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34章 宝船厂,第一鲜
    金陵有个造船基地,在龙江那里。

    金陵还有一些冷,可造船厂的人却早就开始了工作。

    “好大的船!”

    几艘小山一般的宝船停靠在岸边,一些工匠正在上面摆弄着桅杆。

    方醒惊叹道:“若是有几十艘,这个世界再无能挡住大明的地方。”

    庞大的宝船上,那些工匠们就像是小黑点在移动。

    “兴和伯,这船不算是啥,只要是有钱有人,这里随时都能弄出更大的船!”

    说话的是一位太监,脸色有些发黑,不过不是生气,而是常年晒出来的。

    朱瞻基放下望远镜,问道:“洪保,这些船何时能出发?”

    这太监堆笑道:“殿下,后天,后天咱们就能出发。”

    聚宝山卫就在边上扎营,此时正在出操,喊声整天。

    而家丁们和朱瞻基的侍卫都被方醒赶到了船上去适应,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洪保是郑和船队的副使,说来好笑,当时朱棣本想派郑和去,可朱瞻基却不同意,说是郑和一去,别人多半以为是宣慰。

    可朱瞻基的心里面却不是这个概念。

    “咱们去宣威,那就要把大明的威武告诉那些土人,顺便……找些地方种甘蔗。”

    朱瞻基说这话时有些笑意,什么甘蔗,他们就想弄块地方,用于橡胶种子找到后的种植。

    江边的芦苇有了些生气,沿着一眼看不到边的造船厂延伸过去,方醒收回视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今日进城一趟。”

    朱瞻基干咳道:“好吧,不过带些好吃的回来。”

    方醒笑道:“你能想单纯一点儿吗?”

    朱瞻基挥挥手道:“你自求多福吧!”

    两人之间的随意让洪保有些惊讶,然后就笑吟吟的让方醒不必着急,尽可明天再回来。

    方醒拱拱手,那边的辛老七带着小刀回来了,三人一起骑马进城。

    ……

    神仙居慢慢的在金陵打响了名气,和第一鲜差不多的口味,价格却低了不少,让这里顾客盈门。

    只是莫愁却不愿意扩大,让左右两户人家等着她买房子等了许久,却没动静。

    按说一个年轻女子在金陵坐拥不菲的财富,那些歹人不动手,也会有人来觊觎了吧?

    可却偏偏没有,偶尔几个不长眼的青皮来敲诈,被神仙居的伙计强硬的拒绝之后,就扔下狠话走人。

    可这些人才出门,马上就会被人当众拿下,从此金陵城里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生意火爆,可神仙居却极有章法,时间不到不开门,时间一到就关门,有些大酒楼的风范。

    如此一来,这里的顾客就越发的多了。

    莫愁就坐在柜台后面,手中拿着一本书在慢慢的翻看着,那封面上写着‘数学第二册’几个大字。

    时值中午,那些客人三三两两的来了,店里顿时热闹起来。

    “莫愁,今日可有新菜?”

    一个男子问道,看来是老顾客。

    莫愁放下书说道:“没有呢赵五哥,现在菜少,等夏天再说。”

    男子闻言就失望的道:“要不弄些肉菜的新菜式也行啊!”

    莫愁微微一笑,正准备说话,却看着大门处呆滞了。

    “莫愁,别来无恙?”

    “伯爷……”

    莫愁惊喜的喊道,然后提着裙子,轻快的从柜台里跑出来,迎了过去。

    那些客人一听这个称呼,顿时都看向门外,想看看那位传奇的兴和伯。

    方醒微笑着站在门口,说道:“你这里生意不错,可见是用心了。”

    莫愁跑到门前,微微喘息着道:“伯爷,您是来金陵公干吗?”

    方醒点点头,莫愁的眼中就多了些朦胧,然后说道:“伯爷请进吧,要不您就上楼去。”

    方醒摇摇头道:“罢了,楼上不方便,就在楼下找个地方。”

    莫愁欢喜的安排了一张桌子,然后叫伙计把桌子擦了又擦,还亲自去泡了茶水送来。

    看到她雀跃不已,方醒莞尔道:“你去忙你的,我只是来看看金陵可有人欺负了你。”

    莫愁眼神微黯,说道:“没有呢伯爷,那些人来闹事,都被抓走了。”

    方醒说道:“那就好。”

    饭菜上来,方醒才吃到一半时,一个穿着便服的男子走进来,在莫愁的注视下走到方醒的身边站定,说道:“下官费石,见过伯爷。”

    方醒指指身边,费石就小心翼翼的过去坐下,但只坐了半边屁股,看着一副恭谨的模样。

    “多谢你的看顾,莫愁,给费大人加副碗筷。”

    “不敢不敢,下官不敢。”

    方醒是和朱瞻基一起来的,金陵官场大多都知道了,而且目的也知道。

    “伯爷要出海,下官想厚颜来送个行……”

    这时莫愁拿了碗筷来,费事赶紧起身道:“多谢莫愁姑娘。”那眼睛根本就不敢往莫愁那边看。

    方醒笑道:“莫愁,费大人在金陵手眼通天,以后你这里应该没人敢来捣乱了。”

    “不敢不敢!”

    费石这次是真的不敢了,脸上都隐见汗渍。

    莫愁福身道:“多谢费大人的关照,莫愁感激不尽。”

    费石还想表示惶恐,方醒压压手,然后问道:“马一元那事究竟是什么一个意思?”

    马一元的罪状就是贪污了仓储中的粮食换钱,最后又偷了宝钞来买粮食堵窟窿,还狠毒的放了一把火,直接想毁尸灭迹。

    费石看到方醒给自己倒酒,急忙双手去扶着。

    “伯爷,马大……马一元其实有些冤,那些粮食不是他一个人贪了,只是零零散散的,你拿一点,我拿一点,最后清查的时候,涉案的官吏有上百人之多,只不过马一元的官最大,就被顶在了前面。”

    “原来如此。”

    方醒是不相信只有马一元一个人贪了,只是朱棣对外隐下了此事的具体细节,外人不知道。

    吃完饭,方醒去了书院,和那些师生们一起聚了很久,看着时间不早了,这才出城。

    到了船厂,朱瞻基看到方醒两手空空,不禁笑道:“德华兄可是乐不思蜀了?”

    方醒摇摇头道:“没那回事,我买了不少熟肉,只是在书院被那群小子们给抢光了。”

    书院的学生们看到方醒自然是狂热的,于是就弄了些酒来,大家坐在操场上围成一圈,听着方醒说着外部的变化。

    两日后,船队检修完毕,人员和物资都已经搬上了船,南海宣威之行,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