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9章 愣头青死了
    方醒觉得有些可悲,眼前的这位御史不是坏人,相反,他是一位勇于担当的好人

    可这样的好人却从小就被灌输了儒家的一系列观点,并奉为圭臬。

    信仰是个好东西,可这位明显的就是钻了牛角尖,一切的一切都以儒家为出发点去考量。

    这就是俗称的书呆子!

    “回去吧,御史弹劾贪腐是本分,弹劾渎职、恶政也是本分,可对朝中的大事,你要弹劾也行,可你至少要先弄明白这里面的关系,不然就是愣头青,于国于民毫无益处!”

    大概是刚才的动作过大,扯到了伤口,兰坚的眼皮子在狂跳着,凛然问道:“敢问兴和伯,这里面有何关系?”

    方醒不想开课,所以简单的道:“大明是要国富还是民富,民富与国富之间有何关联,你自己回去想想。”

    “国富与民富……”

    兰坚喃喃自语着,总觉得脑袋里有一层迷障在遮挡着他继续思索下去。

    等他迷迷糊糊的出了方家庄后,才发现自己没有达到目的,转身就想回去,可两个同伴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拽住他就走。

    送走了这位瘟神,方醒如释重负。

    辛老七觉得方醒今天有些忍辱负重了,就说道:“老爷,这人不知好歹,应当早些就赶出去。”

    “他下跪了!”

    方醒想起兰坚的那双眼睛,说道:“这人意志坚定,可惜没有入我科学的门下,否则以后必然是中流砥柱之一。”

    这个评价很高,马苏也难免有些迷惑,就问道:“老师,此人读书都读呆了,如何能当的起中流砥柱的期许?”

    方醒唏嘘道:“世间万物纷杂,要想找到本源,需要坚定的意志。兰坚出自寒门,按道理当了官,就该小心翼翼的,可你看他前段时间弹劾我,以头抢地,血流满面,直至今日依然创伤未愈,居然就敢来方家质问我,胆子大不大?”

    “大!今日应当打他一顿的。”

    大过年的来别人家呵斥,打个半死也没人敢说不对。

    “这人有些倔,若是求名,上次他弹劾我就足够了,所以他真是这么想的,言由心生。”

    等进了后院,两个孩子一缠上来,方醒马上就忘掉了兰坚,只知道儿子。

    过年是轻松的,可讨厌的是,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一夜好睡之后,方醒摸摸身边,换来了一声呢喃,这才舒坦的抱着张淑慧继续睡。

    等睡醒后,两个孩子已经在外面吃完早餐了,小白正以手托腮看着铃铛在吃东西。

    方醒凑过去摸摸两个孩子的头顶,然后唏哩呼噜的就是一碗面条下肚。

    吃完早餐,贾全匆匆而来,给方醒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兰坚死了。”

    “死因是什么?”

    方醒觉得浑身不舒服,仿佛是有谁在盯着自己看。

    贾全有些神秘的道:“听说是上吊自杀。”

    方醒苦笑道:“这次轮到我被人给挖坑埋了,艹!”

    ……

    “刑部的人去了吗?”

    朱棣昨晚上有婉婉陪着用饭,所以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结果早上起来觉得有些不适。

    大太监瞥了一眼朱棣的眼袋,说道:“陛下,刑部的已经去了。”

    “昨日兰坚和两位御史一起去了兴和伯家中,听说兰坚还下跪了,只是为了让兴和伯关掉书院。”

    朱棣的目光陡然一冷,吩咐道:“令东厂跟进,一定要查出原因来。”

    大太监应了,出去找人传话,等再回来时,朱棣的面色阴沉,说道:“你去方家一趟,把昨日的事情问清楚。”

    大太监一怔,低声道:“陛下,可是要老奴去探验一番吗?”

    朱棣摇摇头:“去问问他。”

    ……

    大太监到了方家,一进去就感觉到了愤怒。

    等和方醒见面后,大太监就问道:“陛下让咱家问话,昨日你和兰坚说了些什么?”

    方醒苦笑着说了双方昨天的话,最后唏嘘道:“这人是个愣头青,不过他的意志坚定,我不认为他会自杀。”

    大太监点点头道:“刑部的人已经去了,陛下又派了孙祥,你可有情弊,有便说出来,不然陛下一旦发怒,你是知道后果的。”

    方醒无奈的道:“我杀他干啥?他就是请求我关掉书院,可外面那些文人明枪暗箭的想把书院折腾没了,我也没杀人啊!何至于他?”

    “当时还有两人跟着他一起来的,都是来求名,可却不愿意得罪我,只要一问可知。”

    大太监点头道:“是,陛下也是不信的,所以没有叫人来封门。不过兴和伯,你近期不要离开北平,最好不要离开方家庄。”

    方醒郁闷的道:“可我想去兰坚家看看也不行吗?”

    大太监板着脸道:“你要去也行,让东厂的人跟着吧。”

    方醒有些恼了,就说道:“你知道我的家丁厉害,东厂的人拦不住。”

    大太监叹息道:“大过年的死了御史,陛下的心里不快呢,你就别折腾了好不好?”

    方醒振眉道:“大过年我莫名其妙的就背上了杀御史的嫌疑,我更冤!”

    大太监拂袖道:“咱家的话问完了,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送走大太监,方醒就带着家丁们去兰坚家,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看看是谁那么心狠手辣。

    才出方家庄,就看到两个男子蹲在对面的路边,两匹马在不远处刨地,却找不到青草吃。

    “让他们跟上吧。”

    方醒觉得这种盯梢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只是想着身后跟着两个掉稍鬼似的家伙心情不爽,就干脆直接点破。

    可他却没想到,这里根本就没有隐藏的地方,所以这两人干脆就不躲了,正大光明的盯着方家庄。

    那两人过来后赔笑道:“伯爷,上面的差事,小的们不敢敷衍,得罪了。”

    一路进了城,方醒不知道兰坚家,就叫了那两人过来问话。

    这两人倒是配合,一路带着方醒等人穿越了半个北平城,最后在一个紧靠着贫民区的地方找到了兰坚家。

    “伯爷,进不去了,外面全是人。”

    整个巷子全被堵住了,辛老七过去看了一眼,回来说道:“老爷,全是读书人。”

    “进去看看。”

    方醒点点头,策马就准备过去。

    “伯爷千万别去啊!那些人就等着找个地方发泄怒火呢,您要是进去了,那不是羊入虎口……哦不,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方醒面色如常的道:“我敢打赌,此刻有人已经在看着我了,只要我掉头就走,马上会有人高喊我在逃跑,然后那些读书人会紧追不舍,今日之后,我也不用出门了,没脸见人!”

    这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啊!

    两个东厂的探子满面潮红,觉得自己今日见证了一个了不起的时刻,都昂首挺胸的跟在了后面,一行人朝着里面去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