们没多少人呢!”

    施进卿看着那些火枪兵,笑道:“这是大明的精锐,明白吗?为父都没想过他们能出现在这里,那位伯爷若是跟着来,二姐,爪哇人要倒霉了!”

    一排排的军士上岸列阵,林群安一声令下,斥候马上向四方奔去。

    “确实是聚宝山卫!”

    施进卿认得林群安,顿时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喊道:“林大人。”

    林群安过来道:“施大人,先起来吧。”

    施进卿起身,热络的问道:“林大人,郑大人呢?”

    “郑大人没来。”

    呃……

    施进卿在旧港这个夹缝地带能生存下去,智慧是不缺的。

    “林大人,难道是伯爷来了?”

    “对!不过不止!”

    林群安看到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黑瘦男子,皱眉问道:“那是何人?”

    施进卿低声道:“那是爪哇的使者,说是要旧港的一半地盘。”

    “很理智的要求。”

    林群安说完,不顾施进卿的失望,回身喝道:“列阵!”

    瞬间,码头上就出现了两个长排阵列,就像是要恭迎一位尊贵的客人。

    海面上已经出现了三艘小船,中间一艘看来是有重要人物,两艘小船在左右保护着,施进卿的心中一个咯噔。

    这是谁?架子那么大!

    当小船靠近时,施进卿看到了那人身穿衮冕九章,就赶紧又跪了。

    “恭迎殿下……”

    “放!”

    “嘭嘭嘭嘭!”

    排枪冲天齐射,硝烟弥漫中,那些铅弹再次落回到码头上,林群安大怒,骂道:“谁让装弹的?”

    吴跃低声道:“大人,是下官忘记交代了。”

    “晚些再收拾你!”

    这时小船靠岸,一身亲王服饰的朱瞻基在方醒和洪保的左右陪同下上岸。

    “见过殿下!”

    施进卿大声喊道。

    “见过殿下!”

    什么是殿下,在场的汉人都知道,所以他们都欢喜无限的大喊着。

    而那个爪哇使者却是面如死灰。

    大明来了一位亲王,难道是要把旧港作为他的封地吗?

    这是朱瞻基第一次踏上旧港的土地,他环视一周,沉声道:“都起来吧。”

    声音洪亮而不失威严,这人是谁?

    施进卿起身迎上去,拱手道:“殿下居然亲临,臣……臣就算是此刻死了……也甘愿。”

    朱瞻基看到施进卿都哽咽了,就说道:“大明不会抛弃海外的游子,你们好好的,无需惧怕。”

    这话很含蓄,却很振奋人心。

    施进卿擦擦眼泪,介绍了自己的儿女。

    施二姐大胆的看着朱瞻基,问道:“殿下,您以后还来吗?”

    朱瞻基微笑道:“只要需要,大明的无敌水师随时都能把本宫送到任何地方。”

    出海后,作为大明的代表,朱瞻基就不能降了规格,必须要自称本宫。

    而后的施济孙就显得有些近乎于谄媚,让朱瞻基有些不渝。

    施进卿看到后心中一叹,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和方醒大大方方的说话,不由的面露慈爱之色。

    “伯爷,您在外征伐立了多少京观?那京观是怎么立的?那些异族会害怕吗?”

    这女人太大方了,一串问题问的方醒满头黑线,可却只能微笑着回答。

    “伯爷,那您能在这边铸一个京观吗?”

    看着这个女人期盼的眼神,方醒的心中一颤,终于知道后世那些华侨在看到祖国强大后的欢欣鼓舞。

    “此处是大明之疆土……”

    那些汉人和土人们都出来迎接大明皇太孙殿下,朱瞻基见状也发表了一番讲话。

    “你等孤悬海外,却不忘大明,不忘祖宗,那就是一家人。”

    有通译在同步把朱瞻基的话翻译给那些土人听。

    “既然是一家人,那就不说两家话,本宫此次前来,是受了陛下所托,来看望大家。”

    “陛下万岁!”

    那些汉人们热泪盈眶的高喊着,让那些土人们不知所措。

    再多的思念,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一次成功的安抚,却能保持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

    这也是朱棣派郑和隔几年就出海一次的原因所在。

    大明要想保持着对外的影响力和辐射,就必须要那么做!

    在那些朦胧泪眼的关注下,朱瞻基从容不迫的道:“陛下在牵挂着你们,担心你们在外是不是受了欺凌,是不是吃不饱,穿不暖,所以本宫来了,还带来了聚宝山卫。”

    “陛下万岁!大明万岁!”

    朱瞻基的讲话完毕,几声欢呼后,方醒面无表情走过去,想起这些人的子孙们在几百年后,依然不忘故国,义无反顾的投身到那枪林弹雨中去,心中感慨万千。

    “中原地区历经治乱,百姓向外迁徙的历史已不可考,也无需考。”

    “你们带着微薄的财物来到了这里,有的甚至是两手空空,可你们没有退缩,没有绝望,你们用自己的双手和恶劣的环境搏斗,和那些穷凶极恶的敌人斗,前赴后继,把旧港变成了汉人的聚集地……”

    汉人是这个世上最能忍耐的民族,他们勤劳、勇敢,善于隐忍,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找到生存下去的办法。

    想起这些汉人以前和以后受到的苦难,方醒的面色一变,杀气腾腾的道:“有人说汉人善于内斗,可本伯有一句话要说。”

    这话让人尴尬,也让人警醒。施进卿看着儿女们,心中百般滋味。

    他的身体渐渐的不行了,子女们为了继承旧港宣慰司的权利,已经展开了明争暗斗。

    “不管汉人怎么内斗,那是汉人内部的事,外部势力胆敢涉足,杀无赦,灭族也在所不惜!”

    好重的煞气啊!

    施二姐看了一眼那个爪哇使者,发现他的眼珠子在乱转,就冷笑着。

    内斗永远都无法避免,这不以民族和国家为转移。

    只要人类还拥有欲/望,内斗都将永不停歇。

    方醒的目光转动,渐渐的有戾气上升。

    “要内斗也可以,先把外面的敌人给灭了再说,否则就是蠢货!”

    施进卿去年上表,说是想把宣慰使的职位传给女儿施二姐,结果朝中群臣都反对,只能暂时搁置。

    哪有女人为官的?这不是牝鸡司晨吗?

    而这必然会导致旧港内部的争斗,所以方醒和朱瞻基此次前来,就有定下继承人的任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