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24章 旧病复发
    方醒一路狂奔着冲到了乾清宫,不等禀告就冲了进去。

    “陛下,臣……”

    方醒随意的行礼,看到婉婉躺在床上,心中焦急,就问道:“陛下,敢问婉婉这是怎么了?”

    朱棣气闷不答,朱高煦没遮拦的道:“婉婉看到老三闹腾,就病了。”

    方醒也不经同意就走到床边,太子妃看着他道:“兴和伯可有良方?”

    婉婉的脸红彤彤的,嘴里不时发出一串很难辨识的话。

    方醒凑过去倾听。

    “……二……二……”

    方醒直起腰,回身道:“陛下,臣请单独说。”

    朱棣凝视着方醒,看到他的脸上有些唏嘘之色,就点点头,然后所有人,包括不情不愿的太子妃都出去了。

    “你发现了什么?”

    朱棣此时再也不掩饰愤怒和担忧,杀气腾腾的问道。这个杀气不是针对方醒,而是……

    方醒却垂眸道:“陛下,婉婉今日大概是看到了什么,然后勾起了记忆。”

    “什么记忆?”

    “当年婉婉被装进了箱子里……一个小女娃,在那种黑暗狭窄的环境里,陛下,别说是孩子,大人也会发疯啊!”

    朱棣闭上眼睛,问道:“可能好?”

    方醒摇摇头道:“这是心病,陛下,心病得慢慢的治。”

    朱棣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床上的婉婉,突然怒喝道:“来人!”

    “陛下!”

    大太监进来,从朱棣刚才的语气中,他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太子妃在门外出现,她盈盈拜倒,却不说话。

    朱棣的身体在颤抖着,咬牙的声音在殿内回响着。

    “去!传朕的话,朱瞻墉顽劣,罚抄孝顺事实百遍!”

    太子妃起身退下,朱棣的怒火却越发的大了。

    孝顺事实是朱棣令人编写的书,全书共计有十卷,全是历朝历代孝顺人物的事迹记录。

    抄百遍,方醒估计朱瞻墉得抄到明年去。

    不过他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有些快慰。

    朱棣憋了半天的气,喝道:“安神就安神,赶紧!若是婉婉不好,朕要你们的命!”

    炉子就在殿外,很快,药味就传了进来。

    方醒在焦急的等待着,他第一次对朱高炽生出了怨恨之心。

    朱高炽感受到了方醒的怨恨,他无奈的看着婉婉,心中却是无奈之极。

    我能怎么做?难道我就任由父皇把老三给处置了吗?

    朱高煦来回转圈,突然一跺脚道:“父皇,儿臣先回去了。”

    朱棣没顾上他,朱高煦就大步离去。

    这厮是要去找朱高燧的麻烦吧?

    方醒守在炉子边上,本想去取些安神的药出来,可想起上次婉婉被惊吓,后面就是御医慢慢调理好的,就按捺住了这个想法。

    御医亲自熬药,边上是大太监亲自监督,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王贵妃巡视了一遍后宫也来了,一看到婉婉的模样,就垂泪道:“这是怎么说的,昨日还闹腾着从臣妾的眼前跑过,现在就成这样了。”

    太子妃哽咽道:“娘娘,这都是命啊!”

    朱瞻基握紧双拳,眼中隐有煞气,朱棣看到也无可奈何,这个孙儿现在的主意大了,太子都压不住他。

    药煎好了,御医捧着进来。太子妃接过药碗,把婉婉扶起来,然后撬开嘴,一勺一勺的喂药。

    “咳咳咳!”

    喂到一半时,婉婉突然咳嗽起来,药汁喷在了被子上。

    “婉婉醒了!婉婉醒了!”

    朱棣闻言大喜,急忙过去,就见到婉婉睁开了眼睛,可那眼神让人心疼。

    惊惧、茫然……

    朱棣心中大恸,呼道:“婉婉,婉婉。”

    婉婉更害怕了,她拼命的往床里缩,哭喊道:“方醒!方醒……”

    “在!我在这!”

    方醒也不再忌讳皇帝和太子的女人都在那里,疾步过去,看到婉婉的模样不禁心酸的道:“我在这呢!”

    “方醒!方醒……”

    婉婉手脚并用的爬过来,一头就扎进了方醒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揪住方醒的后襟,泪水瞬间就把方醒的前襟打湿了。

    方醒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道:“这里是乾清宫,陛下在呢,没人敢欺负你。”

    朱棣听着婉婉那闷着的哽咽,一跺脚,转身就出了乾清宫。

    太子妃和王贵妃相对无言,有婉婉醒来的欢喜,也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

    而朱高炽的眉头微皱,低声交代朱瞻基:“你皇爷爷这里事多,婉婉在这里不妥当,你叫人来,把婉婉送到为父那里去。”

    朱瞻基为难的道:“父亲,婉婉怕是……您还记得那晚吗?”

    朱高炽面色一变,想起了那次婉婉在宫中谁都安抚不了的场景,不禁叹息一声道:“只是婉婉大了,这样吧,为父去找你皇爷爷商量商量。”

    朱瞻基苦笑,朱棣乾纲独断,哪里会和朱高炽商量。他这一去,多半是要被喷。

    果然,在婉婉已经在方醒的怀里睡着之后,朱高炽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朱高炽进来后就把脸一板,干咳道:“兴和伯,婉婉就劳烦你了。”

    朱瞻基松了一口气,在所谓的名节和婉婉的健康这个天平上,朱棣还是偏向了婉婉的健康。

    方醒点点头,想把婉婉交给她的贴身嬷嬷,可婉婉抓住他的后襟抓的太紧,最后只得就这样抱着出去。

    身后跟着一队嬷嬷宫女,方醒就这样抱着婉婉出了乾清宫。

    朱棣没在外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砸东西。

    大太监守在外面,说道:“陛下有旨意,可直接坐车出去。”

    方醒目光向下,看到婉婉那辆马车正停在那里。

    宫内坐马车,这是个难得一见的待遇。

    这个外表霸道的帝王,终究是……舐犊情深啊!

    不管是在朱高燧还是婉婉的身上,这位帝王都表现出了和他行事作风完全相反的一面。

    兴许,这就是他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吧!

    看着马车远去,太子妃瞥了朱高炽一眼,拂袖而去。

    朱高炽苦笑着,等看到孙祥满面急色的跑来时更是头痛。

    汉王把赵王揍了一顿,就在赵王府!

    “赵王被打的鼻青脸肿,听说惨叫声传出了府外,吓到了不少人。”

    朱瞻基陪着方醒和婉婉一起去,俞佳半道追上来,说了最新的战况。

    “汉王殿下排闼直入,打的那些侍卫满王府乱跑,然后在书房找到了正在白日宣……呃!殿下,奴婢失言了。”

    失什么言?

    朱瞻基的心中快意至极,只恨自己不能像汉王那般的去快意恩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