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9章 这片海(为盟主:‘风圈成空’贺,加更!)

第1199章 这片海(为盟主:‘风圈成空’贺,加更!)

    感谢书友‘风圈成空’的盟主打赏,第二十四位盟主,感谢!

    “大明有几十万个这样大的村子?”

    酋长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应该就是由十几个类似于这里的岛屿组成的。

    “咳咳!有。”

    陈默也不知道有没有,不过习惯性的忽悠了再说。

    酋长想想那三艘小山般的大船,觉得应该不差。

    目光转向被随意放在地上的五把菜刀上,酋长起身道:“各位贵客远来,今晚吃顿好的。”

    黄金麓听了这话,就笑道:“我们的船上有酒,晚点让人搬几坛子来,大家同乐嘛!”

    这时通译说道:“他们说再往北边一点还有岛屿。”

    林正说道:“此事不着急,既然他们都去过,那肯定都差不多,咱们只管修整,纪录好海图,到时候还能来。”

    黄金麓点点头道:“此处新近发现,一定要交好这些土人,以后大明的船队才能在这里补给。”

    刘明赞同道:“咱们只需要付出些小东西就能站稳脚跟,相当于在这里多了几万朋友,好事!”

    林正起身,拱手道:“在下大明水师百户官林正,长者请放心,大明之大,财富之多,不会觊觎这块地方,咱们要做朋友,以后的船队会源源不断地带来你们需要的东西。”

    酋长豪爽的笑了,起身走到林正的身体,突然一个熊抱,还用力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通译轻松的道:“他们已经把咱们看做是朋友了。”

    黄金麓心中大喜,喊道:“陈默,带人回船上,拿酒,还有肉干也带些来。”

    陈默答应的很爽快,黄金麓低声吩咐刘明道:“看紧他,若是惹出事情来,老子阉了他!”

    刘明点点头,陈默这厮就好那一口,在瀛洲算是得意了一回,时间一长,就耐不住了。

    ……

    没有篝火,有的只是坑,好多坑。

    等再次打开坑洞时,陈默眨巴着眼睛问道:“那玩意儿能吃吗?”

    那玩意儿黄金麓的手上就有一个,他的身前有一堆篝火,火上面吊着口锅。

    “烤的东西吃多了,小心拉不出屎来!”

    巨大的椰子蟹被丢进锅里,扑腾几下就完蛋了。

    坑里的食物被取出来,两样鱼肉和椰子蟹。

    陈默分到了一只,他学着那些土人的吃法,用石头砸开外壳,那股子香味顿时让他忘记了这个活着的时候,像是一个怪物的玩意儿。

    “好吃!”

    吃了一口之后,陈默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在狼吞虎咽,完全忘记了黄金麓和林正的交代。

    要矜持!要有天朝上国的吃相!

    可在船上那么久,大家早就已经吃腻味了那些不新鲜的食物,此时一开斋,马丹!天朝上国也得先吃饱了再说。

    黄金麓也开吃了,水煮的螃蟹吃着味道不咋好,他一边吃,一边不经意的看着那位酋长。

    那位酋长喝了一口酒之后,马上就喝令人把其余的几坛子酒收起来。

    哪里都有阶层啊!

    想起茅草屋最高的就是这位酋长,刘明不禁有些想法,不过随即就打消了。

    黄金麓看到了他眼中的异色,就低声道:“大明目前不可能移民过来,留一个空空的岛来干嘛?”

    刘明点点头,刚才他脑子里转动着分化这些土人,激起内部争斗的手段。

    大明终究不是屠夫,也做不出一百多年后,那些航海先驱们的事。

    吃完饭,大部分明人回到船上休息,陈默也在内,为此他牢骚满腹。

    “快过年了,修船吧,过完年咱们再看情况出发。”

    林正有些发愁,因为岛上的土人也过的紧巴巴的。刚才酋长已经委婉的说了,这里的食物都不足以喂饱岛上的人,暗示林正,你们要么去寻找食物,要么就离开吧。

    走出茅草屋,黄金麓说道:“岛上有果子,里面的肉厚实,可以吃,还有就是捕鱼,好歹能坚持。”

    “天天吃鱼也……算了,打渔吧。”

    于是小船被放下来,那些船工们娴熟的操控着去寻找鱼获。

    那些土人有的站在山上,有的跑到海滩上,看着那些船工在浅海处下网。

    若是不知道什么叫做鱼获多,等渔网被拉起来时就知道了。

    “好多鱼啊!”

    “是阴凉鱼!好大!”

    “别急着拉上来,太多了,会把网子拉坏掉!”

    那些船工一阵欢呼,大家都知道,食物来了。

    岛上有不少树木,可以用来熏鱼,或者简单些,直接腌制,船上就多了不少肉食。

    既然不缺食物,那么重点就是修补船只和准备过年。

    作为船上硕果仅存的读书人,刘明被要求写些桃符贴在船上。

    过年了,该有的东西一概不能少,就像是祭祀祖先,哪怕你撮土为炉也好,拿几根树枝点燃当做香烛也好,都不能少。

    汉人向外迁徙的历史漫长,血腥是主题,可不管怎么样,没人会放弃自己的祖宗。

    牌位,祭祀,文字,语言……

    这些无一不是深入骨髓的汉人基因!

    哪怕是万里之遥,哪怕是繁衍多代,只要还记得祖宗,还记得香火上面的祖宗牌位,那他就是汉人!

    刘明写完桃符,看到陈默一脸的忧郁,就说道:“关山万里难越,碧波一色难寻,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要想太多,早日找到伯爷要的东西,然后衣锦还乡,也能告慰列祖列宗,让家人欢喜才是。”

    “我想儿子了。”

    这里没有冬天,沙滩上,一个女人波涛汹涌的带着一个孩子蹲在那里,指着水里的东西教导着。

    陈默难得没有盯着果露的波涛看,只是看着那个孩子天真的问着话,还伸手进海水里去寻摸。

    浅水里什么都没有,孩子失望了,回身搂着女人的脖颈大声的叫喊着。

    女人的脸上浮起了温柔的笑意,低声抚慰着。

    “我想孩子了。”

    陈默就趴在船舷边上看着,一直到那女人抱起孩子,指着这边。

    大船,很大的船。

    简单的快乐很容易……

    “陈大人,要上岸吗?”

    陈默揉揉眼睛,回身看到是廖阿三,就问道:“岛上面无聊的要死,上岸有什么意思?”

    廖阿三提起手中的一小块布料,猥琐的道:“这边的……人衣服都没有,小的看了觉得可怜。男人倒是无所谓,可那些女人……哎!那贝壳伤肌肤啊!”

    陈默的眼睛一亮,瞬间什么乡愁,什么儿子都忘记了。

    廖阿三挤眉弄眼的道:“小的阅历了船上的所有人,就觉得只有大人您和小的一般心思,慈悲啊!这不就想邀您一块去安慰一番那些可怜人。”

    陈默挺起胸膛,低声道:“小声点,还有,要注意不能被那些男人发现了,否则咱们就会被埋进坑里,变成这些土人的食物。”

    廖阿三伸出大拇指赞道:“大人经验丰富,小的佩服。”

    陈默得意不已,冲着黄金麓喊道:“老黄,船上无聊,我上岸去转转。”

    黄金麓皱眉道:“看好自己那二两肉,别去惹事,不然老子把你那祸根给断了!”

    陈默猥琐的道:“老黄,我的有三两。”

    “滚!”

    黄金麓看着陈默和廖阿三消失在岛上,正准备叫人去跟着,有人指着北边喊道:“我们的船回来了!”

    黄金麓回身,看到海平面出现了一道船帆,慢慢的,一艘船冒出头来。

    这正是前几天派去北边探索的货船。

    船上还配备了几名土人,看来是找到了。

    林正在下面监督检修,听到喊声就钻出来。

    货船慢慢的靠过来,下锚,甲板上有人喊道:“大人,找到了,是个大岛,那些土人很热情,咱们用几把菜刀换了好些食物……”

    “好!”

    林正心满意足的道:“两座大岛,足够成为水师的落脚点,等回去之后,本官一定要建议派人驻守。”

    刘明拿出一份简单的地图,指着那一溜代表着陆地的线条说道:“这一路太遥远,如果大明要保持这条航线,那就必须要在一路上的这些岛屿上建造仓储,并派兵看守。”

    “大海之上,只有大明的船只才能航行,这片海,就是大明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