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4章 负荆请罪
    感谢书友:“天天5分钟”的万赏!

    ……

    “让我抄佛经?”

    方醒接旨后简直是不敢相信。

    来传旨的居然是梁中,这很有趣,非常有趣。

    梁中板着脸道:“陛下的旨意,你不抄试试?”

    方醒苦着脸道:“老梁,这是咋回事?我可没犯事啊!”

    梁中的头不动,眼珠子左右晃动了一下,喝道:“少啰嗦!接了旨意就老老实实地抄,熏陶一下你那满肚子的戾气和煞气!”

    方醒马上就肃然道:“是了,果然还是陛下关心我,这杀戮过多,据说有阴魂附身,时间长了就会生成各种煞气,什么桃花煞,鸳鸯煞……”

    “噗!”

    跟着梁中来的两个太监听到这个都笑喷了,梁中回身道:“兴和伯的脸面也是你等能折辱的?出去!”

    两个太监不敢反驳,悻悻的出去了。

    “我说兴和伯,你就消停些吧,咱家都差点儿被你带累了!”

    梁中吐着苦水:“本来是家事,可你这么一折腾,差点就弄成了国事,吓死咱家了你可知道?亏得太孙府抓到的是赵王的人,不然咱家可就得去见太祖高皇帝了!”

    方醒笑道:“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我当时弄错了,以为是那个啥……后来那家伙吐实了,才知道是赵王的人,哎!误解了太子殿下,我马上去请罪。”

    梁中点头道:“这才是臣子的模样,赶紧去吧,顺便去借几本佛经。”

    ……

    方醒一路到了太子宫中,进去后,在殿外折断了一根树枝,摸出一根绳子绑在背上,就进去了。

    梁中的眼皮子狂跳着,回身警告道:“此事若是传出去,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那几个太监浑身冷汗的点头,知道这事儿要爆出去,朱棣那边的反应难测。

    朱高炽端坐上面,面沉如水。

    太子妃在屏风后面拼命的拖着婉婉,捂着她的嘴。

    等看到方醒进来,衣服也不脱,就背着一根连分叉都没有的树枝进来时,朱高炽鼻子都差点儿气歪了。

    “你来何事?”

    朱高炽的声音冷冰冰的,方醒赶紧请罪道:“臣昨日出言无状,有罪。”

    气氛凝滞,朱高炽慢悠悠的喝茶,方醒躬身不动。

    “呜呜呜!”

    方醒觉得腰不大舒服,听到这个声音后,不禁就探头探脑的往后面看。

    “咳咳!”

    朱高炽看到这厮居然还敢乱瞟,就干咳道:“你所犯何事啊?”

    方醒哦了一声,才不好意思的道:“殿下,臣做事莽撞,居然顶撞了殿下,万死。”

    朱高炽板着脸道:“你不学无术!”

    方醒垂首道:“是,臣不学无术。”

    “不识好歹!”

    “是,臣不识好歹!”

    “可知错了?”

    “臣知错。”

    “你不知错!”

    “臣,呃……”

    朱高炽的暴喝吓了方醒一跳,他抬头,看到朱高炽满面铁青,身体一颤一颤的,手上拿着点心盘子,作势欲扔。

    朱高炽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向他老子学习,起身道:“你跟本宫来。”

    两个太监过去扶起朱高炽,方醒乖乖的跟在后面,从前门出去。

    方醒临出门前回头,正好看到婉婉挣扎着冲出来,就伸出食指在嘴唇中间竖着。

    婉婉被一个嬷嬷拉着,看到方醒背着根树枝,嘴巴一瘪,眼睛就红了。

    方醒咧嘴一笑,然后摆摆手,就跟着出去了。

    婉婉想追出去,却被嬷嬷拉住了,太子妃气喘吁吁的过来道:“好了,兴和伯只是和你父亲出去谈话,又不是去上刑场!”

    婉婉回头道:“母亲,父亲肯定骂他了!”

    轰!

    太子妃一下就懵了,呆呆的看着婉婉。

    ……

    这里周围空旷不见人,梁中跟在后面,不时四处梭巡。

    “君臣父子哪有你想的那般简单,你就凭着好恶行事,比汉王还莽撞,堪称是国朝一奇!”

    朱高炽的声音很平稳,这是一个阅历了无数波澜的太子,他所经受的磨砺一般人还真是赶不上。

    方醒跟在后面,觉得朱高炽太过城府,父子之间有必要弄的相互戒备吗?而且朱棣还在呢!

    “偌大的大明,你以为是方家庄吗?冲动而去,兴尽而回,游侠儿般的人,如何当得起重任?”

    “不分青红皂白,一意孤行。”

    朱高炽突然回身,问道:“本宫且问你,你是谁的人?”

    方醒笑了笑:“臣是大明的人。”

    朱高炽定定的看着他,良久道:“罢了,记住你的话,回去吧。”

    方醒拱手道:“臣只知大明,为此鞠躬尽瘁,在所不辞。”

    朱高炽点点头道:“皇家不同于普通人家,你要知晓,免得以后犯错。”

    “臣知道了,多谢殿下提点。”

    方醒走了,朱高炽站在原地,突然说道:“你说,兴和伯与瞻基是什么关系?”

    “殿下,老奴以为是亦师亦友吧,还有些兄长的看顾,否则兴和伯不会得罪那么多人。”

    朱高炽点点头,喃喃自语道:“本宫的兴和伯在哪呢?”

    ……

    方醒一路回家,才想起没要佛经,就让小刀出去买几本回来。

    张淑慧已经回家了,看到方醒无碍,就侍候他换掉外衣。

    “咦!夫君,背后破了。”

    方醒不在意的道:“刚在墙边蹭到了,这家的布料不好,下次换一家买。”

    张淑慧把衣服丢在一边,疑惑道:“他家的布料在京城首屈一指啊!难道是这一批出问题了?那妾身明日就去找麻烦。”

    方醒无所谓的道:“去吧去吧,在咱们家的身上赚了那么多钱,是该找找麻烦。”

    那家布庄在北平比较高端,客人都是富贵人家,一年赚到的钱让方醒都眼红,所以他乐于见到张淑慧去找麻烦。

    至于那家布庄敢不敢反驳,方醒根本就不担心。

    ……

    外间开始时传言是方醒和太子对上了,然后神转折的又变成了赵王。

    方醒只是抄佛经,朱高燧却要禁足一个月。

    这样的兴和伯让人生畏啊!

    方醒到家,而朱瞻基后脚就去了太子宫中,直到晚饭后才出来,据说还喝了酒,笑了一路。

    这是解开误会了?

    那么赵王呢?

    赵王府大门紧闭,采买的人都从后门走,根本不露面。

    而就在这说不清的气氛中,大明第一批被解除军户户籍的将士马上就要出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