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2章 剑拔弩张,峰回路转
    感谢书友:‘亂~’的万赏!

    方醒疯了!

    最新的消息,方醒疯了!

    朱高燧在府中笑的前仰后合,一迭声许了全府加一个月的月钱,于是乎赵王府马上欢声雷动。

    “谁能比瞻基大?父皇?还是说太子……”

    朱高燧舒坦的坐在软椅上,冬日的阳光冷清的挥洒进来,却无法降低他的热情。

    谢忱最近过的不错,女儿要出嫁,还是嫁给青年才俊,让他整日都笑呵呵的。

    “殿下,太子有些坐不住了。”

    朱高燧点头道:“父皇的身体病过一次,本王记得老人只要一生病,以后就会绵绵不绝,可对?”

    “对,民间的老人只要生次病,此后多半会隔三差五的请郎中,那些请不起郎中的,大多去的快。”

    “大哥被压久了,最近有些喜欢冒头,听说有些乾纲独断的意思,这是迫不及待了呀!”

    朱高燧眯眼看着窗外,然后把椅子往后面挪了些。

    “父皇也是无奈,此时太子大势已成,废不得,一废大明就乱了,可怜父皇一生英雄,居然……哎!”

    朱高燧坐在暗处,看不出他的神色。

    谢忱说道:“太子打压太孙,这就是在自乱阵脚,听说太孙的那位智囊杜谦被太子呵斥,说他行事毛躁。”

    朱高燧唏嘘道:“瞻基最近出的风头太大了,连本王都有些忌惮,大明的皇太孙为了兴和堡的军民,甘愿冒险出击,这消息传来,多少军民都会支持他?”

    “及至前几日那个铁轨之事,皇太孙毁家为国的名声又开始响亮了,本王旁观,自然不以为意。可太子却坐蜡了……”

    谢忱赞同道:“这太孙比太子还能干,岂不是说……子壮父弱,这可不是长久之道,太子的打压,无人敢质疑,连陛下都不好伸手管啊!”

    “可方醒伸手了!”

    朱高燧得意的道:“方醒于瞻基亦师亦友,又是个冲动的,见到瞻基吃亏,马上就发疯了,哈哈哈哈!”

    谢忱正准备附和几句,可眼角瞥到门外人影闪动。

    ……

    朱棣也接到了消息,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良久无言。

    大太监有些惶恐,朱棣年纪不小了,若是太子和太孙爆发矛盾,他不可能再像以前般的去打压太子。

    这只会适得其反!

    要想朱瞻基能上位,朱高炽就不能动。

    这一点朱棣知道,朱高炽也知道,所以他才敢在这些年时不时的冒泡,干些外面称之为仁慈的事儿。顶撞一下朱棣,展现一下自己的存在。

    而方醒就像是个愣头青般的把这个矛盾捅出来,让朱棣作难了。

    怎么办?

    视而不见?这会激励不少人向朱瞻基开火!

    斥责朱高炽吗?

    那只会激化矛盾,兴许现在能压下来,可等朱棣一去,这父子俩大概会成为冤家对头。

    ……

    而朱高炽也知道了发生在太孙府外的事儿,他的手一动,装着点心的盘子就飞了出去。

    “呯!”

    梁中在边上噤若寒蝉,那些宫女太监们大气都不敢出。

    朱高炽面冷如冰的道:“怎么回事?”

    梁中双腿发抖,却咬牙站住,不肯出去。

    德忠垂首小步走到中间说道:“殿下,太孙昨日回去……听说摔了茶杯。”

    朱高炽的目光一转,问道:“本宫这里的事也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消遣,这是何故?”

    德忠瞥了一眼梁中,说道:“殿下,必然是有人吃里扒外。”

    朱高炽淡淡的道:“背主之徒,本宫再能容忍,却也不愿纵容,找出来,处置了!”

    德忠大喜,忍着兴奋应了,出去前再次看了梁中一眼。

    梁中心中苦涩,却没有出言解释。

    朱高炽的脸上浮起了讥讽之色,喝了口茶水,正准备说话,刚出去的德忠又回来了,一脸掩饰不住的失落。

    “何事?”

    和煦已经消失了,朱高炽的脸上有些冷厉。

    德忠瞥了梁中一眼,说道:“殿下,刚得到的消息,那两个乞丐被人扔到了赵王府的门前。”

    梁中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差点软倒。

    “赵王府?”

    朱高炽有些不解。

    德忠说道:“太孙府上昨日抓到了一个内侍,据说是赵王的眼线,太孙大怒……”

    呃……

    朱高炽的神色一滞,随即又浮起了和煦的微笑。

    “二弟最近都在孝顺父皇,这里面说不准有什么误会……”

    朱高炽的语气明显的轻松了许多,他招手道:“本宫饿了,上些点心来。”

    ……

    “殿下……”

    朱高燧心情愉悦,交代谢忱要派人去探听太孙府的消息。

    谢忱也觉得这是朱高燧最好的机会,就打起精神,准备启用几个暗线。

    在门外的那个太监踌躇着,最终忍不得了,就说道:

    “殿下,门外被人扔了两个乞丐,腿都断了,还有一个肩膀肿的老高。”

    一个太监进来禀告道,还偷瞥了满脸震惊的朱高燧一眼,生怕被迁怒。

    谢忱心中一惊,脱口道:“殿下,这是栽赃!”

    朱高燧身体僵硬的坐直,淡淡的道:“这是方醒的手笔。”

    谢忱听出了彻骨的恨意。

    “他先在太孙府外演了一出,让人以为他为了瞻基要和太子火拼,可最后却是把锅扔给了本王……”

    “那个畜生!那个全家该死绝的畜生!他怎么还不去死!!!”

    朱高燧的面色涨红,胸膛急剧的起伏着,抓住一本书就撕。

    碎纸纷纷落下,惨白的光线下,就像是……出殡时的……

    “那个畜生,明知道那两个乞丐不是本王的人,可他这么一扔,本王里外不是人!”

    谢忱犹豫道:“殿下,好歹人来了,要不就审讯一番,看看是谁的人,咱们也好跳出这个污水坑啊!”

    朱高燧把手中剩下的半本书摔在地上,拍着桌子道:“这就是坑!一个大坑!人在王府的门外,谁敢接进来?那就是嫌疑,就是做贼心虚!”

    谢忱猛地抬头道:“殿下,送到锦衣卫和东厂也不行啊!到时候就算是验证了咱们的清白,可谁会信?”

    朱棣宠爱赵王,这事天下皆知。

    这尼玛……

    朱高燧和谢忱相对一视,面带苦涩。

    这尼玛就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啊!

    谢忱劝道:“殿下,还是先报与五城兵马司吧。”

    这个是正常程序,可以让外人看看,赵王府并不心虚。

    朱高燧仰头,呼吸声急促,指着门外道:“罢了,这个亏本王认了,去叫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