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38章 横穿海峡
    米粮开始往船上搬运,方醒和占巴的赖站在码头上,看着那些被皮鞭抽打着往船上扛粮食的占城人。

    占巴的赖显然很满意自己手下的效率,顺便还让自己的威严得到了彰显。

    方醒漫不经心的看着,突然说道:“此次的米粮会从交趾那边如数还给占城,到时候你们去接收就是了。”

    “是是是!小王懂的。”

    占巴的赖在得知方醒的身份后,态度转变的飞快,基本上是全盘配合。

    这位魔神可是杀戮的代名词,战场上最喜欢的就是铸京观。在交趾,魔神这个名字能止小儿夜啼,可见凶悍!

    上次在交趾时就惹怒了他,若是给他找个借口,就占城这点儿人……

    聚宝山卫就在两边监控着这些占城人,手中荷枪实弹,那些火炮的炮口仿佛在闪烁着幽光,让人见之生畏。

    这几日占巴的赖已经弄清楚了,当年清剿交趾叛军时,就是以这个聚宝山卫为主力。

    而今这支军队就在眼前,占巴的赖纵有千般机巧也不敢用。

    这是什么?

    这就是大势!

    大势之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稍后占巴的赖退到边上,问了自己掌管军队的将军。

    “上次不是有人说要练出强军吗?还说是要模仿大明的聚宝山卫,后来如何了?”

    “殿下,臣当时给了他三千人,可……”

    “可什么?”

    “在交趾时,有人去看了聚宝山卫的操练,回来告诉了他,他自信满满的觉得自己能行,后来……才操练了半个月……”

    “后来呢?”

    占巴的赖很不耐烦的问道,这几日他总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被人赶下台去,所以压力极大。

    “殿下,那人……那人被人绑上大石头……沉海了!”

    “为何?”

    占巴的赖有些恼火,虽然他不指望能赶上大明,可好歹照猫画虎,能镇住真腊也不错啊!

    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暹罗。

    “殿下,哗变了……”

    尼玛!

    占巴的赖真想跳海死了算逑!

    同样是人,可为啥明军就能操练起来,最后变成强军。

    而占城人却操练一段时间就会哗变!?

    阳光下,那些将士们始终保持着军姿,一个时辰轮换一次。

    再看看自己的卫队松松垮垮的在后面站着,不时有人开小差去撒尿休息什么的,占巴的赖的心落到了谷底。

    野心没有相应的实力来匹配,那就是痴心妄想,自取祸端!

    粮食饮水菜蔬补充完毕,一声哨响,聚宝山卫的人开始拆帐篷,收拾营地。

    这是要走了,占巴的赖心中松了一口气,哪怕是即将有三百明军从交趾到占城港驻军也是如此。

    “占城要和大明做朋友,本宫希望你我共勉。”

    朱瞻基临走前丢下这句话,让占巴的赖冷汗直冒。

    目送着那庞大的船队缓缓驶出港口,占巴的赖这才敢从地上起来,然后苦笑道:“郑和还好说话,可这位太孙却是硬邦邦的,以后的占城该如何侍奉大明啊……”

    ……

    “这天气邪性!春天居然会下暴雨!”

    王贺出去倒马桶,回来就全身湿透了。

    等他换好衣服后,吴跃来了。

    “老王,殿下决定了,咱们不靠岸,直接去满剌加。”

    吴跃顶着一块油布进来,随手扔在舱门边上,大大咧咧的给自己弄了杯茶。

    王贺一听就有些心慌:“郑公公都得要沿岸而行,咱们横穿海峡,这要是遇到大风咋办?”

    吴跃不喜欢坐船,他更喜欢在平原地带率领麾下,用排枪和火炮轰击敌人。

    “咋办?那就下海喂鱼呗!”

    外面风雨如晦,雨水被风吹卷进来,王贺打个寒颤道:“这肯定是兴和伯的主意,只有他才那么大胆!”

    可这次王贺猜错了。

    宝船上有一个用于指挥作战的亭子,朱瞻基此刻就在那里。

    风雨扑进来,朱瞻基笑着让人把帷幔去掉。

    “这点风雨不算是什么。”

    船队浩荡,洪宝顶着风雨进来说道:“殿下,这风不算大,要不了多久就能散去。”

    朱瞻基点点头道:“船队无需在去暹罗,直接航向满剌加。”

    洪宝自信的道:“殿下放心,绝无问题。”

    这时候的洪宝哪里像是一个太监,反而就像是这只庞大船队的指挥官,目光炯炯,神态自若,比许多须眉男儿还要豪迈。

    方醒在看海图,突然抬头道:“咱们何不如直接走海峡,先到旧港,然后再去满剌加,然后让苏门答腊的人来觐见。”

    洪保一怔,问道:“那爪哇呢?”

    “爪哇?”

    方醒笑了笑:“爪哇厉害,大明惹不起,就躲一躲吧。”

    卧槽!

    这是准备挖坑埋人呢!

    从出发开始,洪保就对方醒抱着十二分警惕,就是怕这位出海之后无法无天,到处攻伐。

    爪哇,或是满者伯夷,这是这片海域最为强大的力量。

    看到洪保发怔,朱瞻基淡淡的道:“此行是宣威,若是不恭,可灭其国。”

    洪保想想聚宝山卫的人数,觉得朱瞻基这话太夸张了。

    可方醒却自信的道:“爪哇不足为据,若不是陛下没有旨意,咱们现在就可直扑爪哇。”

    这就是个狂热的家伙啊!

    洪保低声道:“兴和伯,爪哇进贡从未延迟啊!”

    “可他们得到的更多。”

    方醒对朝贡这种东西不反对,只是反对那种回赠丰厚的处理方式。

    “你在担心什么?”

    洪保是郑和船队的老人,经验丰富,所以方醒就问道。

    “咱家担心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这边的小国联手起来,还有暹罗在其中搅合,大明的麻烦就来了。”

    那时候这片海域就会变成一个漩涡,大明的船队将会是救火队员,不得安生。

    “怕什么?”

    朱瞻基出京后就显得有些锋芒毕露。

    “爪哇最为强横,若是不恭,打它就是师出有名,正好震慑一番。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谁敢悖逆大明?”

    风吹动朱瞻基半湿的锦袍,他的身体笔直的站着,负手而立。

    洪保的身体比不得朱瞻基,被风一吹,身上就有些发抖。可他只是在看着朱瞻基,心中莫名的忧虑。

    陛下,您的教导终于是成功了,太孙殿下已经成了一位杀伐果断的皇储,大明的以后会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