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4章 来自于给事中的敲打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再见到柳溥时,连方醒都差点没认出来。

    黑红色的脸,年纪轻轻的居然就有了抬头纹,看着像是三十多岁的人。

    “德华兄,小弟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柳溥的身材高大,坐下去让方醒担心椅子承受不住。

    “你这段时日去了哪?”

    “一言难尽!”

    柳溥坐着的时候腰板挺直,很有一番气势。

    “家父把小弟扔到了大同去打磨,此次北征小弟摩拳擦掌等了好久,最后根本就没大同什么事。”

    柳溥说着就端起茶杯,也不嫌烫,一口就干了,然后唏嘘道:“德华兄,小弟到了大同,才知道家父看似严厉,其实很疼爱我。”

    方醒给他续茶,笑道:“大同的人也得看你爹的面子吧,难道他们虐待你了?”

    柳溥撩开鬓角,那里有一个凸起的粉红色伤疤。

    “那边的操练狠啊!没箭头的木箭,当时就冲着小弟的这里来了。”

    “没死?”

    方醒觉得再是没有箭头的木箭,可太阳穴被击中,死亡率还是蛮高的。

    柳溥苦笑道:“小弟晕了两天,幸亏命大,养了一个多月才能下床。”

    方醒的笑容一敛,肃然问道:“是谁想要你的命?”

    “别跟我说这是操练,特么的!聚宝山卫的操练就够逼近实战了,可也没见着这种往死里玩的!”

    柳溥满不在乎的道:“小弟初到大同就和人闹了一番,然后就打了一架,只是没想到他接借着操练的机会,想要我的命。”

    “那个人呢?”

    方醒听到这里就放心了。

    “小弟也没找家父的故旧帮忙,恢复之后就去找他比武,当着大家的面,废掉了他的一条腿,是这样废掉的。”

    柳溥举起前臂,手臂形成了九十度直角,很得意。

    腿骨被断成这德行,基本上可以宣布这辈子就只能靠着一条路过活了。

    而且……方醒相信柳升不会善罢甘休!

    大家有矛盾,打一架没问题,鼻青脸肿,甚至是断手都没问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用木箭偷袭要害,那就是不死不休啊!

    柳溥笑道:“回来告诉了家父,家父说既然打断了他的腿,那便算了。”

    算个屁!

    如果土豆和平安长大后遇到这种事,方醒发誓自己会当面安抚孩子没事了,背后会让那人后悔一辈子。

    “小弟来的时候看到孟瑛带着大队人马去了羽林左卫,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事。”

    柳溥念念叨叨的说完了自己在大同的事儿,就说要去见土豆和平安。

    “你都成亲了,自己努力生一个不就完了吗!”

    方醒叫人去带土豆和平安来,自己却在想着羽林左卫的事。

    ……

    羽林左卫和右卫的事闹的挺大,朱棣听说后当即就拿下了两位指挥使,包括指挥同知也没逃脱,全都下狱审讯。

    而最致命的是,这两卫算是激怒了朱棣。

    朱棣一怒,当即令人搜出闹的最凶的一百多人,全部流放到损失惨重的兴和堡。

    别以为这是好事,这些人过去就是军户。

    从此没有退役可能的军士。

    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几位副百户和百户,一下就让在京诸卫噤若寒蝉。

    作为直接领导者,孟瑛第一时间代表五军都督府请罪,被朱棣敲打的,据说出来时浑身湿透。

    金忠很高兴,在兵部大喊活该!

    “武勋已无进取之心,几十年后大明将面临着无将可用的窘境,所以皇爷爷要开武学。”

    朱瞻基自从那天教训了文臣们一番后,显得多了些锐气。

    武勋此次集体无声让朱棣失望之极,心中不知道在转着什么念头。

    方醒干巴巴的解释道:“此次军制革新涉及到军方的利益,实际上不发声就是在支持。”

    “没有担当,如何能当大事?”

    朱瞻基不屑的道:“武人就是武人,学了文官的弯弯绕,那就改行吧!”

    关键时刻不表态,掉链子……

    “这不是你该掺和的!”

    方醒作为武勋中的一员,有些恼羞成怒了。

    朱瞻基讶然道:“德华兄,皇爷爷此次可是大怒,小弟可没掺和,只是那天说了六部尚书和那些学士们一顿。”

    “你说了什么?”

    方醒觉得这小子太过拔尖了,这样很危险。

    “就说了文武之争的事,此次革新军户制度,文官们在集体看笑话,顺便盯着,只要发现漏洞,肯定会弹劾一波。”

    “痛打落水狗嘛!不算是稀奇事。”

    方醒一点儿都不奇怪,文官治理国家,武人保护国家。

    泾渭分明才好,可一条河想去侵占另一条河的地盘,那就热闹了。

    “皇爷爷发狠派了人去三卫监察,聚宝山卫去的是兵科给事中邢庸。”

    玛德!老朱忒过分!

    就算是派吕震去,方醒也觉得好一些。

    所谓的给事中,和唐朝的门下省一个德性,拥有批驳之权。

    批驳之权是一回事,关键是六科给事中还能监察本科的部门。

    也就是说,这位邢庸可以给金忠上眼药。

    ……

    事实也是如此,邢庸很简单的孤身一人来到了聚宝山卫,然后就让林群安召集了全体人员。

    站在台子上,邢庸嘶吼道:“羽林左卫和右卫的事,陛下很失望,很愤怒!别以为你们没闹事就是好的,千万别让本官发现你们的不法勾当,否则……本官就算是死在这里,也要让你们受到严惩!”

    这货喝多了吧?

    看到下面的将士们有些骚动,林群安就给了王贺一个眼神。

    王贺很无辜的瞪着眼睛,低声道:“这种人咱家见多了,是求名。为了求名,他们连陛下都不怕,还会怕咱们?”

    “……按照规矩,该遣散的就遣散,谁若是敢在这里面舞弊,本官饶不了他!”

    “咳咳咳!”

    邢庸大抵是从没这般嘶吼过,坚持完训话之后,就忍不住咳嗽起来,下面那些骄兵悍将马上就哄笑出声。

    你特么的是谁啊?莫名其妙的一来就瞪鼻子上眼,小心收拾你。

    邢庸听到哄笑,回身,面色铁青的对林群安说道:“林大人,聚宝山卫就是这般对待陛下的使者?那本官立时回宫向陛下禀告。”

    林群安无辜的道:“刑大人,这些都是在战阵上杀人无数的家伙,本官平时都得小心着,不然激怒了他们可没好结果。”

    王贺也阴阳怪气的道:“这些都是有功之臣,南征北战为大明打下了偌大的地盘,兴和伯在时都不会这般没来由的训斥。”

    邢庸怒道:“本官代表着陛下前来,难道也不能震慑一番吗?”

    “他们无罪,也没想着造反闹事,你震慑他们干什么?文官的那一套敲打对聚宝山卫不管用!”

    “谁?!”

    邢庸被人给揭穿了手段,恼怒的侧身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