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3章 羽林卫闹事
    朱瞻基的气质越发的沉稳了,在场的人不由自主的把他拿去和太子相比,面色都有些复杂。

    朱高炽是文人们寄予厚望的一位皇帝。

    从朱元璋到朱棣,父子俩把文官们折腾的到死不活的,大家被压抑了那么久,就等着朱高炽上位,然后大展身手。

    可眼前这位英气勃发的太孙却更像是朱棣!

    “皇爷爷,军纪之外,还得要为官兵们排忧解难,聚宝山卫就让将士们的家眷织布,一年下来,大多比饷银还高,所以人心自然就稳定了。”

    朱瞻基看到金幼孜和吕震的脸上有些嘲讽之色闪过,就说道:“二位大人是没见过各地卫所的惨状吧?”

    金幼孜尴尬的别过头去,吕震马上装傻,眼观鼻,鼻观心。

    可朱瞻基在得知羽林左卫和右卫闹事后,已经是离奇的愤怒了。

    “那些卫所军士衣不遮体,妇人也是如此,神色呆滞,恍如行尸走肉……这样的军队如何能御敌?”

    朱瞻基的目光锐利,扫过群臣,恍如一个年轻的朱棣站在下面。

    杨荣觉得朱瞻基有些逾越了,就想出班缓和一二,可杨士奇却轻声的干咳了一下。

    杨荣心中一惊,就借着转头的机会看了朱棣一眼,心中冰冷。

    朱棣面带微笑,甚至还有些……慈爱,就这么看着朱瞻基在教训这些臣子。

    太子还没死呢!陛下在想什么?

    杨荣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再也没有去关注朱瞻基的呵斥。

    “……文人中个秀才就有了好处,中了举人更是鸡犬升天,再清贫的人家,出个举人马上就是耕读人家了,呵呵!耕读人家,那些田地都是从哪来的?”

    除去杨荣神不守舍之外,所有人都目光闪烁,不敢和朱瞻基对视。

    “文人的地位高了,自然会鄙夷他们的死对头武人,这一点谁有异议?”

    朱瞻基目光炯炯,少年意气:“文官见到这般衣不遮体的军士,得意了吧?于是勾结卫所将官,驱使军士为私人劳役,可有?”

    无人回答,在清理卫所时,比这更过分的行径比比皆是。

    “从军和乞丐差不多,可乞丐好歹不用去劳役,这样的军士谁愿意干?若不是强行勾选,可能招到人?”

    “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大明的军队还能强大多久?”

    朱瞻基皱眉看着地砖,忧郁的道:“就算是大明的军队全都装备了火器,可军士的待遇不改,那些火器和烧火棍有何区别。”

    朱棣觉得朱瞻基说的有些混乱,就干咳一声道:“十年为期,多分土地,免掉十年的税赋,若有不要土地的,相应的给些钱钞就是了。”

    杨荣猛地惊醒,带头应了,然后大家出去,把地方留给这对祖孙。

    “皇爷爷,班军都被劳役,视赴京城操练为畏途,孙儿上次知道后斥责了宋礼和孟瑛。”

    所谓的班军,就是各地卫所轮流进京操练,这本是好事,可慢慢的就演变成了劳役。

    进京不操练了,缺不要钱就能干活的人,你们就去工地上操练吧!

    朱棣嗯了一声,淡淡的道:“此事不能急切,一步步的来,你可知朕为何会答应在京城试试?”

    这是在点拨。

    朱瞻基想了想:“皇爷爷,难道是为了方便盯着吗?”

    朱棣摇摇头,目光透过大门,看向远处。

    “此事议论纷纷,文武皆反对,可他们越是反对,朕就越想办成此事,最好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事情办好!”

    朱瞻基若有所思,朱棣也不去解释,“孟瑛是个谨慎的人,他不表态,不过是想让武勋们沉寂罢了。”

    朱棣起身走下去,看了看朱瞻基的个头,唏嘘道:“你也长大了,记住,文臣没了对手,君王就掌控不住朝政。”

    朱瞻基心中一震,“皇爷爷,难道科学还不够吗?”

    朱棣负手而立,淡淡的道:“朕本想抬起武勋和文官相持,可你看看,张辅手不释卷,孟瑛也学了文人的那一套,若朕不在了,你等可能压住文官?”

    压压手,止住了朱瞻基的惶恐,朱棣说道:“所谓的科学,不过是实用之学,一旦进入官场,那就是异类,必然会饱受打压,就算是朕也无法伸手的打压,朕老了,怕是等不到那些人走进朝堂,和儒学大臣们相对而立的那一天。”

    朱瞻基心中感动,说道:“皇爷爷,还有孙儿呢!”

    “你?”

    朱棣笑道:“你还嫩着呢!大明从庙堂到下面,靠的都是儒家,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文官们看似对科学警惕之极,可实际上却有些轻蔑,如若不然,方醒没有好日子过!”

    朱瞻基想着就觉得紧张,“皇爷爷,这大概就是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

    咦!

    朱棣想了想,觉得这话倒是贴切。

    ……

    而孟瑛觉得自己已经很重视羽林左卫和右卫了,在他说出两卫的退役比例为百分之六十时,欢声雷动。

    可等他再说出要分十年进行后,场面就乱套了。

    “侯爷,下官都只敢说六成的人退役,不敢说要分十年啊!”

    群情激昂,下面的军士们闹腾起来了,吓得左卫指挥使单宇急忙叫人来保护孟瑛。

    孟瑛冷冰冰的扫了他一眼,喝道:“令他们来!”

    单宇不解,孟瑛的侍卫已经吹响了号角,顿时四周就传到了脚步声。

    那些闹腾的军士们都醒悟了,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当今的皇帝可不是那等软弱之人。

    一队队手持刀枪的军士从左右压过来,操场上的左卫军士们都噤若寒蝉,慢慢的聚作一团。

    孟瑛冷冷的道:“闹!继续闹!陛下仁慈,许了十年之期,然人心不足!本候这就去陛下那边,恳请陛下把羽林左卫和右卫维持原状如何?”

    如果说武力威胁是刀子,那么维持原状就是釜底抽薪。

    看到无人敢闹,孟瑛才说道:“六成,分十年遣散,谁再闹事,那就不用走了,军律处置!”

    单宇尴尬的道:“还是侯爷手段高超,下官佩服。”

    孟瑛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和右卫的指挥使都自己去向陛下请罪吧。”

    单宇一听腿都哆嗦了,急忙说着自己的不容易。

    孟瑛下了台子,上马后对紧紧跟着的单宇说道:“你容不容易本候不管,可陛下交代的事你居然办成了这样,若是兵变,你可担得起后果?”

    单宇面色惨白的道:“侯爷,下官愿意请辞。”

    孟瑛不禁被气笑了,他用马鞭指着单宇道:“怪不得人人都说军中难有好将官,果然,大多似你这般的厚颜无耻之辈!且好自为之吧!”

    指挥使居然申请退役,传出去军方丢脸就丢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