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71章 大郎,来,喝了这碗药
    感谢书友:“黄绮琳”的万赏!

    感谢书友:“余宇鹏”的万赏!

    ……

    方醒生病了!

    在御医去了方家之后,在金忠派人去送了药材之后,就成了北平城里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听说那兴和伯是中邪了,御医根本就不顶用。”

    “他那是杀孽啊!你想想,从白起开始,那些屠夫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报应啊!几度轮回,那奸贼终于遭了报应,小二,拿酒来!”

    几个文人在小酒馆里眉飞色舞的说着这事,恨不能仰天长啸。

    而朱高燧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激动,随后谢忱就带来了消息。

    “殿下,兴和伯和汉王喝酒游湖,酒醉落水。”

    朱高燧仿佛被一盆凉水从头顶上浇下来,面无表情的道:“那就希望他一病不起吧。”

    可他和谢忱都知道,这等受凉的毛病弄不死方醒。

    方醒也相信弄不死自己,所以他很坦然,以至于趁着屋子里只有木花时,招手叫了土豆和平安进来。

    趁着没咳嗽的时机,赶紧和孩子亲热亲热才是正理。

    两个孩子在你的身上折腾是什么滋味?

    不是好滋味!

    土豆坐在他的肚皮上问着为何落水,湖里好玩吗,有没有抓到大鱼等等。

    而平安更对枕头感兴趣一些,坐在方醒的身边,脸蛋涨红,用力的抽拉着方醒头下的枕头。

    “爹!”

    平安不会像土豆那种撒娇,而是用他那黑黝黝的眸子盯着方醒,就叫了一声爹。

    等张淑慧再进来时,就看到方醒平躺在床上,土豆坐在他的肚皮上,嘴里驾去去,驾去去的吆喝着。

    而平安要淡定些,只是把枕头放在脚下,手扶着床架子用力的蹦跳着。

    张淑慧看到方醒瞪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不禁噗嗤笑了。

    “夫君,药来了。”

    张淑慧叫来小白把两熊孩子提溜走,然后一碗黑漆漆的汤药就被送到了方醒的嘴边。

    “爹!”

    方醒有些头晕,听着这声音有些发颤,不禁看了一眼在门口被拦住的土豆和平安,心中一抖,脱口道:“幸好为夫不矮啊!”

    张淑慧嗔道:“夫君想什么呢,您相貌堂堂,玉树临风,谁敢说您矮?”

    小白也在门外说道:“少爷,您的个子可够高了,再高咱们家的门就得换了。”

    方醒发烧烧的胡思乱想,竟然想到了那位武大。

    大郎,来,把这药喝了吧!

    喝了药,方醒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醒来的方醒觉得百般无聊,就开始胡思乱想,一直想到了天色大亮。

    而金忠同样是一夜未睡,然后带着奏章去找朱棣。

    “以将官子弟为主,以武勋为教授,祭酒为从四品……”

    朱棣看完了奏章,不置可否的道:“那些武勋谁懂火器战法?还有,大明人才济济,不可偏废,将官子弟之外,也当广招学生。”

    金忠偷瞥了朱棣一眼道:“陛下,那些人……军户啊!”

    朱棣也很惆怅,军户户籍的存在让从军成为畏途,逃卒众多。

    可若是废除军籍,那后果难以想象。

    ……

    “废除了军籍,没人从军怎么办?”

    朱瞻基来探病,随便聊起了此事。方醒对此不乐观,不然他昨天也不会郁闷的和朱高煦喝酒。

    朱瞻基想起自己从金陵一路来京的路上,那一路的视察让他触目心惊。

    “逃卒,没人愿意从军,若不是有军籍捆着,大明的军士能剩下三成就算是不错了。”

    方醒靠坐在床上,嘴里含着饴糖这是小白偷偷给的,怕他刚喝了药嘴里苦。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最好不过了,可你还得去思索这里面的深层原因,否则就算是大明军队都配上了火枪大炮,迟早也会被异族的马刀杀的人头滚滚。原因你该知道,糜烂!军队一旦糜烂,再好的兵器也只是累赘!”

    方醒说话有些虚弱,他想了想,继续分析道:“再好的武器,军队一旦糜烂,你信不信敌军马上就会获得相同的东西?所以必须得要废除军户这个无奈之举,采取募兵制,就算是募兵制不成,那也可以采取从军一段时间就可归家的办法,否则逃卒永远都不会停止。”

    大明立朝之初就面临着逃卒,朱元璋的办法就是军户,用户籍把那些军士的子子孙孙都绑在大明军队的身上,大抵觉得这样就无忧了。

    朱瞻基摇头道:“这很难,取消军户,军费必然大增,而且军士归家之后如何营生?这是个大问题,解决不好,百姓同样会想尽办法去逃避兵役。”

    这就是退伍安置的难题,此时大明还是农耕社会,若是军士退役归家反而不如那些一直在种田的农人,谁愿意去当兵?

    方醒和朱瞻基相对一视,苦笑道:“可是觉着问题还是出在经济上?”

    朱瞻基点头道:“若是容易寻到营生,加上从军得到的军饷,一家人都过的不错,那才是长久之计。”

    大明的军户目前分为两种,一种平时种地,一种平时操练,实际上就是专门找一群人来养活军队而已。

    朱瞻基有些头痛,觉得这个问题几乎无解。

    方醒看到他皱眉,就轻笑道:“大明征服了朝鲜和倭国,还有奴儿干都司,那么多的地盘不要人吗?”

    朱瞻基激动的拍了一下,却不想拍在了方醒的腿上。

    “哎哟!”

    朱瞻基起身道:“德华兄好生养着,小弟这就进宫。”

    方醒龇牙咧嘴的揉着腿道:“你激动个屁!且先去问问金忠,再去问问英国公,至于孟瑛,你最好别问,站在他的立场不好表态。”

    朱瞻基点头就跑了,在院子里还捏了一把平安的脸蛋。

    平安皱着小眉头看着朱瞻基远去,土豆觉得弟弟被欺负了,就嚷道:“不许欺负我弟弟!”

    朱瞻基的脚步一滞,然后又加快了几分。

    欺负奶娃,要是传出去丢人可就丢大了。

    方醒在屋子里听到了土豆的喊声,就为儿子出气,喊道:“小心你后院起火!”

    ……

    朱瞻基和金忠商议了一番取消军户制度的可能性,金忠却很谨慎的说必须要联合户部才能议事。

    “没有户部的支持,此事不可为。”

    金忠没少为这事操心,熟稔的道:“大明那么多军士,有的可以留在卫所里一辈子,可若是取消军户,那最少六成到七成的军士要归家。那么每次招募军士就是一笔花销,每次遣散一批军士同样也是一笔花销。”

    “而且殿下,这笔开销是长期的,甚至是每年都会有,大明可能支撑?这些都得要户部来核算。”

    若是取消了军户制度,那么再也没人屯田,为军队提供耗费了。

    大明立朝之初,朱元璋采取了军户屯田制度,庞大的大明军队甚至不需要户部的军费而自给自足,朱元璋很是得意。

    可这种制度很快就失去了生命力,一路糜烂着走到了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