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76章 谁是滴水不漏
    感谢书友:“淼淼孩子”的万赏!

    ……

    孟瑛是稳坐钓鱼台,不管上面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不会拒绝。

    这就是一位不缺乏官场手段的家伙!

    两人坐在正堂,注意!若是孟瑛把方醒当做朋友,就不会在正堂接待他,而是会在都督府正堂的后面。

    两人分左右坐下后,方醒看到堂下还有两名小吏,就知道孟瑛已经猜测到了自己的来意。

    这是在让方醒知难而退!

    我不和你扯交情,也不和你说忌讳的话!

    “兴和伯乃是贵客,此番到访,不知有何贵干?”

    孟瑛笑着问道。

    “保定候以为大明的军队还能强大多久?”

    方醒抛出个问题,然后端起茶杯沾沾唇。

    孟瑛目光转动着,淡淡的道:“孟某只听陛下的,陛下说什么,孟某就干什么,这才是臣子之道啊!”

    方醒并未气馁,说道:“军户若不改,那就是近亲繁殖,不出两代人,大明就再无可用之兵,孟大人以为然否?”

    孟瑛打个哈哈道:“孟某愚钝,却不知道这些,不过陛下当会有旨意下来,孟某等着就是了。”

    方醒起身,点头道:“保定候果然是忠心为国,方某佩服之至,此后不敢再来打扰,告辞了!”

    这就是翻脸!

    方醒对着孟瑛微微颔首,大步下堂。

    堂下的两个小吏被吓傻了,尼玛哪有这样翻脸的?

    按照文官的规矩,这时候就该是两人之间言笑晏晏,甚至还会谈些风花雪月之事,随后孟瑛亲热的把方醒送出都督府去。

    孟瑛目光闪动,就在方醒要走出大堂时喊道:“兴和伯留步!”

    方醒继续向前走,孟瑛叹道:“兴和伯,请到后堂一叙如何?”

    后堂,这次再无旁人,孟瑛唏嘘道:“军户之制弊端甚大,孟某深知,第一代还好,第二代,第三代差不多就和农户一个样,操练严格些还行,一旦轻忽些,连那些山匪都打不过。”

    “山东那次兴和伯应该有印象吧,那唐赛儿杀了官吏逃走,那些军士可有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扬长而去。”

    孟瑛笑吟吟的看着方醒道:“兴和伯,都督府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收获消息,唐赛儿聚众上山,就是都督府最先报与陛下得知。孟某做事不敢说滴水不漏,可却不敢欺瞒陛下。”

    方醒笑了笑:“此事陛下当然知晓,那唐赛儿乃是漩涡,若是动了她,山/东一地就会平地起波澜,方某自问和她并无瓜葛,只是她恪守信诺,没有用白莲教的那些东西去蛊惑百姓,这才放了她一马。”

    孟瑛点点头:“报功的单子上面就有她,陛下看到了,就说了一句……”

    “那就让锦衣卫的人撤了吧。”

    孟瑛笑着说道。

    方醒振眉道:“保定候想多了,青州之事回来之后,方某就已经和陛下交代清楚,当时只要他们夫妇半道敢掉头,跟着的那个小旗部就会用火枪把他们打成筛子。”

    孟瑛的表情有些愕然,就像是掌控大局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大漏洞。

    这足以让他重新审视方醒这个人。

    滴水不漏啊!根本就不留下把柄给别人攻击。

    “兴和伯,军户一事本官不表态,还请理解。”

    孟瑛肃然道:“军户变成勾选或是招募,几年一期,兴和伯,这中间干系太大。哪朝哪代的军士不是干到头的,这干几年就走,就算是十年吧,新来的还得从头开始操练,若是有大敌压境,这如何是好?”

    “理由总是好找。”

    方醒毫不客气的说道:“咱们就说说那些军士,实际上大家都清楚,基本上三十岁之后他们的身体就在走下坡路,再过几年,多半都成了老油子,兵痞!留着何用?难道咱们还得等他们五六十岁了才给退出去?”

    孟瑛有些尴尬的道:“可这是祖制啊!”

    “保定候,你我都是沙场上杀出来的人,就别学那些文人,拿着祖制来压人行吗?”

    孟瑛更尴尬了,文人搬出祖制那是不要脸,武人搬出祖制,那是男扮女装。

    “动静太大了!”

    孟瑛皱眉道:“相对而言,孟某更担心的是武学的生源问题,所以此事孟某不表态,你该知道,这已经是孟某最大限度的退让了。”

    方醒心中微微一叹,知道这些人在经历了长久的和平后,斗志不可避免的消退了。

    “既然如此,方某告辞了。”

    孟瑛客气的把方醒送到外面,目视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年轻果真是好啊!”

    作为保定候,孟瑛不得不把自己的心思分出一半来,用于操持府中。

    有了偌大的保定候府,孟瑛觉得自己年轻时的冲劲都消失了,多了许多暮气。

    ……

    方醒去了兵部,金忠一见到他,就怒道:“马苏在兵部干的好好的,你偏偏要让他去户部,夏元吉这下可得意了,老夫告诉你,马苏进了户部就别想出来,夏元吉有的是手段让他留在户部!”

    方醒笑了笑,自己动手倒茶,一口干了,然后才吁气道:“刚去了孟瑛那里。”

    金忠的面色转为冷淡:“那人行事中规中矩,和读书人一个样,装的厉害!好好的武人,偏偏要去学了文人的彬彬有礼,见人就是什么儒雅的微笑,有那必要吗?”

    孟瑛持身正,号称勋戚中最廉洁的一位。

    金忠不屑的道:“他必然不会表态,只等着陛下的旨意行事。”

    方醒点头道:“不过他倒是说了,此事他不会干涉,也就是说,那些武将们不可能通过他来转达反对意见。”

    金忠指指皇城方向道:“陛下就是个倔的,若是他定下来了章程,谁也别想反对。当年决意迁都北平时,反对的呼声甚嚣尘上,持续多年,可陛下根本不搭理,闹的凶了,直接处置!”

    “只是此事确实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德华,老夫都不看好啊!陛下踌躇也是应当,毕竟他要看的是全局。”

    方醒点点头表示赞同,把军人改为类似于合同制的编制,这是一次尝试和冒险。

    “不过……”

    方醒说道:“若是以一军为试点呢?也就是说,咱们先找一个卫所来动手,试试总不会怀孕……呃,试试总不会出事吧。”

    金忠愁眉苦脸的道:“好歹老夫在陛下的面前还有几分薄面,此事就由老夫去说吧。”

    “多谢金大人!”

    方醒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

    他来此的目的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朱瞻基去说,那么会让他成为靶子。

    方醒自己去说,会把事情逼到角落里,少了回旋的余地。

    金忠笑道:“陛下一听必然就知道是你的主意,就算是板子下来,打的也是你!”

    “甘之如醇!”

    方醒拱手道:“大明总得要变,守着祖制过日子,那是庸人!”

    金忠说道:“确实,陛下若不是当年登基时说了那些话,早就把祖制抛在一边了。”

    老朱为了让自己的造反显得合法化,就用了一系列的手段,而重中之重就是孝。

    朕是孝顺孩子哈,老爷子留下的规矩朕不会动,大家外甥打灯笼,照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