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3章 试探,打脸(稍晚有盟主加更!)

第1203章 试探,打脸(稍晚有盟主加更!)

    迁都当然得有新气象,所以百官们在过年时得到了一个大假期,延续到元宵节的大假期。

    百官有假期,可皇帝却一年到头无休,只要有事就得处置。

    殿中依然还有血腥味,大太监叫人进来清洗,也不敢请朱棣去吃饭,只希望暴风雨少来些。

    预料之中的暴风雨没来,朱棣主动叫人摆饭。

    大太监暗自松了一口气,担心那些人伺候不尽心,亲自去要了饭菜摆好。

    朱棣的胃口不错,相比前几日来说好了许多。

    胃口好,精神就好。

    兴许心情也不错……

    吃完饭,孙祥露面了。

    “陛下,中午太孙殿下和汉王殿下去了方家,太孙殿下先到,吃了午饭才回去。”

    朱棣喝着药茶,问道:“兰坚如何了?”

    这话听着好似在问兰坚的身体情况,可孙祥却说道:“陛下,兰坚是昨日得知了兴和伯准备在武学教授科学之事,然后就去找了几个御史,那几个御史也准备上奏。”

    朱棣不屑的道:“兰坚血气之勇,虽然莽撞,可也算是一片热忱,那几人就等着他冲在前面,看看朕的反应之后再做打算,苟且之辈!”

    孙祥也鄙视这等欲谋大事而惜身之辈,他说道:“陛下,可要动手?”

    朱棣摇摇头:“不必了,一个武学就弄的人心惶惶,朕心甚慰。”

    “方醒没有来请罪的意思吗?”

    朱棣的神转折让孙祥楞了一下,赶紧说道:“陛下,兴和伯还在家中,好像准备出游。”

    ……

    今日雪住,两个孩子都很兴奋,方醒干脆就带着一家人进城游玩。

    这个时候的北平城里,其实没啥好玩的,只是逛街罢了。

    可当看到路边的各色小吃时,土豆就开始忍不住了,不时的磨着方醒。

    方醒看看在马车上陪着平安的方专,就说道:“都下来吧,也别蒙什么面纱,闷得慌。”

    土豆走过去,一脸大人模样的要扶着张淑慧下车,把她喜的不行。

    下了车,方醒抱着平安,张淑慧牵着土豆,小白跟在方醒的身边,一家人慢慢的闲逛。

    北方的小吃终究不合方醒的胃口,看着家人在长凳上排排坐着,他就负手看着四周。

    过年期间,依然延续了金陵的老规矩,金吾不禁,算是难得的放松时间。

    街上的行人大多是拖儿带女,也有男女结伴出行的,没人会斥之为伤风败俗。

    张淑慧她们坐在那里,后续的客人一看那架势,大多不敢过来消费。

    隔壁是卖兔丝的摊子,生意也很火爆。

    小白看到了,就让秦嬷嬷去要一份过来。

    隔壁坐着两个年轻人,一身青衫,其中一个冷脸的年轻人看到自己的同伴偏头去看张淑慧她们,就不悦的皱眉说了几句。

    “新阳兄,非礼勿视。”

    那位新阳兄面红耳赤的告罪,却没听到辛老七在方醒的身后说话。

    “老爷,要不要收拾他们一顿。”

    方醒摇摇头,刚才那个年轻人只是好奇,大抵是觉得张淑慧一行气质不凡,居然不戴面纱出行。

    “廷益兄,听说朝中准备兴武学,你自诩文山先生再世,为何不去试试呢?”

    方醒就在他们的边上听着,听到这话不禁就乐了。

    这位新阳兄被指出了错误,居然耿耿于怀要讥讽一番,把面子捞回来。这就是目前读书人的普遍行事原则。

    那年轻人闻言正色道:“当今天下太平,从军徒然耗费大好年华,否则于某义不容辞!”

    有点意思!

    可那位新阳兄却不依不饶的道:“听闻兴和伯力主武学废除门户之见,招纳平民和文人,若是能进去拜在兴和伯的门下,飞黄腾达也是寻常啊!”

    “呯!”

    那男子一拍桌子,起身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某告辞了。”

    新阳兄冷笑着,一直等那人走远,这才不屑的道:“钱都没付,果然是无耻!”

    方醒看了一出好戏,然后陪着家人在街上逛到了下午,这才打道回府。

    第二天早上,方醒就接到了旨意,武学筹备由四人变成了三人,而被裁掉的正是他。

    “夫君,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就是杨荣他们得逞了。”

    方醒没有沮丧,相反还很轻松。

    方醒有文名,还有武功,若是武学再被他插一手,以后谁人能制?

    而朱棣是不是在顺水推舟不得而知,在武学的框架已经设计好之后,剩下的只是执行而已。

    孟瑛和柳升都是宿将,执行力很强。

    孟瑛……

    还有那个死谏的兰坚,背后若隐若现的就是杨荣的身影,兴许杨士奇也插了一脚。

    “老爷,杨荣杨大人来访。”

    木花禀告道,方醒放下平安,沉吟道:“让马苏去待客,就说我宿醉刚起,稍后到。”

    前厅,杨荣看到马苏进来也不恼火,反而是笑道:“听说你在兵部深得金大人的赏识,为何又去了户部?”

    马苏拱手道:“小子年轻,骤然幸进并非好事。”

    “名师出高徒啊!让人羡煞!”

    杨荣笑眯眯的道:“你老师文能开辟新学,武能征伐四方,大明许久未曾出现这等天资横溢的大才,你既然能拜在门下,当好生珍惜才是。”

    马苏笑道:“是,不过老师却说自己懒惰,若是能躺着,那就不坐着,所谓的大才,只是取笑罢了。”

    杨荣目光微动,心中激赏道:“人说你沉稳大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本官见才心喜,你可愿到陛下的身边去见识一番?”

    这个诱惑是实打实的,朱棣登基后简拔了不少人才,包括杨荣自己都是朱棣亲手提上来的。

    只要到了朱棣的身边,那几乎就可以确保以后一个辅政学士的名额。

    辅臣啊!

    杨荣接过丫鬟递来的茶,轻啜一口,目光却在盯着马苏。

    马苏起身拱手,杨荣心中微哂。

    “多谢杨大人的看重,只是马苏愚钝,不敢骤进。”

    这话就像是一巴掌打在杨荣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杨荣当年还是学生时,正好遇到夏元吉去福/建视察,得了夏元吉的青眼,从此一路顺畅。

    等朱棣造反成功时,杨荣不过是翰林院编修,按照常理,他得慢慢的往上爬。

    可就在朱棣进城的时候,杨荣拦住了朱棣的马,说了一句话。

    殿下是先拜高祖陵,还是先即位?

    从此杨荣就飞黄腾达了,一步登天成为了朱棣的近臣,而且杨荣这个名字还是朱棣给改的,可见恩宠。

    什么是骤进之徒?这便是了!

    杨荣去试探马苏,被这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之余,也有些懊悔。

    虽然是玩笑,可拿挖方醒的墙角开玩笑……这个玩笑开大了呀!

    “咦!杨大人可是贵客,马苏你为何闷闷不乐?”

    方醒来了,杨荣几乎想掩面而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