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0章 金陵户部的一把火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感谢书友:‘54唐人’的万赏!

    年前的一番争吵甚至都闹腾到了御前,可朱棣却一言不发,让参与武学筹备的四人摸不着头脑。

    话多的皇帝多半软弱,或是暴脾气。

    以前的朱棣话不多,现在就更少了。

    话少的皇帝让人惴惴不安,特别是这位皇帝下马能治国,上马能砍人,让人窒息。

    所以在这股子让人窒息的压力之下,在年前的最后一天,四人好歹相互妥协,达成了一致。

    兵部,方醒起身拿着修改无数次的方案道:“军中占据九成的名额,剩下的一成,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大儒小儒来报名,都是百姓吧。劳烦诸位告诫下面的人,百姓进了武学,那就是军人,莫要打压,否则方某宁可把武学闹腾没了,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平头百姓进了武学,面对着陌生的知识体系,面对着那些如狼似虎的军士……

    兴许想把戏继续演下去,孟瑛不满的道:“百姓进武学本就是多余,都是从头学起,白费时间!”

    方醒笑了笑:“那可以把他们单独编出来,你们教那些将士,方某教那些百姓,可好?”

    “不好!”

    柳升说道:“都是武学的人,这样影响太坏。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柳某还得回家准备过年呢!”

    过年是勋戚们最忙的时候,他们要忙着走关系,要忙着接受下面田庄店铺送来的出息。

    方醒也很忙,所以他胡乱拱拱手,就准备回去。

    “兴和伯,你那个科学可不许在武学教授!”

    孟瑛最后告诫道。

    柳升也面露凝重之色。

    科学一旦在武学内广为传播,那些文人大抵要跳脚了。而文武之间本就很差的关系,也会雪上加霜。

    金忠咳嗽一声,咽喉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不耐烦的道:“本官乏了,都走吧。”

    老家伙仗着资历和年纪喜欢倚老卖老,方醒却知道他是想打岔,就说道:“那你们就去教儒学吧,希望上了战场,那些将士们能用儒学把那些敌人说的浑身打颤,拿不稳刀枪。”

    方醒说完就走,孟瑛冷笑道:“年轻人总是自视甚高,没有儒学,如果懂的忠君之道?到那时教出来的都是乱臣贼子!”

    “好了。”

    柳升不渝的道:“原先军中的儒学早就荒废了,可也没见那些将士们变成了乱臣贼子。”

    早些时候那些军镇内部都设立过类似于武学的学校,不但教授儒学,也教授战阵之道。可慢慢的也荒废了。

    金忠喝口残茶,吐掉茶叶说道:“本官当年就是个骗子,怎地?难道本官也是乱臣贼子吗?”

    老金忠原先是个神棍,被人引荐给了当时的燕王朱棣,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堪称是神棍中的传奇。

    孟瑛临了说道:“现在不说清楚,等孟某把方略递进宫去,陛下如何决断尚不得知,年后大家别想着轻省!弄不好还得要继续扯皮!”

    ……

    回到家中,正好遇到金陵那边送年货的车队,十多辆马车源源不断的开进主宅,方杰伦得意极了,那嗓门大的半个庄子的人都能听到。

    “把车赶进去,家里早就给你们准备了火锅,都暖暖的吃一顿,洗个澡,等老爷回来了,老汉我自会去禀告。”

    那些大汉都笑嘻嘻的应了,有捣蛋的还问有没有女人,被方杰伦拎着木棍子追杀出去。

    “见过老爷。”

    看到方醒回来,那些大汉都赶紧行礼。

    “都辛苦了,今年为何会晚那么久?”

    按道理在十月份第一鲜和四海集市就该结账,并把结余和金陵方家庄的年利一起送到北平来。

    为首的是第一鲜的账房,他苦笑道:“老爷,四海集市的铜钱太多了,咱们到金陵户部去换宝钞,可谁曾想那边刚发生火灾,把宝钞都烧光了,最后咱们还是和那些商贾兑换的宝钞,不然年后才能到。”

    方醒哦了一声,然后让马车进去,他下马问道:“金陵户部烧掉了什么?”

    账房面色古怪的道:“老爷,就烧了装宝钞的库房,还烧死了两个守库的小吏。”

    卧槽!

    方醒唏嘘道:“有人要倒霉了。”

    这年头又没有打火机,也没人抽烟,户部的仓库更不许人烧火取暖,怎么起的火?

    朱棣要大怒了吧?好好的一个年都不清静。

    方醒摇摇头,进了内院,当看到两个孩子穿的厚厚的,像是两只笨拙的小熊时,他什么都忘记了,只想着好好的把这个年过完。

    ……

    “不小心起火?”

    朱棣拿着奏章冷笑着,朝中已经封印了,他也不想去折腾。

    “户部仓库重地,居然会起火?而且那时候天气可不冷,为何起火?马一元以为自己很聪明吗?还是说他以为朕已经老到了分不清是非的程度!!!”

    大太监想着宫中正在张灯结彩,朱棣要是一脸怒色出现,这个年都过不安生,就劝道:“陛下,穷人家过年都要歇息几日呢,您一年到头不是征伐就是操劳国事,放下吧,该歇歇了。”

    这是大太监近几年最大胆的一次说话,说完就有些后怕。

    朱棣把奏章拿起来再仔细看了看,起身道:“歇歇?偌大的大明事务繁杂,偏偏有些人觉得朕太和气了,这不就大过年的来给朕添添堵!”

    朱棣起身,负手转着圈子,怒气勃发的道:“这上上下下的都想着升官发财,有几个想着朕的?有几个想着江山社稷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谁不是?”

    想着想着的,朱棣想到了方醒所说的话,人生而趋利!

    户部装着宝钞的库房起火,你起火就起火吧,居然还把看守库房的两个小吏给烧死了。

    那两个小吏会为了救火而奋不顾身?

    朱棣摇摇头,“让孙祥来!”

    太监也过年,孙祥正在接受着东厂那些人的恭贺,不过礼物却一件不收。

    “咱家无儿无女,受陛下的重托,怎敢收取礼物?你们的心咱家都知道了,带回去吧。”

    端坐在椅子上,面色淡淡的孙祥确实是有些高僧的模样,那些送礼的人都感激零涕的说了些赞美的话。

    “去吧!”

    孙祥拨动着佛珠,觉得自己的心中一尘不染,波澜不惊。

    “公公,陛下召见。”

    孙祥身体一滑,人就站直了,“马上去。”

    等到了大殿内,孙祥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冷肃,他不忧反喜。

    朱棣的火气已经消了,交代道:“马上派人去金陵,查清楚金陵户部起火的原因,然后快马回报。”

    孙祥还不知道此事,大太监就说道:“一个多月前,金陵户部装宝钞的库房起火,不但把宝钞都烧没了,还烧死了两个小吏。”

    孙祥懂了,“陛下,不会一下烧死两个人,其中必然有问题,臣马上就派人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