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18章 生涩的于谦,失望的朱瞻基

第1218章 生涩的于谦,失望的朱瞻基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五万打赏!

    还是专门注册起点号来打赏,有心了,谢谢支持!

    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万赏!

    感谢书友:‘金猫大侠’的万赏!

    感谢书友:‘亂~,’的万赏!

    ……

    就在这些纷扰中,朱瞻基和方醒来到了方家,见到了被方醒赞许为是个做事人才的于谦。

    于谦正在和解缙谈论文章,两人最近倒是有些忘年交的意思,很是亲近。

    “父亲,殿下来了。”

    解缙难得遇到合胃口的小子,正得意的说着文章的要诀,以及朝中的政事,这个如果遇到策问的话,了解比不了解的占便宜。

    所以解缙不在意的道:“他来他的,难道还要为父去迎接不成?且去且去!为父还有些经验要说。”

    而于谦已经起身了,束手而立。

    “见过殿下。”

    解缙尴尬的转身,看到方醒和朱瞻基站在门外,就干咳道:“老夫正与廷益商谈正经事……呃!见过殿下。”

    在朱瞻基来方家时,解缙多半会暂避,只是今天朱瞻基居然跑到他家来了,这个是避无可避了,尴尬的很啊!

    朱瞻基点点头,看到多少有些无措的于谦,就笑道:“德华兄说于谦是个大才,所以我来看看,倒是打扰了解学士,请见谅。”

    解缙悻悻的道:“廷益是不错,既然如此,老夫暂时避一避。”

    解缙的性格有些孤拐,他要是留下来,估摸着会忍不住爆出一两句不合时宜的话。

    等解缙父子一走,朱瞻基就亲切的道:“坐吧。”

    此时的于谦还年轻,面对着大明皇储有些紧张。

    朱瞻基笑着问了他对朝政的一些看法,而于谦的回答让方醒也是觉得尴尬。

    “殿下,下面的官吏该整顿了。”

    于谦提起这些事满脸的怒火:“那些官吏收粮时如狼似虎,当面做手脚,被看到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百姓若是敢提出质疑,当场打个半死都是轻的,那些小吏最狠毒,他当场不打你,等过了半月,就带着人去到你家中,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一家人给带到牢里去……”

    至于去到了牢里的后续,不需要于谦说,也不需要朱瞻基去想。

    “小吏狠毒,上官睁只眼闭只眼,知县贪鄙,知府坐视,都不是好东西!”

    方醒在后面冲着于谦压压手,示意他坐下,然后说道:“既然提出了问题,那必然要有解决之道,否则就和那些读书人一样,只知道发牢骚,那可不行。”

    朱瞻基笑了笑,大言不惭的文人文官他见得多了,如果于谦只是这点儿水平的话,他会对方醒的眼光失望。

    于谦愕然,略一思忖之后说道:“按察使衙门不够用,而且他们也懒,不愿意得罪人,学生以为应当给予他们真正的权利,就算是布政使也能查得!”

    这话有点儿意思,不过还是不够。

    朱瞻基有些失望,可方醒却双手抱胸,微笑着。

    于谦果然是于谦,他把脸一板,说道:“地方上多是当地乡绅治理,其中良莠不齐。地方不宁,大明就不宁,学生知道大明现今宽松了不少,那么地方上应当多放些人,几年一轮换,做得好的就提升,普通的就调换了一个新地方去,这样朝堂之上才能掌控地方。学生……”

    朱瞻基点点头,起身打断了于谦后续的话,说道:“好生去考试,期待着能看到你出现在朝堂之上的那一日。”

    于谦一怔,方醒对着他点点头道:“就这样吧,你这段时间跟着解先生多学学,他可是历经三朝,随便一点儿经验就够你受用不尽。”

    “是,学生谨受教!”

    方醒居然把朱允炆那一朝也算进去了,也算是胆子够大。

    于谦还在有些发愣,他万万没想到皇太孙居然会来看自己,而且还考教了一番。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这一科的考生绝壁会羡慕嫉妒恨,而且还会有人散播于谦走后门的消息。

    于谦的神色一凛,仔细回想起先前的话……

    而朱瞻基出去之后,对于谦的评价很普通。

    “这个学生有些愣头青的样子,不过倒不是读死书的那种人,可以看看。”

    方醒有些遗憾,觉得于谦刚才的话有些组织混乱,指向性不强。

    不过他却没想到,他认为于谦是大才,那是因为有光环附体,于少保啊!

    而朱瞻基见过不少‘大才’,眼光又高,于谦不入他的眼很正常。

    土豆出来了,带着铃铛呼啸而至,及近止步,冲着朱瞻基拱手道:“殿下,我想去找婉婉姑姑玩。”

    臭小子,居然撇开自己的老爹,直接去求朱瞻基。

    方醒给朱瞻基递眼色,示意他别答应。

    可朱瞻基却笑吟吟的道:“好,婉婉正好在宫中无趣,你去吧。”

    土豆一声欢呼,然后才想起向方醒请示。

    方醒皱眉道:“回来在收拾你,去吧。”

    土豆愁眉苦脸的带着铃铛往内院去了,朱瞻基想起一件事,就说道:“我那边来了一条猎犬,铃铛那么厉害,哪天去配配,生了崽子咱们一人一半。”

    “行啊!不过还得看铃铛的眼光,它要是看不上就算了。”

    铃铛在庄子里祸害过不少狗,从南到北,两个方家庄的狗都被它祸害过,然后留下了一大堆杂交狗。

    只是那些杂交狗方醒看不上,他觉得还是要纯种的撵山犬才好。

    铃铛还不知道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了,看着土豆出去,有些黯然。

    皇宫中铃铛只去过两次,一次是寻找婉婉,一次是去寻找贼人的踪迹。

    方专走到铃铛的身边,怯怯的伸手出去摸了一下它的脊背。

    铃铛回头,抖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一溜烟就往内院跑去。

    方专有些失落的看着,一直在他身后的方杰伦说道:“狗有狗的道,忠心于主人就是他的道,你呢,就好好的跟着老汉我学,等以后二少爷开府之后,你就跟着去,当个管家。”

    方专回头,嗯了一声:“是,我知道了。”

    方杰伦摸摸他的头顶,叹息道:“你要念着老爷的好,别人家出了这等事,最多就是把你养在家里,长大了给个管事的活就是恩情了,懂不懂?”

    “我懂了。”

    幼小的方专不知道其它,只知道以后自己就要靠着方家生活了,而方杰伦不断向他灌输着忠于方家的观念……

    这就是家族的雏形,当子女多了之后,就会分散开来,越来越大,直至变成一个大姓。

    方杰伦觉得自己的工作做的不错,而且方专的反应也不错,就笑眯眯的道:“去吧,找方云玩去。”

    方专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笑容,脚下也轻快了几分。

    “咳咳!黄先生怎么还没回来?”

    方杰伦觉得方家是越来越好了,只是那个黄钟却是个强劲的对手。

    今天守门的是小刀,他想着家里的春妹,有些坐不住,不时的往里面瞅一眼。

    “杰伦叔,黄先生是回家探亲去了,肯定要过完年才回来。”

    小刀心不在焉的说道。

    “不一定,老爷这边有事,他肯定会提前回来。”方杰伦说着,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说道:“看你猴急的样,这女人就不能太宠了,不然以后你就等着做饭洗衣吧。”

    小刀摸着脑袋,觉得只要有春妹在,洗衣服也不算是什么事。

    “傻小子哟!”

    方杰伦摇摇头,背着手回去,嘀咕着:“不回来最好,老汉我还能再干二十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