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35章 占城,魔神(为盟主:‘醉里掌灯’贺,加更!)

第1235章 占城,魔神(为盟主:‘醉里掌灯’贺,加更!)

    感谢书友:‘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第二十九位盟主,感谢!

    占城属于一个半开化的地方,原先和交趾反复征伐,你胜我败,我胜你败,几番争斗,交趾多占便宜。

    若不是大明出手震慑,占城多半是要完蛋了。

    这里的气候暖和,大明还是春季,这边已经和初夏差不多了。

    占城港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方,大明的船队沿岸过来,这里是必须的中转站。船队要在这里歇息和补充给养。如若不然,只能去对面老远的渤泥。

    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占城人变得有些慵懒,已经是午后了,那些渔船才懒洋洋的出港。

    那些渔民披头散发的站在船上,身上的布衣仅到大腿,黑黝黝的。

    “******”

    这里海产丰饶,出去一趟,回来就可以休息几日,所以渔民们一点精神都打不起来,直至有人指着远方尖叫。

    “殿下,您看那个石塔,那里就是港口,咱们会在这里修整几日,等待占城国主来觐见。”

    浩荡的船队延绵海面,朱瞻基站在船头放下望远镜,说道:“占城国主对大明如何?”

    洪保笑眯眯的道:“殿下,以前交趾还在时,占城对大明很恭顺,交趾不在了,据说那国主就有些松懈了。”

    朱瞻基面色不变,淡淡的道:“大明太过心慈,让各国高枕无忧,并敢于冒犯,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洪保的面色未变这个可是和大明目前的外交政策不一致啊!

    大明从开国始,奉行的就是睦邻友好政策。

    难道这个政策要在以后改变吗?被眼前这位英气勃发的皇太孙所改变!

    方醒从甲板上上来,看了一眼远处的港口,说道:“占城目前不能动。”

    洪保一听就奉承道:“兴和伯果然大才,正是如此。”

    朱瞻基整理了一下衣冠,说道:“我知道,占城就算是要动,那也得等大势变了,大明控制了这片大海和土地,最后再动占城。否则人心惶惶,会增加不少麻烦。”

    洪保叹道:“殿下目光深远,奴婢佩服。”

    这不是恭维,朱瞻基从未来过这边,却认定了要动占城,就必须要把南海诸国给收拾了,否则就是打草惊蛇。

    这个认知换做一个名将,那只是常识;如果是文臣,大抵想都不会想咱们干嘛要打占城?一句话就是他们的答案。

    方醒却认为这不算是什么,他好歹给朱瞻基讲过许多基于后世地缘关系的课程,不说别的,至少有一句话朱瞻基牢牢的记住了。

    国与国之间,能永恒的,唯有利益!

    船队在接近港口,朱瞻基说道:“这一片海必须是大明的,这是大明抵御外敌的第一道防线,不可疏忽。”

    以后的那些殖民者们,就是先拿下了南洋诸国,然后再试探性的向大明周边进攻。

    可即便是明末,单凭着郑家的船队,就可以让他们铩羽而归,若是在大明鼎盛时期,那些殖民者大抵就是狼入虎口。

    这个时候的大明啊!让人振奋!

    方醒看到了岸上那些土人在乱跑,一个寨子里出来了不少人,脚步匆匆,多半是来迎接的。

    在这片海域,若是看到这等庞大的船队,不用去思考,赶紧去迎接大明天使吧。

    那些渔民被呵斥着把船弄出去,这片港口将是大明船队的泊地。

    一艘小船迅速靠岸,一个太监上岸后,用尖利的嗓子宣告。

    “大明皇太孙殿下即将上岸,占城国主何在?”

    什么?

    港口边上有个寨子,叫做设比奈,专门看守港口。几十户人家而已,就是小头目在管着。

    小头目已经见识过两次大明船队,所以习惯性的想着迎接就是,然后再派人去通知国主。

    此时一听居然是大明皇太孙来了,尼玛!小头目顿时菊花失守,放了一个悠长而尖利的屁。

    太监皱眉看着这个被吓得屁股尿流的家伙,说道:“皇太孙殿下只是出海巡查,不是来侵吞占城,赶紧去!”

    小头目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朝着开始靠岸的宝船叩首。

    占城这地方以前被交趾人压得差不多要灭国了,幸得郑和船队不停的在交趾和占城沿海游弋威慑,这才让交趾人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见论炮舰外交,华夏从未输给过任何国家,只是后来的子孙们不争气罢了。

    宝船靠岸,聚宝山卫迅速抢占码头,形成一个警戒阵型,方醒才许朱瞻基下船。

    洪宝不以为然的道:“兴和伯,占城人绝不敢冒犯殿下。”

    方醒看着那些身姿笔挺的军士们,说道:“大明的皇储,就该有他应有的气势,不然何来的珍贵!”

    皇室必然要有皇室的架子,对外时,若是还随随便便的,那就是自取其辱。

    方醒和洪保先上岸,随即分开两边,朱瞻基登场了。

    “殿下千岁!”

    码头之上,土人们跪了一地,各种莫名其妙的欢呼声让朱瞻基也是有些发蒙。

    方醒靠近,低声道:“殿下,这些人不通礼仪,你无需多言。”

    洪保也是这般想的,所以就尖声道:“殿下亲临,你等速速避开。”

    通译翻译过去,那些土人们慌不择路的四散而去,只留下了看守码头的人。

    为首的男子膝行过来道:“尊贵的殿下,国主离此百里,明日即到。”

    朱瞻基说道:“本宫此行有旨意,你国国主当速来。”

    男子惶恐的道:“殿下,国主将乘象而来。”

    大象的速度可想而知,洪保一听就怒了,“占巴的赖也敢怠慢大明皇储吗?”

    看到那男子惶恐,方醒说道:“听说占城国主出行大多乘象,虽然有怠慢殿下之嫌,不过殿下心胸宽广,便容他缓缓而行。”

    男子一听就慌了,等洪保不怀好意的说这位就是大明兴和伯时,他马上叩首道:“小的马上派人去,马上派人去!”

    那个魔神啊!

    占城人对交趾那是恨意满胸,可却打不过。

    等大明初步平定交趾后,占城人欢欣鼓舞,可这个欢喜旋即就被交趾不停的反叛给压下去了。

    大家都担心交趾人反叛成功,到时候占城估摸着就要亡国了。

    可等聚宝山卫进入交趾之后,不断传来的战果让占城人目瞪口呆。

    而那些京观更是刷新了占城人对大明的印象这个大明不缺乏尚武之心!

    叛军最后的据点被攻破时,占城使者在城中和方醒有过一次见面,被吓尿了。

    此后,魔神的名号不但在交趾上空飘荡,也让占城人心中惴惴。

    这个魔神所到之处血流漂杵,尸横遍野。那一座座京观让人生怖。

    如今这个魔神来了,大明究竟是想干什么?

    方醒自己却没有这个自觉,他点点头,林群安就带着人在码头进去些的地方开始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