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73章 祖制不可违
    感谢书友:‘七个母音’的万赏!

    金忠就在不远处的屋檐下站着,只露出半个身体,冷冷的看着袁琪江。

    官大一级压死人,可马苏的编制却不在兵部,所以他相当的坦然。

    袁琪江冷哼道:“军户乃是祖制,兴和伯莫名其妙的提出改制,这是对太祖高皇帝的大不敬!”

    马苏微笑道:“袁大人可是对家师有意见吗?那可去方家庄求见,想必家师非常乐于与袁大人探讨一番军户户籍的利弊。”

    兰炳烈得知消息急匆匆的赶来了,他站在马苏的身边拱手道:“马苏来兵部只是学习,袁大人若是有政事要商讨,何不如上份奏章,当然,去方家庄也行。”

    马苏还给袁琪江留了点儿面子,可兰炳烈却直接就刺破了袁琪江的真面目。

    什么狗屁的祖制,不过是军户要是改制后,地方和兵部的一些人失去了那些好处罢了。

    至于找到马苏,不过是泄愤而已,而且袁琪江还不敢撕破脸,只是在祖制上做文章。

    这是在担心什么?

    宽宏大量!

    袁琪江的眼皮子跳动着,眯眼道:“本官不与你等啰嗦,违背祖制,人人皆可议论,现在外面知情的怕是不止一千人了吧,哼!”

    他既然提及方醒,作为弟子的马苏当然不能不反击。

    拱拱手,马苏说道:“袁大人乃是老户部,想必对大明军队的弊端了解甚深,马苏不才,敢请问袁大人,国与家,孰轻孰重?”

    袁琪江的脸腾地一下就变成了染料铺,五颜六色,难看到了极点。那胸膛急剧起伏,显然是气的想吐血。

    不过是对自己可能失去一块财源而愤愤不平罢了,偏偏要摆出一副捍卫祖制的模样,只能让人鄙夷!

    但是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当众打脸,起码得圆滑些。

    这又是一个小‘宽宏大量’啊!

    可再说下去,弄不好就有御史会寻根探底,一份弹章让他去诏狱喝茶,所以

    袁琪江冷哼一声,拂袖而去,马苏也不恼,对兰炳烈拱拱手,低声道:“不过是私心作祟,我知晓,无需和他翻脸。”

    兰炳烈笑道:“我在会同馆,他袁琪江怎么着也管不到我的头上来,放心好了。”

    会同馆大使不过是九品官儿,和袁琪江的正六品差距甚大,兰炳烈也算是豁出去了。

    马苏点点头,说道:“若是他敢找茬,千万别憋着,告诉恩师。”

    兰炳烈笑道:“何必去请恩师,金大人就会收拾他。”

    马苏哑然失笑,“是了,金大人别看一天老糊涂,那是在装糊涂,若是有人敢去摸虎须,那可就有好看的了。”

    金忠一旦发火,那怒吼声能传遍兵部上下。

    马苏点点头,然后提着自己的木箱子向着兵部大门走去,而孙俊和陈建两人却在窃窃私语。

    “袁大人是个什么意思?”

    “若是军户改制,他要少许多好处。”

    “他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事,也不怕金大人发火吗?”

    “法不责众,收好处的人多了去,只要下手别太狠,谁也动不得。”

    金忠就站在原地看着,目光冷冽。

    ……

    “老师,弟子在兵部的学习结束了。”

    马苏到家,就先去找到了方醒。

    “有什么感悟?”

    方醒抱着平安在给他穿棉衣,平安大概是觉得棉衣穿上后笨拙,就有些抗拒,一直在反抗着。

    书房里有一个小铁炉子,烟管转折之后从玻璃窗上面伸出去,屋子里暖洋洋的。

    方醒折腾着把棉衣给平安穿上,然后抱着他站在自己的膝盖上颠着,眼睛都笑眯起来了。

    马苏冲着平安做个鬼脸道:“老师,金大人虽然是冷眼旁观,并不时纠正,可兵部上下终究失于管控,下面的人心思各异,没有形成合力。”

    “人心一散,做事的效率就不高,甚至内部倾轧也是寻常事。”

    “兵部管调动,可弟子觉着他们的水准不够,做事有些墨守成规,实际上就是没底气去提出异议。”

    “那你提了吗?”

    方醒把平安放在腿上坐着,正好铁炉子上烧的水开了,就示意马苏泡茶。

    马苏放了茶叶,冲水,然后赧然道:“弟子没有提出看法,只因觉得自己是去学习的,贸然提出来,那就是在打破兵部的规矩,虽然表面风光,可背后却会寸步难行。”

    方醒有些恍惚的看着茶杯上的水汽渺渺,喃喃的道:“以前我把这等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视为官场文章,讨厌但却不可不从,现在看来,依然无法改变这些潜规则。”

    马苏垂眸道:“是的老师,旧有的规则拥有着大量的支持者和保护者,若是轻易触碰,必然会群起而攻之。”

    “老师,弟子觉得吏治还需要厘淸,必须要加强监管,否则目前的大好局面不过是过眼烟云,好一阵又散了。”

    “嗯!”

    平安一直都很安静,方醒搂着他,把他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说道:“我有时候在想着,若是大明的吏治能一夜之间就好转那该多好,可这只是梦呓。太祖高皇帝的手段不可谓不严厉,锦衣卫四出,查到贪腐就剥皮实草,可最终依然杀不绝,至今吏治已然下滑。”

    “不过当时的俸禄太低……”

    朱元璋和朱棣都觉得官吏就应当要清廉,可却不肯增加俸禄,这个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好了,你在家休息三日,然后再去户部报到。”

    ……

    户部也没有好日子过,夏元吉正吩咐人去核算军制改革后的花费,他自己却看着目前户部的结余在心疼。

    “大人,花销主要是在招兵和退役时,还有一个就是要准备粮草,而这些以前都是军户自己屯田提供的。”

    赵源真现在分管的是宝钞的发行和管理,类似于央行行长的职责。

    夏元吉放下账册,说道:“关键是从此就成为定例,我户部每年还得要抓紧拓展财源,咦……那个方德华,果然是狡猾!做事情居然是一环套一环!”

    赵源真近期潜心研究宝钞和大明经济的情况,闻言也是苦笑道:“大人,那兴和伯莫非还借着此事逼咱们收商税?”

    夏元吉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叹息道:“本官也不知道啊!不过可能性很大。毕竟那个家伙知道商税的推进慢。本官有时候在想,若是他来坐本官这个位置,兴许能干的更好,不,是一定能干的更好。”

    赵源真摇头道:“大人,兴和伯可是名将,还是知行书院的山长,做生意的本事也让人眼红,可不会来和您抢。”

    夏元吉笑道:“是了,他不乐意被拘在一个地方,每日案牍劳形,罢了,本官还得想想此事。”

    ……

    朝中在商议取消军户户籍一事很快就曝光了,为此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大为恼火,只是朱棣没吭声,所以不好查。

    而不出所料的是,果然有不少奏章飞进了皇城,而内容都是一个。

    “说是祖制不可违,军户制度乃是太祖高皇帝的遗泽,动不得!哈哈哈哈!动不得!”

    朱棣把奏章仍在地上,起身大笑道:“朕的大明远迈前朝,若是父皇看到如今的大明,也得夸朕几句吧。可偏偏就有人喜欢提什么祖制,这是在陷朕于不义!”

    杨荣赶紧劝道:“陛下,那些人或许有些迂腐,可却不敢冒此大不韪。”

    朱棣摆摆手,等杨荣等人退下后,他冷笑道:“什么祖制?对你等有好处的就是祖制,对你等没好处的就不是祖制,面目可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