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27章 以死控诉
    谢苗在刑场上的一番话并未被人广为传播,因为那是自取祸端。

    朱高燧听到了也没说啥,只是躺在床上。脸上敷满膏药的感觉不大好,他动都不想动一下,一动身上就酸痛。

    “殿下,婉婉郡主已经住进了方家,听说已经能出来走动了,就是不大见得生人。”

    一个太监低眉顺眼的禀告道。

    “那个该死的丫头!她的病关本王何事?”

    哪天婉婉一倒下,朱高燧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结果朱棣居然没惩罚他,让他高兴了一刻钟的时间,随即心就落入了冰窟窿中。

    “父王这是对我失望之极,彻底放弃了吗?”

    朱高煦惹祸无数,可朱棣都是用惩罚来终结,这是什么?

    你是我儿子,老子教训儿子是应当的。

    可当老子不再管教儿子了……,那意味着什么?

    “那些蠢货!”

    朱高燧觉得光线有些刺眼,就让人去把门关上。

    那个福余卫的贵族和赵王府挂钩已经好些年了,居然会在杀兰坚时露出行藏来,这也算是大意失荆州。

    这些草原人为朱高燧做了不少事,从刚开始的谨慎,到后面胆子越来越大,居然懒到用套马索去扼杀兰坚,这才给东厂留下了寻找的痕迹。

    想到这个,朱高燧就恨不能把谢忱一家打入十八层地狱。

    在他看来,若不是谢忱行事不稳妥,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他还能经常进宫去寻找机会。

    现在呢?

    至于谢忱咬死不肯吐露他在这些事情中的主导作用,朱高燧觉得这是应该的。

    “谢雨晴被休了,那便放她一马。”

    这时外面有人惊恐的道:“殿下,谢雨晴来了!”

    朱高燧怒道:“赶出去!”

    “殿下,她根本就没进来,就在大门外……”

    “她在门外干什么?告诉她,自生自灭去吧!”

    大门外,两个守门的侍卫呆呆的看着一袭白衣的谢雨晴,觉得这个女人从未这般美过。

    谢雨晴仔细看着这扇大门,浅笑福身道:“请转告殿下,雨晴祝他心想事成,早日登位。”

    作为谢忱的女儿,她多次去过谢忱的书房清扫,怎么可能不知道朱高燧的志向。

    那两侍卫还在色魂与授时,谢雨晴一侧身,面色凛然的向外走去。

    “这女人想干什么?是来泄愤的?好大的胆子!”

    “她大概要离去了吧,被休,父母兄弟都去了,北平城已经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不走的话,迟早会被人弄死。”

    “哎!可惜了呀!若是殿下愿意放过她,我倒是想纳她做妾。”

    “你这是瞄着她的陪嫁吧?不要脸!”

    “她这等女人,以后只能嫁给那些小人物,那还不如从了我,至少以后不用担心会被人给欺负了。”

    两个龌龊的侍卫正在说着谢雨晴的龟缩,她已经到了巷子口。

    明天就是元宵节,街上的行人都多了不少。

    谢雨晴一身白衣飘飘站在巷子口,格外的引人注目。

    因为她在磨墨!

    磨细的朱砂在砚台里搅动着,这个砚台是谢忱给的陪嫁,希望她和夫君琴瑟相和。

    那些百姓看到这个场景都有些好奇,慢慢的就围拢了过来。

    朱砂墨研磨好了,谢雨晴微笑着,眼睛很亮。

    “这姑娘是要干啥?难道是卖艺?”

    “卖个屁!这是要写字呢!”

    “写啥?这姑娘一身孝衣,这是要鸣冤呢!”

    赵王府很大,大到这里依然是王府的地盘,一道围墙把内外隔开。

    谢雨晴走到围墙前,左手端着砚台,右手持笔,开始挥毫。

    她的书法师承谢忱,却多了些娟秀。

    可此时她写出来的字却没有了娟秀……全是凌厉!

    百姓中有人识字,就跟着那道身影的移动念了出来。

    “赵王对太子心怀不轨,欲取而代之……嘶……”

    那道身影依然在不停的书写着。

    “……兰坚三人之死……出自于赵王的指使……我的妈呀!”

    这人不敢再念了,悄然往人群中一躲,转眼就消失无踪。

    而另一个胆子大,喜欢出风头的男子却欣喜的接了班。

    “……赵王以谢氏三族为威胁,逼迫家父……”

    “……今日以谢家灭门为代价,恳请陛下严查。”

    卧槽!

    谢忱一案闹的京城沸沸扬扬的,此时再傻的人也猜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那日就是她去收的尸,还给谢忱和谢苗缝补脑袋。”

    人群一阵惊呼,这年头能去收尸就算是胆子够大了,还敢去缝脑袋,这个胆子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这个姑娘的胆子真是大啊!

    就在此时,谢雨晴缓缓退后,一直退出了十多步,看着自己写的字,然后回身冲着围观的人福身道:“请诸位君子作证,小女今日所言具是实话,若是有假,小女甘愿永坠地狱,不得轮回!”

    这个当真是毒誓啊!

    谢雨晴转身,突然提起裙边就往围墙冲去。

    “不好!她要自尽!”

    有人惊呼道,可谁都不敢去拉住谢雨晴。

    墙壁上的红色大字让人看了心惊,这时候谁去救谢雨晴,那就得准备承受赵王府的怒火。

    大家都在往后退,却没人注意到谢雨晴的身形一滞,然后一头撞到了墙上。

    人缓缓倒下,一条血痕在墙壁上延伸着。

    “死人了!”

    “五城兵马司来抓人了!”

    “快跑啊!”

    一片慌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辆马车从谢雨晴的身边驶过,等马车过去后,谢雨晴不见了,只留下了那一抹血痕。

    人群在奔逃,大家都害怕被牵连进去。

    马车很快就消失了,而等五城兵马司终于赶到时,只看到了墙壁上的大字。

    “大人!这事不对了!”

    “是不对,不过和咱们没关系,报上去吧。”

    领队的总旗官觉得这事儿不沾手最好,就安排几人在此看守,他准备马上回去禀告。

    这时对面好像有些呼啸的声音,不过此时大家都在想摆脱此事,没人去关心。

    而且周围传来的脚步声掩盖住了一切杂音,那是五城兵马司的增援人马。

    增援来了,也算是有人来一起背锅了,先到的这些军士都浑身轻松,有的甚至都笑了出来。

    “轰!”

    赵王府中突然发出一声爆响,接着有人指着里面喊道:“大人,冒烟了!冒烟了!”

    呃……

    带队的总旗官愕然看着赵王府里冒起的烟雾,很淡,就像是顽童刚点了一根枯枝。接着烟雾越来越大,好似燃烧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