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0章 背锅被拒
    感谢书友:“aeonsea”的万赏!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朱瞻基出了宫,正好遇到朱高燧进宫。两人在外面相遇后,朱瞻基拱手寒暄一句,朱高燧也笑眯眯的问了他的身体,一时间叔侄俩气氛融洽。

    朱瞻基目送着朱高燧进去,然后若有所思的上马离去。

    临近年底,百姓手中也难得多了些活钱,就拖儿带女的出来采购些用品。

    繁华的街道上,朱瞻基独自走在前面,感受着这份喜悦。

    土豆最先是在北平和金陵地区扩散种植,所以吃饱饭不再是百姓的奢望,至少朱瞻基看到这些百姓的脸上都多了些红润。

    “父亲,咱们还得要买好多东西,妹妹好歹嫁了举人,妹夫的学问考中进士轻而易举,咱们可不能让妹妹丢人。”

    “嗯,为父知道,王爷那边出了大头,好歹咱们家也能体面些,走,进入看看。”

    谢忱和儿子谢苗进了一家书店,未来的女婿是举人,好歹得去寻摸些好书陪嫁过去。

    朱瞻基就在不远处看着,贾全近前道:“殿下,谢忱自从断腿之后,更得赵王的看重,最近他准备嫁女儿,男方是举人,听说文章很是得力,进士应该不成问题。”

    朱瞻基淡淡的道:“这是鸡犬升天,只是希望别后悔就是了。”

    贾全愕然,他觉得朱瞻基出宫后火气就大了不少,莫名其妙的。

    转了一圈,朱瞻基就回到了府中。

    “呯!”

    ……

    很快,太孙因为一杯茶太烫发了脾气的事就传的沸沸扬扬的。

    方醒是在下午才知道的,他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又晃悠着进了宫。

    “你又进宫何事?”

    朱高炽看到方醒就头痛,连眼前那碗刚出锅的乳酪都没了胃口。

    方醒一本正经的说道:“殿下,臣听闻有人在背后说臣的坏话。”

    朱高炽一怔,目光陡然锐利,“你以为是谁?”

    方醒拱手道:“殿下,臣与太孙在金陵看护宝钞兑换银子时,有些人在背后做小动作,被臣告诫了一番,大抵是怀恨在心。”

    朱高炽面无表情的道:“你想说什么?”

    方醒说道:“臣性子急,做事难免有些操切,得罪人而不知。但臣对大明的一腔热忱却毋庸置疑,殿下雅量,当谅臣之莽撞,此后臣自然会慢慢的改之。”

    朱高炽的身体后仰,冷冷的看着方醒道:“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方醒躬身道:“是,殿下!”

    看着方醒转身离去,朱高炽的眸色复杂。

    “殿下,臣刚找到了一本马端的文献通考,臣和引真考据了两日,确认就是马端的真迹。”

    就在朱高炽沉思的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他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道:“是言诚吗,进来。”

    长袍广袖,哪怕是初冬,依然是单衣。

    文方就这样洒脱的走进来,行礼后把手上的书献上。

    朱高炽接过书,慢慢的翻看着,点头道:“是马端的手笔,可惜只有一册。”

    文方挥袖道:“殿下,马端的这套书繁杂,收集不易,臣在南方好不容易才收到了三册,且等臣去信家中,让他们托寄过来。”

    朱高炽点点头,赞许的道:“此书对本宫大有裨益,言诚辛苦了。”

    文方跪地道:“殿下龙章凤姿,虚怀若谷,臣只恨自己所学甚少,不足以辅佐殿下。”

    朱高炽笑道:“罢了,经学于朝堂终究还得融会贯通,急是急不来的,你和引真且缓缓行之。”

    这话就像是许诺,文方起身道:“臣遵命?”

    ……

    方醒微笑着出了宫,回家也没有什么异常,照样是胃口大好。

    吃完晚饭,方醒去了书房,桌子上摆放着一封信。

    “老爷,是薛华敏送来的,说是让老爷不用着急,还早着呢。”

    方醒点点头,方五就出去巡查。

    打开信,字迹居然不是张辅的,方醒摇摇头,笑了笑。

    文方,张茂二人目前任职詹事府左右司谏,太子经常和他们谈论儒学,兴趣上来了还点灯夜谈。

    方醒有些笨拙的把信纸点燃,然后慢慢的放在盆里。

    “嘶……”

    烧到最后时,方醒有些发呆,松手晚了些,被火苗舔了一下。

    搓搓手指头,方醒闭上眼睛,静静的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醒突然觉得不对,身体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

    “遇到难事了?”

    解缙坐在对面,手中拿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的。

    方醒揉揉脸,说道:“也不算是吧,就是有些恶心和担心。”

    解缙把书放下,皱眉道:“德华,以前的你乐观而富有活力,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好似一个案牍劳形的官吏,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何苦?”

    方醒端起桌子上早已冷却的茶水,一口喝了,才舒坦的说道:“世人皆苦,我若是一直居于方家庄,不涉世事,那自然逍遥自在,可如今大明处处皆是我的痕迹,我若是退了,那就是自寻死路,那些文人官吏都会疯狂的反扑,不死不休!”

    “若是我没有认识太孙,那我自然可以冷眼观之。可……”

    解缙的眼神一凛,问道:“可是太孙的事?何人?”

    方醒苦笑着指指东方,解缙闭上眼睛,嘴里轻轻的吁气……

    “为何?难道和陛下的身体有关吗?”

    解缙的腰突然塌了下来,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

    方醒说道:“不清楚,有人在暗自蛊惑,但心志坚定之辈,蛊惑不起作用,所以我才有些郁闷。”

    解缙叹息道:“你下午进宫就是为了此事?闹翻了没有?”

    “没有,不过我本想把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来,他却不肯。”

    解缙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无奈的道:“子壮父弱,此取祸之道也!陛下当年终究是急切了。”

    方醒起身活动了一下腰,叹道:“北征回来就一直歇着,髀肉横生,解先生,哪天咱们一起去海边钓鱼如何?红烧、清蒸、烧烤、火锅……啧!想着就流口水了。”

    解缙笑道:“那有何妨,到时候咱们把书院的人都带去,听说海边会有大风,人都能吹飞到天上去,老夫早就想见识一番了。”

    方醒眉飞色舞的道:“那是台风,每年海边都有,那风能把木屋吹飞,吹断大树,还有海水倒灌,解先生,那威势什么都比不上,排山倒海啊!”

    解缙也笑道:“那可好,到时候咱们建些石屋,偷偷开门看看,再找个作画好的学生来……”

    书房里的灯一直都亮着,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