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65章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本月最后一天,兄弟姐妹们,求月票了!

    ……

    皇城中本应安静,至少在没有谋逆者时,皇城中不该响起这等带着杀伐气息的脚步声。

    随着这个脚步声,一排扛着火枪的明军军士整齐的从西华门转出来。

    是聚宝山卫!

    整齐的队列第一次出现在午门前,阿鲁台看到打头的军官手中都拿着旗帜。

    而那些三角形的旗帜,那些带着飘带的旗帜,此刻都耷拉着,随着阵列的前进而微微摆动。

    这是……

    杨荣看向了吕震,整个仪式都是礼部的人在负责,可莫名其妙的钻出来一个聚宝山卫,这是什么鬼?

    楼上的朱棣身后站着朱高炽和朱瞻基父子俩。

    朱高炽看到这个场景有些懵,就用眼神看向朱瞻基。

    老子问话,儿子当然要回答。

    朱瞻基无奈的冲着朱棣努努嘴,示意是朱棣的意思。

    朱高炽心中无奈,他是正宗的儒家子弟,对这等破坏礼仪的事儿很是不满。可决定是他老子做出来的,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咽回去。

    而下方的文武百官们,除去吕震和金忠,还有方醒这个始作俑者之外,谁也不知道今天还有这么一出。

    杨荣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所谓的献俘,文官们已经很努力的从军方手中把主导权抢了过来,可没想到……

    一排排的军士转出来,当走到午门下时,为首的军官把手中的旗帜仍在前方,昂首大声的喊道:

    “陛下,臣聚宝山卫总旗官秦大学,北征时臣部杀敌三十余,俘获两百余,缴获旗帜两面,献于御前,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他身后的军士们一起喊道:“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随即秦大学大步前行,毫不犹豫的踩在那两面旗帜上,身后的人一一跟进,那旗帜就像是一块用了几十年的抹布,再无半点光彩。

    第二个阵列齐步而来,领头的军官昂首喊道:“陛下,臣聚宝山卫百户官夏春秋,北征时臣部杀敌百人有余,俘获三百余,缴获旗帜五面,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喊声震天,仿佛冲入云霄。

    那些使者面色煞白的看着夏春秋把旗帜仍在身前,然后重重的踩上去。

    一个百户所就能杀敌上百人,俘获三百多人,大明的军队何其可怕啊!

    而且朱雀卫也已经曝光了,加上后来的玄武卫,大明的三大卫假如一起攻伐一国,谁敢说能挡得住?

    后面的阵列源源不断,一声声呐喊让人心惊胆颤。

    “陛下,臣聚宝山卫千户官吴跃,北征时臣部杀敌两千余,俘获两千余,缴获旗帜多面,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一千多人的呐喊让百官们有些激动,杨荣瞟了一眼,看到那些年轻些的官员都满色潮红,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这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策划,是谁的主意?

    杨荣知道吕震不会为军方张目,那么就是……金忠?

    可金忠也想不到这等震慑异族,鼓舞人心的手段。

    杨荣看了方醒一眼,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阿鲁台那边,心中就有数了。

    肯定是他出的主意!

    方醒目光转动,看向了阵列。

    沈浩胆大,混不吝,等他的千户所走完后,他做最后的禀告。

    “陛下!”

    沈浩昂首,喊道:“陛下!臣聚宝山卫千户官沈浩,北征时臣部杀敌三千余,俘获一千余,缴获旗帜多面,大明万胜,陛下万岁!”

    就在大家以为他要向前走时,沈浩却涨红着脸,振臂嘶吼道:“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轰!

    这个喊声瞬间引爆了整个献俘现场。

    朱棣的眸色一动,不顾身边礼官的眼中劝阻,起身,看着下方。

    方醒闭上眼睛,想起自己当时给这些军官们上课时的情景。

    灌输荣誉感,灌输必胜的信念,而今,这就是效果。

    方醒微微一笑,在大家愕然时,挥拳喊道:“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武将们这才醒悟,不禁跟着喊道:“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只要日月还在空中,大明就将永不消失!

    是啊!

    千年以降,谁曾见到过白手起家,从奴役汉人的凶残异族的手中夺回中原的朝代?

    这个大明煌煌而如日中天,谁愿意看到它陨落?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两千多人的呐喊更是搅动风云,朱棣居高临下,看到俘虏中多人跌坐在地上,而那些使者们更是面无人色。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嗯!”

    朱棣骄傲的微微点头,永乐,他的年号,他的辉煌,这个辉煌将会持续下去,永不停息!

    巨大的喊声甚至都传到了后宫,王贵妃正和人商量给朱棣准备食补的方子,听到这喊声,不禁笑道:“是了,日月不易,永照大明,只希望陛下能长命百岁,好好的照看着大明。”

    一个嬷嬷笑道:“娘娘,前面的献俘该差不多了吧,只是那个什么太师也不知道会被关在哪。”

    “关在哪?”

    王贵妃想起朱棣那深沉的眼神,不禁摇摇头。

    午门的城楼上,当朱棣起身离去后,阿鲁台的手脚冰冷,想起了昨夜听到的话。

    若是陛下豁免,那就会有旨意当场下来;若是没有,那就是死!

    阿鲁台绝望的看着上面,突然向前奔跑,可他的手上有绳子,而且还连接着所有俘虏,身体只是一个猛扑,接着就反弹着倒在地上。

    “陛下饶命……臣愿……呜呜呜!”

    看守的军士过来,早有准备的掏出一块烂步堵住了他的嘴,同时阴险的一拳打在他的肋下,顿时阿鲁台就像是个溺水刚得救的人,身体一软,急促的呼吸着。

    仪式结束,刘观一摆手,刑部的人就过去接手了这些俘虏。

    “德华,日月不易,永照大明,这个不错。”

    张辅走过来夸赞道,他今日根本就不冒头,只是跟着大家一起行事。

    方醒看到阿鲁台被人驱赶着往外走,就说道:“不过是口号罢了,大哥饱学之士,随便想想就能想出比这更高明的东西来。”

    张辅苦笑道:“为兄不过是想转换个家风罢了,只是如今看来却是有些错谬了。”

    两人一起往外走,方醒显得有些沉默。

    “陛下的身体看着还不错,太子偏文,太子……,太孙有陛下之风,大明的未来,刀枪不会归库,战马不会放归南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