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5章 冰与火的告别
    抄写经文是个什么感受?

    生不如死!

    抄了两页就开始吃晚饭,方醒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而往常他最多一刻钟。

    按理抄书对于读书人来说不算是事,所以张淑慧还体贴的让方醒饭后休息休息再抄。

    方醒强笑着到了书房,等再次出现时,神色疲惫,就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的那种疲倦。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就去了聚宝山卫。

    军营中早已是人声鼎沸,方醒到时看到的是一个离别景象。

    有人热泪盈眶,有人嚎啕大哭……

    王贺迎上来,看到方醒不停的打哈欠,就问道:“兴和伯熬夜抄书了?”

    方醒擦去眼泪,眨巴着眼睛道:“嗯,熬夜了。”

    可他昨晚上却在书房里睡得很早,睡的很死。

    王贺同情的道:“陛下又没说时间,你可以慢些嘛!”

    方醒又打了个哈欠,看着那些让人眼睛发热的场面道:“陛下的交代哪里敢懈怠,不过是抄书罢了,难道还比得过征战的辛苦和危险?”

    “太孙来了。”

    王贺看到营门外来了一队人马,打头的正是朱瞻基。

    朱瞻基近前下马,看到方醒那疲惫的神态,就感动的道:“此事不急,实在是不行,我找个能模仿笔迹的人来抄也行。”

    方醒摇摇头道:“陛下此举有让我抄佛经消除煞气的意思,若是不诚心,就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厚爱。”

    朱瞻基嘴角抽搐着,方醒这话要是被朱高燧听到了,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那边的告别在林群安的吆喝下止住了,旋即开始整队。

    一百多号人站在操场上,阵列显得格外的单薄,朱瞻基走到前方,看着这些背着大包的军士,说道:

    “你们是第一批退出军伍的人,有人说你们的运气不错,可有人又说你们的运气不好。可不管怎样,此事已成定局。”

    “你们大多数人将回到家乡,种地、经商、或是小吏,而有的人将要去奴儿干都司、交趾、朝鲜、瀛洲……”

    “不管去到哪里,希望你们牢记自己曾经是一个军士,不要玷污了聚宝山卫的常胜之名,不要玷污了你们曾经为大明奋勇杀敌的光荣!”

    朱瞻基简单的说了几句就结束了。

    方醒走过去,看着这些熟悉和不熟悉的脸,心中感慨万千。

    “你们不知道自己今日在干什么。”

    “你们今日终结了大明的一个制度,军户!”

    方醒不想多说这事,不然有冒犯朱元璋的嫌疑。

    “回去之后,别忘记了把自己的本事交给下一代,要把自己学到的那些东西交给自己身边的人,去影响他们。不要保守,不要吝啬,要让大明的百姓见识到更多的东西,这是你们的义务!”

    方醒最看重的就是这些退伍兵回去之后的带动效应。

    在军营中,他们学会了识字,学会了算术和物理,加上四处征战,在见识和知识结构上,真心的能甩那些秀才举人们几条街。

    “记住了,走到哪,腰杆都要挺直了,别软!”

    方醒说完就冲着这些退伍兵拱拱手,林群安等人也跟着照做,一时间,场面有些肃穆。

    “发路引和户贴吧。”

    由军户转为百姓,户籍要更换,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得等许久。

    为此户部专门派人办理此事,总算是在出发前完成了。

    一个军士上前,从林群安的手中领取了一家子的户贴和路引,然后冲着这边鞠躬。

    “殿下,伯爷,各位大人,小的这就去了,往后不敢忘了曾在聚宝山卫的日子,不给聚宝山卫丢人!”

    朱瞻基微笑点头,方醒说道:“好,回家好好的干,争取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这人揉揉眼睛,走到了家眷堆里,带着媳妇和孩子,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大门处。

    这些人可以凭着路引乘坐官船,可在免费在各地驿站歇息吃饭,直至到家。

    一个个的发放路引和户贴,就像是一个仪式。

    等发完后,方醒等人走到营门口,目送着这些人离去。

    “伯爷,新兵下午就到。”

    林群安说道。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过也好,新人进来,多少会带来些朝气,不过你要注意了,别让那些家伙欺负人太狠了。”

    老兵给新兵杀杀威风,这事儿哪里都有,连方醒都没办法,只能是让林群安看着点,别过火。

    这边离别伤感,而羽林左卫和右卫那边却是冷漠和狂喜,冰与火并存。

    “羽林卫的那些人都高兴坏了,拿到路引和户贴,头也不回的就跑。”

    柳溥今日靠着他老爹的名头混进去看了一场好戏,然后溜来方醒家中混饭。

    “那些抽签不中的都在叫骂,那眼神,啧啧!德华兄,真能杀人!”

    大部分军士对军队的感觉就是牢笼,而他们是牢笼中的奴隶。

    “他们在害怕朝中的方略朝夕改变。”

    这就好比一群人被困在山谷中干苦力,突然有了出去的机会,没自相残杀就算是不错了。

    柳溥突然欲言又止的道:“德华兄,小弟……能进聚宝山卫吗?”

    “不能。”

    方醒说道:“聚宝山卫是殿下的亲军,若里面都是我的熟人,那是谁的?这个是大忌,再说你在神机营难道不好吗?好歹有你爹照看着,少将军呐!”

    柳溥说道:“德华兄,神机营不是我家的,我也就是在里面打混罢了。”

    “那就准备考武学吧。”

    方醒觉得柳溥的位置有些尴尬,他老爹柳升算是朱棣的心腹,而且率领火器营战功标榜。及至他时,却有些不上不下的。

    “武学?”

    柳溥说道:“武学要重开了吗?”

    “对,陛下既然对军户制度动手,这就是在为武学的生源开路。”

    军队里的关系盘根错节,朱棣需要一些新鲜血液进去打破这个格局,就像是鲶鱼。

    ……

    柳升最近处于半休假状态,这是朱棣给他的奖赏营造北平皇城的奖赏。

    现在的武勋闲时手捧着一本儒学书籍是一种时尚,你要是天天在家打熬筋骨,传出去别人会笑话你是莽夫。

    “父亲。”

    柳溥放下书,皱眉看着柳溥道:“去哪了?”

    柳溥说道:“父亲,孩儿早上去了羽林左卫,然后在德华兄家中吃了午饭。”

    “可是有事?”

    柳升有些困意,伸手揉了揉眉心。

    “父亲,孩儿想进武学。”

    “武学?”

    柳升掩嘴打个哈欠道:“方醒一直在鼓动陛下,让百姓入武学,这将会触动到那些人的饭碗,这事有的争斗了,你此时进去不恰当,等武学的章程出来后,为父再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