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16章 九转大肠,玲珑心肝
    一番审讯之后,结果大出预料。

    “殿下,此人早些年被派来北平蹲守,专门刺探大明的情况,后来朵颜三卫被灭了之后,他怀恨在心,收拢了一些人手,专门盯着兴和伯……”

    方醒无奈的道:“他盯着我干嘛?”

    贾全说道:“因为朵颜三卫就灭在殿下和您的手中,他本想连殿下也盯着,可殿下出行时侍卫不少,后来他就退而求其次,想对兴和伯下手,只是兴和伯的家丁们实在是彪悍了些,他不敢冒险……”

    这就是下水怕冷,上吊怕疼。

    “最后他得知兰坚弹劾兴和伯,就利用了这个机会,派人潜入兰家,用套马索勒死了兰坚,其后看到陛下并未见罪,他心急了,干脆让人当街杀了另两名御史。”

    “这个嫁祸的手法不高明啊!我再蠢也不会用肉体消灭的法子去泄愤,果然是蛮夷,没学到文人的九转大肠。时间紧迫,这人说的话不一定可靠,把他交给东厂继续审讯。”

    方醒总觉得这个看着可怜巴巴的老头不地道,有些不对。

    九转大肠?

    贾全眨巴着眼睛,等方醒和朱瞻基出去后,他问小刀:“九转大肠是什么?”

    小刀舔舔嘴唇道:“是一道菜,我家老爷讥讽文人的心肠有九转,就叫做九转大肠。还有一个叫做玲珑心肝。”

    贾全馋涎欲滴的道:“下次得找机会去尝尝。”

    王琰带着人在门外整队,目视朱瞻基说道:“殿下,还有十余人在城外,臣马上带人去扫荡,就此别过。”

    朱瞻基点头道:“辛苦了。”

    王琰对着方醒微微颔首,然后看了辛老七一眼,策马转身,旋即马蹄声震动着长街,渐渐远去。

    方醒皱眉看着,觉得这就像是老狮王在逐渐把权杖交给小狮子。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你要多关注陛下的身体,若是有不适,我好进宫去看看。”

    方醒舍不得老朱离去,他若是去了,大明就相当于失去了擎天巨柱。

    至于朱高炽,那只是守成之主。

    朱瞻基……

    ……

    朱棣已经醒了,起床洗漱,然后练了一会儿刀,朱瞻基就来了。

    “先去洗洗,换身衣服再来说话。”

    朱棣皱眉让人带朱瞻基去洗澡换衣服,然后拿过奏章慢慢的在晨曦中看着。

    等朱瞻基带着一身水汽出来后,朱棣把奏章放下,老花镜摘下,问道:“背后是何人?”

    帝王善猜忌,处理事情,他们首先想的是不是有人在后面布局。

    朱瞻基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痕,说道:“那人原先是朵颜三卫的贵族头领,朵颜三卫被灭之后,含恨在心,想对孙儿和兴和伯动手,最后慑于孙儿和兴和伯的身边人手厉害,就想出了设套嫁祸给兴和伯的手段。”

    “手段很拙劣,朕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这等手段遮挡不了朕的视线!”

    朱瞻基笑道:“那是,皇爷爷,孙儿也觉得没那么简单,至少有人在配合他们。所以孙儿已经把那些人交给了孙祥,让他们继续审讯。不过那些人大多是以往的俘虏,居于北平四周。”

    朱棣淡淡的道:“不服王化,那便打散了,全都赶到交趾等地去种地,那边不是出产好些甘蔗吗?多种些,让大明的百姓也能吃到糖。”

    “对待异族,大明需要的是恩威并施,可对于那些两者皆无用的家伙,不要手软,迁徙,不行就全数处置了!”

    晨曦照着朱棣的脸,那神色分明就是冷肃。

    “不可姑息!文官的那一套千万别听,什么君子之道,忠恕之道,以己推人。等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你还怎么宽恕?腐儒罢了!”

    朱棣起身,朱瞻基把大氅给他披上,祖孙俩走出大殿,在外面溜达着。

    十多个太监正在灭掉那些灯笼过年期间,王贵妃令人在乾清宫的外面挂了几排灯笼,而且灯笼都是红色的,讨一个红红火火的兆头。

    朱棣深呼吸一下,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朕当初只是想着北方人口太少,所以就把他们放在这里,可迁都之后就显得有些不妥当了,你以后要记住这个教训。”

    朱瞻基点头,只觉得心中有些难过。

    以前的朱棣可不会这般细致的说了又说。

    “你要学会借势,此事一旦爆发出来,不要犹豫,马上借势推动,不然等一段时日之后,那些文官又会说什么打散这些人耗费大,嘿!”

    朱棣嘿然道:“不过是一些粮食罢了,耗费哪里就大了?文官的话你要学会反着听,或是从……”

    “皇爷爷,孙儿觉得应当从利益,也就是好处上去看。”

    朱瞻基看到朱棣渐露慈祥之态,不知怎地就插话道:“看一件事,首先得看谁会获得好处,谁获得的好处最多,然后再分析,如汤沃雪,无处藏踪。”

    朱棣愕然,然后笑骂道:“你这个竖子又知道了,不过确实是这样,你要说利国利民,他们也会想,不过都喜欢把自己能从此事中获取到什么好处摆在前面,这就是家国。”

    文官们在为一件事情开撕之前,多半都会先想着自己能收获些什么。

    单纯从朝政出发的很少。

    比如说武学之事,文官们为何会和武勋联手?

    不外乎就是感受到了压力,他们害怕科学的名气越来越大,他们害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冲击,更害怕自己的道统被百姓抛弃。

    “皇爷爷,武勋也无进取之心,孟瑛终究是害怕了。”

    朱瞻基有些愤愤不平,朱棣微笑道:“全火器的战法除去三卫之外,就是柳升精通,孟瑛要想坐稳五军都督府的位置,他就必须要出头,而方醒若是挤进去,以那竖子的德性,孟瑛大概要无可奈何了。”

    朱瞻基噗嗤笑了:“皇爷爷,兴和伯大多时候很随和,可一旦涉及到正事,他可不会饶人,杨荣就被他说的掩面而逃,连夏元吉都不愿意和他商谈事情,就是怕事后才会发现自己吃亏了。”

    “他看的远,这就是他的好处。不计较一时得失,着眼于将来,这就是大臣风度。”

    朱棣对方醒的评价颇高,而朱瞻基在边上忍笑。

    朱棣看了一眼就摇头道:“你可是说他那个宽宏大量的名声?那是他给自己竖起来的盾牌。他的敌人遍天下,若是不竖起个盾牌,早就被口水给淹死了。”

    朱瞻基点头:“皇爷爷,就像是兰坚,其情可悯,可却不知大局,贸然弹劾,最后葬送了自家。这世上终究还是愚人多啊!”

    朱棣摇摇头道:“那些人是没有涉足进来,没有消息他如何判断?若是人人都知道了,那天下大概就是要沸反盈天了。”

    朱瞻基看着那些开始洒扫的太监,心中微叹。

    在大局没有稳定时,许多时候愚民是很有必要的,否则天下大乱就在眼前。

    可大明终究在前进的路上,并未原地踏步和退步,这就是希望。

    晨曦渐渐被朝阳所替代,阳光照在琉璃瓦上,反射出无数光芒,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