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8章 要钱?去找夏元吉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马车边上围了一圈人,方醒和朱瞻基站在外围,面色轻松。

    “德华兄,此物一出,短途货运皆可用之,用处大啊!”

    朱瞻基想起了漕运,有了这个东西,漕运还用得着那么多人吗?

    而漕运此时还未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相对容易改变。

    方醒笑了笑:“目前只适合短途运输,要想长途,那还得等……”

    等什么?

    等科学渐渐的有了发言权,否则建造铁路那种浩大的投资绝不可能通过。

    “有时候我宁可看到一群商人站在朝堂之中,至少他们会选择最有利的方案,而且不缺乏冒险精神。”

    那些官员们听着朱芳在解释着铁轨和马车的构造和作用,渐渐的面露矜持之色。

    “他们大抵会认为是奇技淫巧罢了,你看刘观居然用手绢擦手!”

    朱瞻基无奈的道:“务虚不务实,善于谋身,却拙于谋国。像夏元吉这等人太难得。”

    这时金忠大致了解了情况,就说道:“陛下,此物在码头和矿山倒是用处大,兵部许多地方也用得着,不管是运送什么东西,有了此物,天生就能省人省事。”

    在场的都是人精,哪会不知道这套轨道交通的作用。

    只是这玩意儿是方醒弄出来的,难道要大家欢欣鼓舞,庆贺一番?

    滚蛋吧!

    朱棣沉吟道:“此物在城防中亦有大用,来往运送物资人员,速度快,运的多。”

    城防中有了这个东西,能节省多少民夫?能节省多少时间?

    朱棣就是朱棣,他回身问道:“此物可能在塞外建造?”

    方醒苦笑道:“陛下,建造此物,地面要平整坚固,而后铁轨的制造也不轻省,造价不菲,关键是容易被人破坏。”

    朱棣想起刚才看到铁轨的固定方式,嗯了一声道:“是了,除非是沿线警戒,否则小股敌军就能把它给破坏了。”

    朱棣的感觉很敏锐,可方醒却知道,这种马拉轻轨只能是小规模应用,若是铺它几百公里,等大家伙一出来,就成了鸡肋,白白耗费钱粮。

    朱棣有些意趣阑珊,作为皇帝,他的眼光看的是大规模。不能在军事上起到大作用的东西,不能普及到整个大明的东西,对他来说只是锦上添花。

    所以那些一个小发明就能让君王惊为天人的描述,真心的是在害人啊!

    宋礼倒是颇有兴趣,在不停的向朱芳发问。

    工部当然有兴趣,这个东西不管是矿山还是各种工程都有大用。

    朱棣负手在枕木上走着,问道:“这个木头不要可行?”

    这是在问成本,方醒答道:“陛下,可以,但是地面要足够坚实,否则时间长了,铁轨会下沉,导致高低不平,受力不均。”

    朱棣看着远处道:“不错,矿上也不乏树木,只要能多拉,这些都不是问题。铁轨的造法拿出来吧。”

    方醒冲着朱瞻基眨眼,示意到他出面的时候了。

    朱瞻基硬着头皮道:“皇爷爷,这里面可是投了不少钱粮,孙儿都穷了……”

    朱棣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方醒一看不对,赶紧补救道:“陛下,殿下和臣都投了不少钱在里面,若是给了工部也没啥,只是以后却是没钱再去研究其它东西了。”

    “你二人配合默契,不外乎就是想说朕在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朱棣回身看了正在作惶恐状的两人一眼,不屑的道:“罢了,多少钱?回头你们自己和夏元吉说。”

    方醒和朱瞻基无奈的对视一眼,原本他们是想朱棣出手给好处,那样弄不好还能多赚些。

    夏元吉,夏老抠……

    那就是个铁公鸡啊!

    两人都深深的感到了朱棣的不怀好意,朱瞻基低声道:“德华兄,此事小弟不便出面,就交给你了。”

    这个借口光明正大,堂堂的皇太孙,难道要和菜贩子似的,去户部和夏元吉讨价还价?

    方醒给自己打气道:“没事,咱们堂堂正正,难道他夏元吉还敢不给钱?那我马上就去他家吃住,直到把老本吃回来为止。”

    话虽这般说,可方醒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这时方醒的同盟军出现了。

    “兴和伯,这马车和铁轨的造法,给了工部吧!”

    宋礼追上来,不敢问朱瞻基,就找上了方醒。

    方醒正愁着,闻言马上面露难色的道:“宋大人,不是方某不给,为了这些东西,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连太孙家中的钱钞都被我搜刮一空,据说太孙府后院的女人们,好几个月都没拿到月钱了。”

    你真能编排!后面跟来的群臣纷纷摇头,觉得这人如果去户部和夏元吉抢饭碗,估摸着夏元吉不是对手。

    宋礼自然是不会信的,大明的皇储若是沦落到家中的月钱都发不出来的程度,夏元吉的脑袋大抵就危险了。

    方醒看到朱棣远去,就诚恳的道:“宋大人,你在工部,应当知道要弄出这些东西的代价,朱芳那里的烟雾一年到头几乎不散,你说说花了多少钱?”

    宋礼当然知道,他试探道:“兴和伯,夏大人那里历来都是只进不出,宋某也为难啊!”

    方醒怂恿道:“此事关乎工部的未来,若是有了轨道运输,能省多少人力?能省多少工期?那不都是钱吗?所以要会算账啊宋大人!”

    宋礼想想也是,在工部待久了,人的思维也会变得工匠化,于是他就去找夏元吉。

    夏元吉还没想到这一茬,被宋礼一家伙问了个糊涂。

    “还要钱?”

    夏元吉警惕的道:“这三卫退役要花钱,招收军士要花钱,户部穷了。”

    工部是要钱大户,宋礼毫不客气的道:“夏大人,别哄我,不过是几千人罢了,你可得想清楚了,有了轨道,那些工程和矿山能省掉多少劳役,那些还不是钱?兜一圈又回来了。”

    夏元吉看了前方的方醒一眼,低声道:“可是兴和伯让你来的?”

    宋礼说道:“夏大人,别人费心费力,花费无数钱财弄出来的东西,咱们不能白拿吧?白拿了,以后还有谁愿意干?”

    夏元吉恼怒的道:“本官知道不能白拿,可花费了多少还不是他方德华上下嘴皮一碰?不压压价,本官晚上都睡不好!”

    宋礼对夏元吉的风格很了解,所以只是摆明了立场。

    “夏大人,那个就和本官无关了,反正这东西工部要定了!”

    这倒是分工明确,夏元吉看到方醒突然回头冲自己笑了笑,就捂头叹道:“那个家伙不省心啊!本官今日难过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