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1章 敲打,出手
    感谢书友:‘刘爸爸有个小金库’的万赏!

    方家的早餐历来都不错,方醒早上喜欢吃面条,而张淑慧喜欢喝粥,来点咸菜就好了。

    “煮鸡蛋要吃一个,不然你这个身体风一吹就刮跑了。”

    看到张淑慧只是喝粥,方醒不由分说的剥了个鸡蛋过去。

    张淑慧拿着分成两半,一半给了土豆。

    平安还不能和大人一起吃,他的食物是糊糊。

    小白吃面条的声音突然大了些,方醒和张淑慧相对一笑,就剥了个鸡蛋给她。

    小白偷偷的看了张淑慧一眼,然后和小老鼠似的吃了鸡蛋,有些小得意。

    方醒吃完面条,又喝了一碗豆浆,起身道:“淑慧今日回一趟娘家吧,带着土豆去。小白在家里看着。”

    张淑慧点点头,也不多问。

    只有小白听说自己看家,就有些纠结。

    “家中多半无事,你看好平安就行了。”

    方醒一个孩子亲了一口就走了。

    小白低声问道:“夫人,少爷看着是有事呢!”

    张淑慧点点头道:“嗯,夫君是有心事,昨夜和解先生在书房聊了许久。”

    ……

    方醒进了城,直接去了朱瞻基那里。

    朱瞻基刚练完武,脚步矫健的走进书房,笑道:“德华兄莫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吧?”

    方醒说道:“谁敢赶我?我是来问问,那两人你感觉如何?”

    朱瞻基的笑容一敛,坐下说道:“不好,都很恭谨,可我却觉得他们是在寻找我的错处。”

    方醒眯眼道:“若是逼迫过甚,我带你走!”

    朱瞻基的眼眶一红,垂眸道:“没到那个地步,小弟只是风头过盛了。”

    方醒盯着他说道:“怕什么?你是皇太孙,陛下期许的圣孙,若事有不谐,你就自请去金陵,我带着聚宝山卫陪你去!”

    朱瞻基摇摇头:“皇爷爷在呢,若是爆发,皇爷爷必然会勃然大怒,事情会很糟糕,否则小弟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是你的爹,父为子纲,你知道个屁!”

    方醒没好气的道:“陛下在,你的位置就稳,明白吗?你我最好都祈祷陛下能长命百岁,否则……”

    朱高炽的城府出乎方醒预料之外的深,他不动声色的就敲打了朱瞻基,而面对方醒隐晦的询问,却展露了一个太子该有的霸气。

    这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却一直在韬光养晦!

    方醒在前段时间就接到了消息,说是有两人入了詹士府,而且还是熟人。

    调查之后,方醒当时就有些膈应。

    文方两人和方醒在金陵对了一下,朱高炽不可能不知道。

    可在这种情况下,朱高炽不但接受了文方和张茂,而且一上手就是左右司谏。

    左右司谏担负着拾遗劝谏的重任,品级是不高,可除非是朱棣亲自任命,否则就是太子的心腹。

    朱瞻基的声音有些僵硬,“皇爷爷在兴和一病,消息传到北平,各方风云涌动,那些散播谣言的不过是自作聪明之辈……”

    这话朱瞻基只敢对方醒说,整个大明他也就只能对方醒说!

    朱棣的年岁不小了,在帝王中也算是高寿。

    而随着朱棣的年岁增长,无数人都知道,重新下注的时机到了。

    “皇爷爷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大开杀戒,有些位置也会动一动,可我却不能动,一动就是忤逆,所以此事不可说,家务事罢了。”

    这是个聪明的年轻人,把此事归于家务事,就可以避免许多麻烦。

    父为子纲,父亲出错被废,儿子怎敢坐上去?那是大逆不道,那是心怀叵测,全天下的人都会戳他的脊梁骨。

    这就是大明的社会背景!

    名正则言顺,没有这个名,那你就只有造反一条路可走。

    可在现在造反,那是逗/逼啊!而且是丧心病狂!

    再来一次内战,方醒敢确定,大明的元气五十年都无法恢复。

    “陛下的身体有些风吹草动,外间马上就会各种猜测,说句大逆不道的,文人们大抵都是希望陛下……,瞻基,不过是敲打罢了,无碍,咱们且等着瞧吧,陛下当有天佑!”

    朱瞻基看着地上,微不可查的摇摇头。

    “相信我!”

    方醒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且休息几日,我去折腾。”

    朱瞻基抬头,手伸在半空,嘴巴张开,却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方醒出了太孙府,目光一转,看到街边居然有两个乞丐,就笑了,笑的爽朗。

    “老七!”

    “老爷。”

    方醒指着那两个乞丐说道:“去,打断他们的腿!”

    那两个乞丐本是在墙边缩成一团,看到方醒手指这边,不禁面露茫然之色。

    可辛老七却大步走来……

    “小的……”

    辛老七的手法太过粗暴,他直接捏住两个乞丐的脖子,用脚踢断了他们的大腿。

    惨嚎声传出老远,路过的几个百姓纷纷掩面而逃。

    太凶残了啊!

    居然在太孙府的外面对乞丐下手!

    太孙府的人呢?

    “都是一群废物!”

    方醒冲着赶来的两名侍卫喝骂道:“这里的人流那么少,哪家乞丐会来这里乞讨?”

    “长久的安逸让你们的警觉丢到哪去了?丢到粪坑里去了!贾全也是个样子货,哪天被人摸进去行刺你们才舒坦是不是?啊?”

    贾全已经带着人出来了,看到辛老七脚下的两个乞丐,他的脸色铁青,喝道:“拿下!”

    “拿个屁!”

    方醒的嗓门很大:“谁知道是哪家的探子?若是太孙惹不起的,你拿去干啥?给太孙招祸吗?都滚蛋!”

    贾全还有些懵逼,方醒一脚就飞了过去,居然就把这些侍卫给赶进了太孙府中。

    站在大门外拍拍手,方醒说道:“都看紧大门,有人行刺就格杀勿论!”

    行刺两个字响彻云霄,方醒看着两头看热闹的百姓,上马,驱马到了那两个满地打滚惨叫的乞丐身边。

    “装个乞丐都装不像,说你呢!都初冬了,你的手还白白嫩嫩的,莫非你有护手霜?还是说你用了雪蛤油!”

    两乞丐的惨叫声小了些,那个脸上涂了黑灰,可手背却是白生生的乞丐惊惧的看着方醒,把手缩了回去。

    “不专业啊!”

    方醒笑着一夹马腹,大白马长嘶一声,双蹄扬起,再次落下时,重重的踩在了这个乞丐的肩膀上。

    消息在半个时辰后就传遍了京城,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