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32章 南洋
    “方醒居然派人去工部指点了?”

    黄俨觉得这是开年来最大的笑话。

    “那方醒难道不想看工部的笑话?或是拿捏一把?”

    这真特么的是见鬼了!

    来禀告的太监低眉顺眼的道:“公公,那周扬青在方家不过是呆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出来了,然后那个朱芳就去了工部。”

    黄俨不敢相信的道:“他和宋礼……哦不,是周扬青什么时候交好了?”

    别说是黄俨,连朱棣都犯嘀咕。

    “那竖子何时那么好说话了?”

    杨荣很无语,方醒的举措让他们把他排挤出武学的举动显得格外的狭隘。

    “陛下,兴和伯还是……一心为公的。”

    杨荣违心的夸赞了方醒,只觉得嘴里发苦。现在他巴不得方醒把科学放弃了,那就是妥妥的在往权臣的大道上狂奔。

    朱棣点点头道:“那竖子顽劣,不过公心还是有的。”

    金幼孜闻言面色轻松,公心啊!这是一把双刃剑。

    “他想闲着啊!这不好。”

    朱棣沉吟道:“年前旧港那边不是说逼迫过甚吗?让他去看看。免得他整日在朕的耳朵边说些什么纵横四海的事,朕是烦不胜烦啊!”

    这话看似不爽,可杨荣等人却听出了类似于对待自己子侄的味道,顿时心中酸作一团。

    不过方醒要走了,这可是大好事啊!

    这起码得一年多吧?弄不好两年都回不来。

    如果遇到风暴……

    杨士奇想了想就问道:“陛下,如果兴和伯去了,肯定是用郑和的船队,那……”

    难道要把方醒培养成郑和的接班人?

    可他的家伙事还在啊!

    喜事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几位辅臣的脑子都有些不大灵光了。

    朱棣目光一转,说道:“他此次去用不着那么多船,瞻基也去。”

    “陛下!万万不可啊陛下!”

    杨士奇第一个出头,杨荣和金幼孜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说此举不妥。

    “陛下,国本不可轻动啊!”

    朱棣冷哼道:“朕只让他们在旧港等地宣慰罢了,何来的轻动?”

    尼玛!那快的话大半年就回来了!

    朱棣不用去想他们心中的弯弯绕,说道:“大明的储君不可居于深宫之中,五谷不分。更不能长于妇人之手,阴柔软弱!出海怕什么?郑和几次下西洋都能平安回来。若是胆怯,那这个太孙不立也罢!”

    杨士奇还想劝谏,可杨荣却带头赞同了这个安排。

    等午饭时,杨士奇就冲着杨荣开火了。

    “殿下乃是国本,国本有变,大明就会生变,怎可远离京城那么久?而且还是出海,若是海上有个风浪,大明以后怎么办?”

    杨士奇的秉性就是这样,不管是什么矛盾,他起码能秉承公心去处理。只是在方醒的身上破过例,但那是道统之争。

    道统之争不比战阵杀伐来的轻松,相比之下,更残酷一下。

    非我即敌!

    杨荣叹道:“陛下这是要让殿下去见世面,懂不懂?陛下还想着太孙以后走他的老路,继续对外征伐。”

    “那可不行!”

    杨士奇怒道:“对外征伐本官不反对,可得有张有弛……咦!”

    杨荣笑道:“你该知道陛下的意思了吧?”

    杨士奇点头道:“太子殿下守成,太孙殿下开拓,陛下的这个安排和前汉时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前汉文景之治后,汉武帝才有了征伐匈奴的资本,否则他也只能看看匈奴人在边墙嚣张跋扈,却无能为力。

    金幼孜一直在沉思,突然说道:“本官倒是不担心太孙的安危,只是担心那方醒会蛊惑太孙去征伐那些土人。”

    杨士奇把筷子一放,“是了,本官怎么觉得有些不安,原来就是这个,方醒若是攻伐了那些土人,以后还有谁愿意进贡臣服?不行,本官马上就去求见陛下。”

    “哎!士奇!士奇!哎……”

    杨荣没叫住杨士奇,无奈的道:“士奇做事认真,一板一眼的。”

    金幼孜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宫中提供的饭菜还是不错的,至少比家里的强。

    “陛下既然要放兴和伯出海,那就不会束缚他,否则兴和伯肯定会耍赖不去,不信你等着看,士奇肯定是铩羽而归。”

    果然,等两人吃完饭后,杨士奇就回来了,一脸的悻悻然。

    “陛下不肯呢!说是旧港被周遭的土人欺压,此番兴和伯他们去,就是为了震慑一番。”

    金幼孜笑道:“那兴和伯此番肯定是得意非常,这就是自由自在了,想必那边的土人会很热情的挽留他。”

    杨荣指着金幼孜笑道:“你啊你,促狭!兴和伯若是在那边做了上门女婿,陛下大概要派郑和去把他抓回来。”

    这些人言笑晏晏,可话里话外,都在调侃着方醒在外面干脆就别回来了。

    只要方醒消失,科学算个屁,

    而方醒此刻也已经接到了旨意,正在懵逼中。

    “夫君,陛下派您去爪哇那边?”

    张淑慧有些不舍的问道。

    小白提溜着平安进来,瘪嘴道:“少爷,那要去好久的呢。”

    “爹,我也去。”

    土豆正是顽劣的年纪,抱住方醒的腿就不放。

    “去去去!你去干什么?松开!”

    张淑慧一巴掌拍在土豆的后脑上,啪的一声,方醒就皱眉道:“好了,只是去旧港周围转一圈,大半年就回来了。”

    土豆摸着后脑勺瘪嘴想哭,方醒帮他揉揉,说道:“自己去玩吧。”

    等土豆出去后,方醒问道:“淑慧,你这是怎么了?”

    张淑慧从没这么下手打过土豆,而且看她的面色有些苍白,方醒以为是在担心自己,就安慰道:“那边很近的,还有太孙也去,就是去吓吓那些土人罢了。”

    张淑慧突然眼睛一红,说道:“夫君,肯定是那些人逼着您去的,他们就想把您逼出京城去。”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哪有的事啊!陛下也不可能会妥协。”

    小白低声道:“少爷,陛下也会逼人呢!”

    我勒个去!

    方醒无语,一把抢过平安抱在膝头,说道:“本来郑和马上就要出发了,陛下突然换了为夫和太孙去,这里面有些文章,却和逼不逼的没关系。”

    小白懵懂,只是和平安比试瞪眼。

    而张淑慧毕竟是想得多些,所以一个激灵,就指指东边道:“夫君,可是暂避那边?好让两边都能缓和些。”

    方醒欣慰的点点头道:“那边是守成,而陛下却对太孙寄望很高,所以必要的磨砺肯定是要有的,这就是一举多得,陛下这种手腕相当的厉害。”

    张淑慧点头道:“那妾身就不怕了,只是夫君,陛下的身体……”

    这个胆大的婆娘啊!

    方醒摇摇头道:“草原上的那点风寒早就好了,后来还用了些好药,不会有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