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6章 武勋胆怯了
    “孟瑛后悔了。”

    张辅来到方家,云淡风轻的说了孟瑛的情况。

    “他执掌五军都督府,本就该是陛下的心腹,可却在此事上犹豫不决,犯了大忌。金忠很乐呵,大中午的就敢在兵部喝酒,还叫嚣着活该,鼠目寸光之辈,不足以托大事。”

    张辅的脸上浮起一抹苦涩,“陛下对武勋不满已经很久了,他想让武勋去和文官形成一个均衡,可……”

    “可你们却认为,以后肯定会是文官的天下,所以就不知不觉的软化了立场!”

    方醒觉得张辅真是错估了朱棣,更是错估了朱高炽。

    “太子对武勋不会如陛下这般,你们自己先软了,那就是天赐良机,人家不打压你们打压谁?”

    方醒说道:“温文尔雅,大哥觉得这是武人吗?在我的心中,武人就该是豪迈的,就算是计谋百出的武将,也该是雷厉风行,而不是温文尔雅,那是在羡慕文人!”

    文武合流只是个梦,而且多半会是噩梦!

    只要武人开始向文官靠拢,以后就别想翻身!

    张辅无奈的道:“可武人也不能不学无术吧?想学些东西,除去儒学还有什么?”

    得!这位瞬间就把科学给忘记了。

    不过这很正常,朝中不少人当初对科学颇为厌恶,可到了现在,人家都把科学给忘记了。

    方醒觉得这就是成功,在他的规划中,书院只是个领头羊,而更重要的就是那些自学者。

    “勋戚就是这般一代代的传下去,谁知道下一代是好是歹?若是没出息,到时候手中无权,那就是个空头爵位,还比不得一个五品官。”

    “所以学习儒学,改变家风,不过是大家的未雨绸缪罢了。”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嘿!”

    方醒嘿然道:“我看大家都是在盯着陛下,陛下隔几年就印一批儒学的书,于是人人对此趋之若鹜,毕竟陛下老了嘛!后面还得要看太子的。”

    这话诛心,张辅却没有反驳,默认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朱棣六十出头了,在这个普遍寿数不高的年代,几乎就是寿星。

    可寿星终究会归于尘土,下一代的君王却是个喜爱儒学,喜爱文官的。

    武勋们着急了,从内到外都在急,于是不管懂不懂,大家都捧着本书,整日之乎者也,倒也是蔚为壮观。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是秦嬷嬷的叫喊:“大少爷,慢些跑!”

    脚步声渐渐远去,张辅面露柔色道:“是土豆?小子倒是野的很啊!好!”

    方醒笑道:“这小子腿脚有劲,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跌跌撞撞时,他就能满院子折腾了。”

    两人走出书房,站在门外看着远去的土豆,张辅生出垂暮之心,有些灰心的道:“为兄多年征战,家中没有能承袭爵位之人,这到头来究竟是为了谁啊!”

    “会有的,大哥,相信我,你会有儿子的。”

    两人晃悠到内院,正好看到土豆带着平安在院子里的大缸边上钓鱼。

    “大哥,午饭在家里吃吧?”

    有了土豆,家中有了爵位,张淑慧对张辅的态度越发的随意了。

    张辅看着土豆和平安眼热,随口道:“好,天气冷了,弄个火锅就行。”

    而小刀此时也正好在杜家。

    杜海林今天特地没出摊,一家子都在等着小刀和春妹回门。

    小刀奉上礼物,都是些实用的,特别是一套精装的科学丛书,让杜尚有些眼热,却慑于杜海林在,不敢去要。

    春妹俏脸带红,看着气色极好,冯氏就带着她去了卧室说话。

    “姑爷待你可好?兴和伯一家对你如何?”

    冯氏拉着女儿的手,一肚子的话想问,最后就蹦出了这两句。

    春妹羞赧的垂首道:“好,兴和伯一家也随和,夫人经常叫我进去,聊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是管家的那一套。”

    冯氏的眼中精光一闪,问道:“家中的钱谁在管?”

    女人不管钱,那就是佣人和生孩子的机器!

    春妹说道:“娘,第二天小刀就把钥匙给我了,好些箱子,都是他征战所得,我回去还得一一整理记录呢。”

    “那就好,娘也放心了。”

    老丈母也不能问女婿家有多少家底,那太市侩了。

    “兴和伯可和气?”

    “和气,笑眯眯的,哦娘,伯爷说了,明日请咱们家去方家吃顿便饭,还说是亲戚间的走动,若是送礼就不必去了。”

    “哟!这个……这个还得和你爹说说,这可是兴和伯相请啊!”

    冯氏一听就急了,把春妹甩在卧室,就去找到了杜海林。

    ……

    张辅又开始闭门读书了,也不知道读的是个什么书。

    “大哥还是想改换门庭,只是家中没继承人,你二哥和三哥都有些心动了,估摸着就想过继一个儿子过去。”

    方醒脱掉衣服上了床,搂着张淑慧说了张辅的情况。

    张淑慧幽幽的道:“大哥是英国公,战功赫赫,若是再有个厉害的儿子,这个英国公的爵位怕是就保不住了。”

    “别想太多,大明的规矩是战时聚拢各地卫所出战,归来时卫所归建,将领回自己的地方,不给他们专权的机会,所以你这个是有些胡思乱想了。”

    第二天起床,张淑慧抓着小白去准备迎接春妹一家的事,方醒自己却去了工坊。

    朱贵已经带着工匠们在等着了,看到方醒过来,就带着他去了边上的现场。

    就在军营的一侧,地上已经铺着大约有一公里左右的铁轨,方醒见状喜道:“可是成了?”

    朱芳难得得意的道:“老爷,您且等着看。”

    回头朱芳就叫人赶来了一辆马车。

    方醒蹲在铁轨边上,伸手摸摸枕木,再踩踩下面的碎石,不禁仰头看看天空。

    这是第一步,以后还会有许多步,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坚定而永不停息。

    ……

    回到家中的方醒显得很是轻松,等杜海林一家到后,在酒桌上也是言笑晏晏,显得很是亲切。

    以至于杜海林回到家中,在老妻和儿子对方家美食的啧啧称奇中,赞叹着方醒的随和,果然是大明勋戚的表率。

    而朱棣正在为武学之事而头痛,方醒的奏章算是给了他一个出气筒。

    “那竖子若是大言不惭,朕定要让他闭门一年!”

    随即朱棣就叫来了一群文武官员,大家浩浩荡荡的就往聚宝山卫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