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75章 陛下对我不错(为盟主:‘zch145028’贺,加更!)

第1175章 陛下对我不错(为盟主:‘zch145028’贺,加更!)

    感谢书友:‘zh145028’的盟主打赏,第二十三位盟主,感谢!

    初冬最适合的就是睡懒觉,而这也是方醒最热衷的爱好之一。

    大清早,两个孩子在床上乱爬玩耍,依然不能影响到已经练就睡觉神功的方醒继续下去。

    平安和土豆在摔跤,作为大哥,土豆收着力,结果被平安推倒在方醒的身上。

    方醒吧嗒吧嗒嘴,继续睡。

    可等土豆双手一撑时,就听到方醒一声惨叫。

    “嗷……”

    “两个捣蛋鬼!”

    方醒一把揪住两个儿子,一人亲了几十口才起床。

    背着土豆,抱着平安,这个形象的方醒让人忍不住想发笑。

    “夫君您怎么起床了?御医说您还得要养一段时日呢!”

    张淑慧和小白正在算账,大市场里面,方家的店铺已经开张了,进货花了不少钱。

    “快下来!”

    张淑慧担心方醒的身体还未恢复,就过去准备把土豆弄下来。

    土豆在躲着,嚷道:“娘,爹已经好了,已经好了!”

    方醒笑道:“昨日就好的差不多了,不然我也不会和孩子们亲近。”

    方醒怕传染给孩子,所以这几天都不许两个孩子进卧室。

    小白松了一口气道:“夫人,早餐可以吃好些了吧?”

    张淑慧深知方醒饕餮的本性,可御医有交代,不许他吃油腻的东西,于是这几天大家都吃的比较清淡。

    张淑慧狐疑的看着方醒,伸手去他的额头上摸了摸。

    “已经好了!”

    方醒捉住她的手摸了摸,身上挂着两个孩子艰难的坐下,说道:“来一大碗面条,多放辣椒油,多放些脆哨。”

    这个脆哨还是方醒本人亲自做的,特别有嚼头。

    “我也要!”

    小白把账册放下,接过平安就跟着起哄,这几天实在是没有油水啊!

    “娘……”

    土豆趴在方醒的背上也拖长声音喊着。

    “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方醒时隔几天后终于又吃到了重口的食物。

    吃完早餐,方醒溜达着去了前院。

    黄钟也在散步,而且居然是在陪着解缙。

    “解先生没有去书院?”

    方醒诧异的问道,书院可还没放假,对于把书院视作自己后半生目标的解缙来说,早退很难见到。

    解缙把手拢在袖子里,说道:“今日有学生来上课,说出城时听到那些守门的军士在谈论军户之事,颇为欣喜,德华,这可是骑虎难下了。”

    方醒吃了一大碗面条,辣的心中舒畅,正是心情最好的时候,他说道:“军户本就是权宜之计,明眼人都知道,这等强迫子子孙孙去从军的规矩迟早会导致军队糜烂,可人大多都有侥幸心理,想着现在还不错,卫所不是清理过一次了吗,想必还能再坚持几十年。”

    “这等心理若是出于百姓家,那顶多就是一家之难,可出自于庙堂,那就是大明未来的劫难。”

    解缙看着自己呼出的气变成白雾慢慢消散,皱眉道:“可下面的军士却会信以为真,到时候实现不了,你就不怕自己这个始作俑者被抛出去当了替罪羊吗?”

    方醒无辜的道:“我只是提了武学之事,而且源头还是在玄武卫那里,关我何事?”

    这种态度的方醒让黄钟都想掩面,实在是为这个东主感到羞愧。

    解缙哭笑不得的道:“世人只会看到是你方醒开的头,谁管军户是谁说的?”

    方醒无奈的道:“军户制度,以及武学的生源,这两个难关是必须要过的,陛下在时不过,难道太子有这个魄力?”

    “太孙呢?”

    黄钟问道,他觉得朱瞻基颇有朱棣的气势,想必几十年后登基,定能压服文武百官。

    “太孙……”

    方醒有些恍惚的道:“太孙怕是没有时间去应对啊!太过仓促必然会导致处处都出问题,他能稳住就算是不错了。”

    “德华慎言!”

    解缙一声断喝,方醒这才恍然醒悟过来,摆手道:“只是些感慨,不作数。”

    黄钟看看左右,诧异的道:“伯爷,您这是在担心……那位的身体吗?是了,那位的身体……”

    解缙瞪了黄钟一眼,低喝道:“此事不可再说!”

    揣测皇储的身体情况,在什么时候都是大罪,而且朱高炽对方醒不错,传出去别人也会说他败德。

    方醒淡淡的道:“这里没有外人,殿下爱吃,而且身体不便之后,难有活动的机会,长此以往……”

    解缙挥手道:“够了!德华,莫要去揣测这些东西,老夫当年也是喜欢去揣测君王,结果如何?为人臣者做好自己的事,至于其它,就交给上天和陛下来处置吧!”

    解缙就是一个悲剧!

    方醒说道:“陛下那日把我留在殿中多时,看似想让我大病一场,可把事情结合起来看的话,解先生,陛下待我不薄啊!”

    解缙闭上眼睛,无奈的道:“你北征两次立下大功,陛下让你献俘,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他知道你必然会拒绝,这样外界关于你的争论就会平息,大家至少认为你是个懂的进退的人,这一点很重要。”

    “其次便是你那日落水,陛下本应是要禁你的足,可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黄钟也是赞同道:“那日伯爷前脚刚到,后脚御医就来了,可见就算是伯爷没病,陛下也会让您病,这是在让您避开此事的意思。”

    方醒点头道:“陛下待我不薄啊!我的性子就是这样,你对我好,我就加倍的对你好,陛下如此,我怎会当缩头乌龟呢!”

    “老七!”

    方醒喊了一声,辛老七从前面冒头。

    “备车,我要去见孟瑛。”

    “德华!”

    解缙不大赞同方醒的冲动。

    方醒回头笑道:“人嘛,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什么都要前思后想,衡量利弊,那和七八十岁的垂暮老人有何区别。”

    看着方醒扬长而去,解缙不禁摇头道:“老夫老了,当年老夫也曾随心而为,如今儿孙都有了,却失去了锐气,羡慕啊!”

    黄钟本来心情有些沉重,听到这话不禁有些腹诽:您那个不是锐气吧,而是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解缙唏嘘半天,突然说道:“我的小悠悠呢!老夫得去看看。”

    黄钟是彻底的无语了,这位刚才还在感慨,转眼就变成了宠爱孙子的老头,这个转变实在是太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