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0章 小刀成亲
    感谢书友:“狼屠屠狼”的万赏!

    ……

    要做新郎了,小刀有些紧张,把自己的小院里外检查了无数遍。

    花娘带着一帮子庄户媳妇来帮忙,看到他忐忑不安的模样就打趣道:“这是急了吧?你且放心,等新媳妇进家,有你摆弄的时候。”

    “哈哈哈哈!”

    那些媳妇听到这话不禁都笑了。

    “小刀,有人教过你怎么做新郎吗?”

    一群过来人在调戏着菜鸟,乐不可支。

    小刀面红耳赤的道:“没,没教过。”

    “那还等什么?赶紧叫辛老七他们叫你去啊!哈哈哈哈!”

    辛老七的媳妇喜妹也在其中,闻言就呸道:“别叫我家老七,你们把他拉进去教。”

    顿时这些媳妇就找到了借口,几个过去拉着小刀,说是要教他怎么做新郎,一时间闹得大笑不止。

    这时春妹家的人来了,也是一群媳妇。花娘赶紧带人迎过去,双方寒暄了几句,然后就进去查看摆设。

    这个程序叫做铺房,家里怎么摆设,以女方家为主。

    小刀被调戏的面红如血,不敢跟进去,正好方五过来看到,就笑道:“你这个算什么,当年我成亲时,那些女人闹腾的才厉害,差点把呆呆给闹哭了。”

    “走,哥哥教你些招数,免得到时候闹笑话。”

    ……

    春妹很忐忑,第一次坐轿子,外面的喜婆一路得意的吆喝着,恨不能别人都知道她嫁到了方家。

    最前面的就是小刀,还有家丁们都在。

    小刀穿着九品官服,坐在马背上身体僵硬。

    一路颠着到了方家庄,全庄的人都出来了。

    “小刀,你媳妇来了!”

    “快发喜钱!”

    轿子被人拦住了,那些吹打的男子也不急,乐声更加的大了。家丁们赶紧进去找方杰伦。

    现场闹哄哄的,直到方杰伦干咳着负手而来。

    家丁们都跟在他的身后,手里提着箩筐。

    方杰伦先拱拱手,然后说道:“多谢各位辛苦跑一趟,我家老爷有些薄礼,还请收下。”

    辛老七出来,手中拿着几串铜钱,给了带头的人。

    那喜婆拿到铜钱,马上嗓门就高了几个调,喊道:“哎哟!这才是公侯之家啊!看看看看,那地一看就比西市杀猪的王大还肥,这人一看比守皇城的侍卫都健壮,主人家大方可靠,新娘子哎!你这算是嫁对人了!”

    方杰伦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各家的都有,老爷说了,小刀虽然没了爹娘在身边,可还有咱们在,都去,多吃些,肚子不吃大就是看不起小刀了啊!”

    “哈哈哈哈!”

    “管家,那还等啥呢?”

    方杰伦威严的道:“各家的小孩子今天都松松皮,闹起来才好,每人都有喜钱。”

    两家丁提着个箩筐,这时就晃荡了一下,顿时铜钱的撞击声让那些孩子都欢呼雀跃起来。

    方杰伦挺胸腆肚的吆喝道:“轿子赶紧进去,老爷他们都在等着呢!各家的孩子都赶紧出来,领了喜钱就去闹腾,这不闹腾哪像是喜事啊!”

    于是在孩子们排队领喜钱的喧嚣中,轿子被一路护送着往主宅去了,那些领了钱的孩子飞跑着追上去,跑在前面笑闹着。

    春妹越发的紧张了,坐在轿子里看着自己的手,觉得比隔壁家的三妹粗糙了许多,会不会被嫌弃呢?

    主宅的外面已经摆开了流水席的架势,春妹悄悄地掀开一点儿帘子,看到那些孩子们在边上跑着,打闹着。

    那些庄户们都在帮忙,不时有人叫喊着,催促着……

    那些炉灶上蒸汽升腾,映照在一张张笑脸上……

    这就是生活啊!

    放下帘子,轿子已经进了前院。

    ……

    方醒在内院里和朱瞻基笑的前仰后合的。

    院子里,土豆一本正经的穿着一身小青衫,拱手道:“父亲,孩儿要去吃酒席。”

    平安被邓嬷嬷和秦嬷嬷一人牵着一只手站在后面,有些疑惑于土豆的装束。

    方醒笑的不行,看到土豆一脸的迷惑,就笑道:“去吧去吧,你们可以去洞房看看,那里正需要孩子去闹闹。”

    等两个孩子去了前院,朱瞻基的笑容渐收,说道:“夏元吉和杨荣他们暗中斗了一回,皇爷爷支持了夏元吉,可却又把聚宝山卫给拉上了名册。”

    方醒揉揉笑酸的脸颊,说道:“陛下做出这个决定有他的考量,一味打压一方当然不是长法,再说聚宝山卫军纪森严,正好用来探路,就算是出了纰漏也好收回来。”

    朱瞻基说道:“为君之道在于平衡,只是可惜了聚宝山卫的那些老兵,调到玄武卫去都是骨干,当个总旗肯定没问题。”

    方醒说道:“别只看着这些,你要想一想,十年一轮换,几十年下来,那些军士在民间能带动多少人?”

    聚宝山卫的军士们都在军营中学习过不少科学知识,退役后综合素质绝对能甩普通百姓几条街。

    若是把军营变成一个大学堂……

    朱瞻基眼睛一亮,可随即黯然。

    “朝中怕是大半人都不会赞同,除非是教授儒学。”

    方醒说道:“教什么?退避三舍吗?还是仁恕之道!”

    朱瞻基只觉得前路漫长,只有一点儿光亮:“武学若是重开,怕是那些人会发疯!”

    “科学能让将士们知道许多东西,不管是计算还是物理,都是实用之学。武学出来的都是武人,学儒学干嘛?难道要去科举吗?”

    朱瞻基笑了笑,说道:“杨荣他们怕是已经在未雨绸缪,而……”

    两人突然一惊,然后面面相觑。

    ……

    前院,小刀的院子里挤满了人,男人们只能在院子里,只有孩子和女人才能去新房转转。

    土豆带着平安的到来让这些人都拘束的闪在一边,看着两位少爷大摇大摆的去了新房。

    邓嬷嬷的目光在人群中一转,低声道:“没有外人。”

    秦嬷嬷牵着平安笑道:“今日都是熟人,你且安心的乐乐吧。”

    邓嬷嬷看着平安,冷峻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笑容:“今日平安少爷也是乐的不行,晚上想必就睡得香了。”

    秦嬷嬷点点头,看着土豆,就觉得自己的后半辈子有了指望。

    到了新房,木花和春妹的一个亲戚正陪在她的身边。

    看到土豆和平安进来,木花急忙起身道:“少爷。”

    春妹蒙着盖头,听到这个称呼就想起身,秦嬷嬷说道:“都安生的坐着,两位少爷只是来看看,千万别拘束了,不然回去老爷可不饶人。”

    土豆走过去,看着春妹,好奇的问道:“你以后就是小刀的媳妇吗?”

    春妹窘迫,秦嬷嬷急忙拉过土豆说道:“大少爷,就是媳妇。”

    土豆皱眉道:“秦嬷嬷,媳妇是什么?”

    秦嬷嬷不禁无语,正好平安在边上的盘子里抓了一把花生,然后就往自己的小兜兜里揣,她就笑道:“二少爷,这是新媳妇的。”

    平安却不听,只是一个劲的抓,一时间让春妹的亲戚,一位小媳妇不禁看傻了眼。

    这也太随便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