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22章 怒火,重演的一幕(为盟主:‘风起叶落雪’贺,加更!)

第1222章 怒火,重演的一幕(为盟主:‘风起叶落雪’贺,加更!)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盟主打赏,第二十八位盟主,感谢!

    方醒接到谢忱一家被抓的消息后,不置可否的继续在地图上推算着黄金麓等人现在的位置。

    这时他最渴望的就是远程通讯,可他知道,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把无线电给弄出来就算是不错了,其它的都是扯淡。

    小刀继续说道:“是孙祥亲自去的,谢忱家刚迎了女儿和女婿回门,马上就被抓了。”

    “谢忱的罪名连带不上出嫁女,好运气啊!”

    方醒对自己对手的境遇并不同情,他看了刚从老家回来的黄钟一眼,说道:“太子马上就有的忙了,正好汉王也在宫中,我还真担心陛下会不会给气坏了。”

    黄钟的气色极好,笑道:“谢忱再怎么说也是赵王的人,赵王很难撇清,太子肯定会求情,汉王必然会闹腾,陛下这个年过的不清净啊!”

    方醒把地图收起来,说道:“幸好是孙祥去动的手,也不是我去查的,否则太子那边肯定会生出些埋怨来,至于现在,脱身事外的感觉不错。”

    黄钟说道:“赵王府上居然和蒙元的俘虏有联络,呵呵!他以后不用再想什么大事了,老实点,求个平安罢了。”

    ……

    证据确凿,谢忱很光棍的就交代了他怎么去和那位原福余卫的贵族老头的联系经过,但关于动机,他却矢口否认和朱高燧有关。

    “陛下,谢忱说他的腿被兴和伯打断了,奇耻大辱,所以就联系了那人,想找个机会陷害兴和伯,和赵王殿下无关。”

    孙祥小心翼翼的禀告道,他希望赵王能被拉下马来,那样东厂的名气就能超过锦衣卫,有力的震慑群臣。

    但是谢忱已经体无完肤,各种刑罚手段都上了,依然还是那个答案。

    是个狠人啊!

    朱棣冷冰冰的道:“他如何知道自己的腿是兴和伯打断的?”

    孙祥无奈的道:“陛下,那谢忱没有证据,只是一口咬定肯定是兴和伯指使人打断的。”

    朱棣冷笑道:“方醒与他无冤无仇,为何?”

    孙祥摇摇头,他心中有答案,但却不敢说。

    朱棣心中同样有答案,所以他的手一动,镇纸就从孙祥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呯!”

    孙祥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一下。

    朱棣的大手抓握几下,目光转动,殿内所有人都低头,屏住呼吸。

    雄狮的怒火总是难以遏制!

    “去!令那逆子进宫!”

    ……

    此刻朱高炽一家子正在宴请朱高煦一家。

    殿内暖烘烘的,朱高煦看着自己的孩子吃完了在一起打闹也不管,举杯道:“大哥,你这身子骨得悠着点,少吃肉和点心。”

    这话换做朱高燧来说,朱高炽肯定是随意一笑,可朱高煦却不一样,他和煦的道:“我的身体还行,倒是听说二弟你最近不大操练了,这可不行。”

    这话很是得体,可边上作陪的朱瞻基和汉王世子朱瞻壑却都垂眸,装作没听见。

    只有朱高煦这个棒槌还乐呵呵的道:“大哥放心,我最近跟着他们学那个什么禽戏,每日早上做一次,一天的精神都好,我看大哥你的身子骨就不行,来,我教你。”

    朱高煦把酒杯一放,不由分说的过去拎起朱高炽,在朱瞻基和朱瞻壑不忍目睹的偏头过去后,一本正经的教着。

    朱瞻壑的面色有些发白,这不是吓的,而是常年如此,他低声对朱瞻基说道:“殿下,我父王的性子……这个……他不是有意的。”

    朱瞻基瞥了一眼,看到朱高炽艰难的被朱高煦手把手的带着做那些动作,就忍笑点头道:“我知,汉王叔秉性纯良。”

    朱高煦秉性纯良,这话要是传出去,连方醒的下巴都会笑掉了。

    朱瞻壑笑的有些勉强,他知道自己那位父王的德性,下面的儿子闺女有生病的,一律送了肉干去慰问。

    嘴里有个吃食好的快!

    正好笑间,梁中来了。

    “殿下,赵王被陛下召进宫来了。”

    朱高炽正满头大汗的,一听如蒙大赦,急忙挣脱朱高煦的手问道:“为何?”

    梁中过来低声道:“殿下,赵王的幕僚被东厂抓了,说是兰坚他们的死就是他指使的,赵王估摸着被带累了。”

    朱高炽一怔,说道:“叫人来,本宫去看看。”

    “哈哈哈哈!”

    朱高煦猖狂的笑声让人侧目,他大笑着扶住朱高炽:“老三那个阴人终于要倒霉了,走,咱们看看去。”

    长辈倒霉,朱瞻基和朱瞻壑不能去,两人相对一视,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意思。

    朱瞻壑低声道:“赵王叔总是那般能讨皇爷爷的欢心,让人羡慕啊!”

    朱瞻基笑了笑:“赵王叔为人大气,礼贤下士,罕有不喜欢他的。”

    朱瞻壑的微笑不变,什么叫做礼贤下士?你一个藩王也敢如此吗?真以为这是汉朝呢!

    ……

    朱高燧进了殿内,看到朱棣面无表情的站在上面,噗通一声就跪了,然后迷茫的道:“父皇,儿臣的禁足期还未满呢!本想进宫看看您,只是不敢违背您的旨意,心中如刀割般的难受,父皇……”

    “够了!”

    朱棣走下来,围着朱高燧走了两圈,突然一脚踢在他的肩上。

    “啊……”

    朱高炽和朱高煦进来正好看到朱高燧满地打滚惨嚎的场面。

    “父皇息怒!”

    朱高炽终于爆发了小宇宙,挣开朱高煦的搀扶,一下就冲到了朱棣的身前,一把抱住他的腿说道:“父皇,三弟必然是不知情的…那谢忱胡乱猜疑,必然是想借着三弟的名头去报复……”

    朱高燧看到朱棣被抱住了,就从地上爬起来,膝行过来说道:“父皇,那谢忱当年走投无路,儿臣看了可怜才收留了他,谁知道他狼子野心,居然敢对兴和伯动手,罪不可赦,儿臣……”

    朱棣冷冰冰的看着他,看到他停住了,就说道:“说啊!怎么不说了?朕听着呢!”

    “父皇……儿臣在府中一直挂念着您啊!这几日茶不思饭不想,只能以酒浇愁,您看!您看!”

    朱高燧用力的撕扯着锦袍,越扯越急,最后干脆撩起来,拍着自己的肚皮道:“父皇您看,儿臣多少日没吃饭了!”

    那肚子在有意的收缩之下,形状看着有些怪异,就像是一个凹进去的坑,非常的不自然。

    朱棣一个恍惚,身体就开始摇晃起来。

    “父皇!”

    关键时刻还是朱高煦靠得住,他一把扶住朱棣,冲着大太监喊道:“还不赶紧去请了御医来?再不去本王杀你全家!”

    大太监屁滚尿流的往外跑,刚跑到门外,朱棣却站稳了,沉声道:“回来!”

    大太监的身形一滞,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看到朱棣的面色有些发红,就跪下道:“陛下,您要保重身子啊!”

    朱高炽也急了,抓住朱棣的衣服就起身。可他的体重太大,差点儿把朱棣又拉了个踉跄。

    “父皇,还是去叫御医来吧。”

    在一片乱哄哄中,朱棣的目光转向了殿外。

    婉婉面色惨白的看着殿内的场景,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身子摇摇晃晃的就软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