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4章 我们怕你会成为权臣(为盟主‘赵三华’贺,加更!)

第1204章 我们怕你会成为权臣(为盟主‘赵三华’贺,加更!)

    感谢书友:“赵三华”的盟主打赏,谢谢!

    马苏从容起身道:“老师,杨大人正在考教弟子,弟子觉得受益匪浅。”

    “那还不多谢谢杨大人?”

    方醒呵斥道,马苏一脸惶恐的对着杨荣躬身道谢。

    杨荣苦笑道:“德华,你我何至于此,不过是玩笑罢了。”

    方醒摆摆手,马苏告退。

    等马苏出去后,杨荣才道出来意:“德华,你文有书院,能参与朝政,可满足了吗?”

    问这话的时候,杨荣神色肃然。

    “本官今日前来,代表的不只是自己。”

    方醒坐下来,沉声道:“什么叫做满足?杨大人,你,或是你代表的那一群人,你们的目标是什么?或者换个说法,你们对大明的期望是什么?”

    杨荣正色道:“辅佐君王,身后名;调和阴阳,创盛世。”

    “盛世是什么?”

    方醒压压手,止住了杨荣的解说,“在我看来,你们的,或是儒家的盛世标准,就是百姓少饿死,粮食满仓腐烂,钱财在库房中朽烂,可对?”

    杨荣点点头,不管是强汉还是盛唐,盛世的标准就是粮食吃不完,铜钱和丝绸在仓库中腐烂。

    “那只是土地被充分利用罢了,靠的是压榨百姓收取的税赋,仓库是满了,可百姓家中的米缸满了没有?可有人关心过?”

    关心锤子,只要百姓不饿死就是盛世了!

    “等人口一增,盛世何在?”

    杨荣无言以对,他机变百出,博览群书,自然知道盛世之后就是亡国之相的惯性。

    而这个惯性几乎从未停止过。

    杨荣想说有土豆,可土豆却是眼前这人弄出来的,说出去是打自家的脸面。

    “大明现在的土地广袤,几百年之内应当不成问题吧。”

    这话杨荣说的很心虚,但他绝不会开口说土地不够就向外扩张。

    方醒笑了笑:“几百年后?几百年后就没大明了吗?还是说几百年后的事你们看不见,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杨荣不能答,所谓的名臣,大多只看眼前,能看到百年后的,那几乎都是中兴之臣。

    “今日草原只余下瓦剌人苟延残喘,我听说大明的内部有一种呼声,消减军队,说是放眼天下大明已然无敌,何必养着那么多军队浪费粮食。”

    杨荣不是庸人,他摇头道:“这等话经不住辩驳,若是有人在本官的面前谈及此事,本官定然会给他说说忘战必危的道理。”

    “你们说我在文武方面涉足太多,可你们扪心自问,方某做的事,可有胡闹?对大明有何影响?”

    杨荣苦涩的道:“你再能干也是一个人,大明不能出现权臣!”

    “想想太祖高皇帝在时,那些大案涉及了多少人?胡惟庸,蓝玉……兴和伯,大明经不起再这么折腾一次啊!”

    这是在暗示方醒:你已经功高盖主了,一旦君王忌惮,那就是大案,到时候多少人会被牵连?

    “我对太孙有信心!怎么,你没有吗?”

    方醒看到门外土豆牵着平安出现,就招招手。

    “见过杨大人。”

    自从当了大哥、进过几次皇宫之后,土豆接人待物的长进不小。

    杨荣柔声道:“两位小伯爷联袂前来,杨某惶恐啊!哈哈哈哈!快坐吧。”

    方醒教儿子的手法并不出格,从小就培养继承人,这是有识之士的共同选择。

    土豆带着平安准备坐在左侧的椅子上,可惜个子太矮,上不去。

    方醒伸手帮了一把,看到平安在好奇的看着杨荣,就摸摸他的脸蛋。

    回过头,方醒的笑意消失,说道:“我眼中的大明,就该纵横四海,这个世界很大,人不少,可我认为,这个世界就该是大明的,大明应当控制陆地、控制海洋,不断迎接异族的挑战,直至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声音……”

    “大明的声音!”

    杨荣觉得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却不是为了这话而激动,而是……

    “好战必亡!”

    “是!好战必亡!”

    方醒淡淡的道:“可大明有火枪,有火炮,有无敌的舰队,值此领先世界之际不去夺取土地和资源,难道要等到那些异族发展起来之后才动手吗?可那时的大明多半会面临着入侵。”

    “是打别人好,还是被别人打好?”

    方醒满意的看到杨荣的面色铁青。

    本朝对外扩张的欲/望是最低的,若不是朱棣压着北征,此时草原上的异族早已兵强马壮,就等着一声令下,冲进这片花花世界。

    “我,没想过当权臣,权臣太累,案牍劳形,还得防着被人给阴了,你觉得我像吗?”

    方醒轻笑道:“我本可归于田园,逍遥一生,若不是遇到了皇太孙,大不了安排子孙远渡重洋,异族打进来,把你等的子孙当做牛马奴役,关我鸟事!!!”

    “你们就喜欢守着个地方自我陶醉,什么三代之治,能治疗金大人的痔疮吗?当年若不是我等的祖先披荆斩棘,斩杀异族,今日可有中原?”

    方醒发火了,门外的辛老七带着小刀退后。

    “你们在怕什么?怕权臣?可我哪像是权臣?权臣有谁像我这般遍地树敌的?”

    “从北征的战果出来后你们就在忌惮,忌惮什么?还想着像前宋对待狄青那般的吗?”

    “为何会怕?那是因为你们的实力不够!”

    方醒毫不客气的揭穿了文人的伤疤:“你们喜欢自我陶醉,喜欢画一个框子,让所有的人都在这个框子里活动,若是有谁胆敢越雷池一步,那就是大逆不道,那就是儒家的公敌!”

    “如今我成了你们的公敌,可我做错了什么?杨大人,你来说说,方某做错了什么?!”

    杨荣被这一串话弄的发蒙,他看到土豆对自己怒目而视,就说道:“没有我们,没有儒学,大明可安?”

    “避而不谈,至为可笑!”

    方醒轻蔑的道:“此次武学之事你们赢了,方某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和孟瑛有了默契,嘿!默契,文武百官都不愿意看到方某进了武学,那方某倒要看看你们教些什么!”

    杨荣的面色一变,说道:“兴和伯,国事为重!”

    今天他是来劝说方醒暂时蛰伏一二,可没想到方醒却反弹了。

    但凡成熟的臣子,在面对着暂时的挫败时,都会隐忍,且等以后。

    可方醒却没有那个耐心,直接就撕破了脸。

    方醒指指土豆和平安,门外的秦嬷嬷和邓嬷嬷进来带走了他们。

    “爹,打坏蛋!”

    土豆临走时对着杨荣挥舞拳头,而平安却冲着杨荣吐了一口口水。

    等他们出去后,方醒冷笑道:“都是权臣了,都被排挤了,那些事与我无关,方某要休假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