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14章 兄弟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这一百多骑兵站了良久,可却纹丝不动,甚至连他们的战马都是悄无声息的。

    这样一支力量,如果被投放到北平城中去……

    “王琰告退。”

    那为首的披甲男子冲着朱瞻基拱拱手,然后带着一百多骑消失在夜幕之中。

    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嚎,在夜空中传出老远,方醒回身看看宿营的地方,说道:“蒙元人,也就是说,他们是一伙的,既然来盯梢,那就说明他们还有后续,搞不好是因为你在,所以才临时取消了行动。”

    方醒想岔开话题,朱瞻基却相反:“皇爷爷有一千余人的精锐在城外,此事只有屈指可数的人知道,王琰就是统领,只听从皇爷爷的命令。”

    方醒无奈的道:“今天看到这些人都算是逾越了,你别害我成不成?”

    朱瞻基坏笑道:“此事连家父都不知道。”

    方醒一腿踢出去,早有准备的朱瞻基侧身闪过,笑道:“皇爷爷既然令他们出现,就没有瞒着你的意思。”

    “德华兄,从那日你说带我走开始,咱们就是兄弟了,嗯,是兄弟!”

    方醒的眼眶发热,故作满不在乎的道:“什么兄弟,等你登基了,那时候我可不上朝,免得跪来跪去的,还不如在家养老。”

    这是个不喜欢用语言来表达感情的家伙!同时还有些别扭,听到这种话会别扭。

    朱瞻基笑吟吟的道:“德华兄放心,小弟有数。”

    “你有什么数?有你煎熬的时候。”

    方醒觉得当皇帝是件苦差事,在获得生杀予夺的权利的同时,也失去了许多东西。

    “有的人喜欢权利,有的人喜欢自在,所以,去拿稳你的权利,在你感到要昏庸之前,给大明的未来留下一个解决方案,若是那时我还没死,会助你一臂之力,若是我死了,那你就当你的孤家寡人吧。”

    什么皿煮石油,什么权利分离,都特么扯淡!

    若是我死了,哪管它洪水滔天!

    “谢谢!”

    朱瞻基低声道:“看看皇爷爷就知道,这条路不好走,后世子孙若是有无能的,大明就会陷入到危机之中,那些文官们会像是食腐的野狗,拼命的去抢夺权利,而目的不过是权利而已,也只是权利。”

    再多的理想也会在那漫长的宦途中被消磨掉,当权利唾手可得时,什么理想都不见了,有的只是怎么去巩固这个权利,打压自己的对手,取悦君王。

    远处的惨嚎连续传来,方醒点头道:“你清楚最好,正如我所说的,将军的儿子不一定适合当将军,商人的儿子并不一定适合经商一样,怎么确保大明万世永昌,这值得你用一生去考量。”

    远处的惨叫声结束了,朱瞻基昂首道:“是,我会去考量,总能找到一个办法。”

    方醒笑了笑,看着远处,直到一个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

    贾全的身上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他说道:“殿下,那人交代了,是城中的一家车马行,里面有三个蒙元人,他们是被俘后安置在北平郊外,后来被人带走,就在那家车马行里干活。”

    “那家店老板乃是朵颜三部的人,早年就在北平开店,实际上是朵颜三部的探子。”

    “这些人从哪得来的户籍?”

    方醒觉得很奇怪,大明的户籍很严格,不但是地方上要登记,还得要备份送到金陵去保管,这些朵颜三卫的人是如何获得的户籍?

    贾全摇头,朱瞻基问道:“这人可有在夜间回城的手段?”

    “没有,他准备一直跟着咱们。”

    “真以为这是在草原呢!”

    朱瞻基冷笑道:“给他治伤,看押住,咱们歇息一会儿马上出发,凌晨前派人护送太孙妃和兴和伯夫人她们回城,我们先去突袭那家车马行!”

    ……

    张淑慧是被小白带着平安出去撒尿的动静惊醒的,她摸摸身边睡的正香的土豆,就披衣从帐篷里探出头去,讶然道:“夫君呢?”

    正和小白一起看着平安撒尿的一个侍女过来说道:“夫人,殿下和兴和伯喝了些酒,兴致来了就说去西山狩猎,让您和太孙妃夫人她们明早一起回城。”

    张淑慧迷迷糊糊的点头,等小白带着平安回来后,就嘟囔道:“夫君他们去打猎,明日有野味吃了,快睡吧。”

    小白没心没肺的应了,和平安一起躺下。

    刚有些睡意,身边的张淑慧却一下子坐起来,吓了小白一跳。

    “夫人,怎么了?”

    张淑慧发愣了一会儿,摇头道:“没事,只是想着铃铛喂了没有。”

    “有秦嬷嬷她们在呢,肯定喂了。”

    小白打个哈欠,躺下,呼吸很快就变得绵长起来。

    这是个享福的女人啊!

    张淑慧在黑暗中轻叹一声,然后躺下,只是再也无法入睡。

    ……

    远远的看见北平城后,方醒搓搓冷的发麻的脸,问道:“他们不回去?”

    朱瞻基也不知道,就叫来了王琰问话。

    “殿下,陛下令我等给那些魑魅魍魉一记重击!”

    王琰的精神依然旺盛,话语坚定有力,在提到朱棣时眼中有些狂热之色。

    这就是狂粉丝啊!而且武力值高的吓人,先前辛老七说自己并无把握胜过他。

    朱瞻基皱眉道:“那你等如何撤回去?”

    王琰自信的道:“殿下放心,还没有人能盯住我们。”

    看到方醒有些不以为然,王琰淡淡的道:“今日兴和伯的家丁早就被我们发现了,若不是自己人,他已经变成了箭靶。”

    小刀听到后不服气的道:“我只是没有隐藏,不然你们……”

    “闭嘴!”

    辛老七喝住了小刀,拱手道:“王大人的身手非凡,在下佩服,还请见谅。”

    王琰盯着辛老七道:“你的身手也不错,可愿来我们这里?”

    辛老七沉声道:“抱歉。”

    王琰点点头,说道:“时辰差不多了,殿下,陛下给了密旨。”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道旨意,朱瞻基没接,说道:“我身为太孙,影响太大。”

    王琰满意的点点头,仿佛觉得朱瞻基不是草包他很欣慰,然后策转战马,轻喝一声,冲着城门去了。

    “这人以后会成为你的心腹,但此时你切不可深交,他也不会理你。”

    朱棣的力量,在死之前会交给谁?

    从目前来看,这支精锐力量大概会直接交给朱瞻基。

    老朱在担忧什么?

    方醒用力吐出一口气,只觉得胸中满是豪迈之情。

    城门那面传来了声音,朱瞻基一挥手,一行人沉默的驱马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