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11章 嫌疑洗清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孙祥出来,看到方醒站在兰坚的尸骸边上,就走过去低声说道:“兴和伯,咱家不瞒你,目前就你的嫌疑最大。”

    “我知道。”

    方醒知道自己现在是黄泥巴掉裤裆,所以回身道:“该如何就如何吧,只是他间接因我而死,他的妻儿怎么安置?”

    孙祥诧异的打量着方醒,觉得他没有深陷漩涡的自觉,反而还去关心兰坚的妻儿,这是什么?

    心软?

    方醒说道:“我不慈悲,只是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他因我而死,孤儿寡母,不处置妥当,我心不安。”

    孙祥点头道:“咱家会向陛下禀告,造孽的事咱家不会做。只是有一个,兴和伯,你不怕把自己的秉性告诉咱家,为何?”

    方醒淡淡的道:“我秉承本心行事,何惧别人的算计!若是每日还得戴着个面具活着,那多没劲。”

    孙祥拨动着佛珠,看着兰坚那铁青的脸,唏嘘道:“这是何苦来哉……”

    方醒摸出几张宝钞递给孙祥:“劳烦你转交给她们母子,别说是我送的。”

    孙祥接过,慎重的道:“咱家有数。”

    方醒转身走到那对母子的身前,低声道:“虽然兰大人不是我杀的,可我估计多多少少和我有些关系,你们母子且好生度日,若是有麻烦,尽可去方家庄找我。”

    女人抱着儿子茫然的抬头,喃喃的道:“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那孩子有些惊恐的躲在女人的怀里,不敢抬头。

    “你父亲是个好人,是个有坚持的人……”

    方醒出了兰家,等到了巷子口,看到稀稀拉拉的那二三十人,不禁摇摇头道:“若是有心,那便多照拂那个孩子,若是想以此博名,那就歇歇吧。”

    方醒策马出去,人群沉默以对。

    “不要你的假惺惺!”

    出了巷子就是大街,方醒的心情有些郁郁,听到身后这一声喊,不禁笑了。

    朱元璋当年说生员不可议国事,果然眼光独到。

    这就是一群不谙世事的家伙,小心思不少,却限于阅历的关系,表达出来有些生硬和做作。

    “圣贤书啊圣贤书!”

    头悬梁,锥刺股,废寝忘食,却忘记了该去实践,这样的学问学来干个啥?

    学为所用。学了无用的东西,学来干啥?

    只是为了特权和踏入官场的许可证,无数人从幼时就开始了学习。

    有的一帆风顺,春风得意,从此成为人上人。

    有的科场蹉跎,从风华正茂,磨到两鬓斑白,依然屡败屡战。

    是了,儒家就是一个圈子。

    这个圈子里的人非富即贵,外人看着只有流口水的份。

    想进来吗?

    去学吧,从小就去学,只要你中了举人,就算是进了这个圈子。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君王要的是思想,对稳定社会和稳定皇室有用的思想,而这个思想能不能治国,却不是他们所考虑的。

    再不会,给你从七品官开始做起,一路下来几十年,是头猪也该懂的如何为官,如何执政了吧?

    这就是一个筛选的过程,能挤到朝堂之上的,大多是人精,精通各种官场手段,对人心的把握有独到之处。

    回到家,解缙和于谦在院子里溜达,说些做文章的要点,看到方醒回来,解缙就问道:“谁杀的?”

    方醒摇摇头道:“是老手,而且弄不好是蒙元人。”

    “绳套?”

    不得不说,解缙的智商真的能碾压方醒几条街,不过是有个头,他马上就推算出后续。

    方醒点点头,“是,只是兰坚家中穷困,留下了孤儿寡母,看着有些不忍。”

    回到家中,方醒就收起了那些东西,很坦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于谦觉得方醒有些……不大真实。

    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勋,到一定的地位之后,仁慈这种心态几乎已经被灭杀的差不多了。

    仁慈就是弱点,也是漏洞。

    “伯爷,对方可是想杀人让您深陷漩涡吗?”

    ……

    “派人去方家,就说我请兴和伯出游,顺便让胡氏和孙氏准备一下。”

    朱瞻基一身锦袍显得格外的利索,杜谦在边上劝道:“殿下,此时兴和伯就是一个漩涡,蛰伏才能消磨舆论,您和他走近并无帮助,反而会让外界对此更加揣测……”

    朱瞻基负手道:“什么舆论?有人是不知道乱说,有人是知道了胡说,上次兰坚弹劾兴和伯有不臣之心时,他安好无恙,此次他盯上了书院,可却死的无声无息。”

    杜谦垂眸道:“是,殿下所言无差。”

    朱瞻基说道:“人心鬼蜮,可终究有迹可循,兴和伯若是要动手也不会是现在,那人多半是想把他拖进来,借着兴和伯北征立下大功,轨道马车引发轰动的时机拖进来,时机把握的太好了。”

    杜谦垂首道:“是,兰坚弹劾兴和伯为权臣之后,必然进入了有心人的眼中,刘观坐视,背后必然是文臣们达成了一致,只是兰坚这么一死,也不知道刘观和那些文臣们作何想法。”

    朱瞻基走到门边,看着雾蒙蒙的天空,淡淡的道:“他们必然是乐见其成!”

    杜谦心中一颤,知道朱瞻基终于是对文臣们生出了忌惮和防备。

    而朱瞻基难得要带着女人出门,让孙氏兴奋不已,急忙叫人更衣。

    等听到胡善祥也要去时,孙氏的笑容一下就收了。

    “太孙妃愿意去?”

    胡善祥和朱瞻基相敬如宾,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去的,太孙妃已经出发了。”

    “那就快点,一定要走在前面。”

    孙氏非常清楚,自己不管怎么得宠,可却不能破坏了规矩,否则时间长了,朱瞻基……

    “兴和伯家谁去?”

    “不知道呢……”

    等孙氏急匆匆的往前面赶时,听到了一个吓人的消息。

    “那日跟着兰坚去的两个御史刚从东厂出来,就被人给杀了。”

    孙氏的脚步一滞,借助着几棵大树躲避着。

    “太狠了,不会是兴和伯吧?”

    “说不清啊!殿下还和兴和伯一家出游,不妥当啊!”

    孙氏听到这里就出去喝道:“背后谈论国事,府中什么时候那么没规矩了?”

    这两个女婢被吓得跪在地上请罪,孙氏的面色稍霁,说道:“幸好是遇到我,你们以后且管住自己的嘴,免得惹祸上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