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63章 请罪,认罪
    感谢书友:“指缝的阳光”的万赏!

    感谢书友:“艾比利v”的万赏!

    ……

    金忠有了收获,马上就翻脸不认人,说是要回去安排。

    方醒把他送出去,还没到大门,黄钟就迎上来道:“伯爷,有个人自称是东厂的魏青,在外面说是来谢罪,在下看那模样,好像是身被重创。”

    方醒止步,对金忠拱手道:“方某怠慢了,金大人慢行。”

    金忠拱拱手,坏笑道:“德华可是惹了孙佛?小心啊!那人老夫总是觉得阴森森的,离远些好!”

    这话像是在开玩笑,可隐含着告诫。

    方醒点头道:“我知晓,所以干脆和他们掰扯开来。这人来了倒是好事,让大家看看,方家和东厂井水不犯河水。”

    金忠嗯了一声,出去看到魏青的凄惨模样,就笑呵呵的道:“这是来堵门呢?”

    别人怕东厂,金忠可不会怕。他的儿子还不会叫爹。就算是朱高炽登基之后,也只有看顾的份,否则外界就会说他刻薄寡恩。

    魏青没想到会遇到金忠,这位老大人最近越发的横行霸道了,连孙祥都不敢惹。

    他只得单手胡乱的拱拱道:“见过金大人,下官不敢。”

    金忠笑眯眯的道:“谁给你出的主意?咦!你的屁股流血了?刚被用刑就来请罪,果然是狠人呐!”

    金忠摇摇头往前走,边走边嘀咕着:“现在的人啊!真是没把心思用在正道上,枉费了大好时光……”

    魏青面色发白,觉得自己是不是来错了。

    没等他后悔,黄钟已经出来了,他干咳道:“伯爷已经知道了,魏大人既然知道错了,伯爷也甚为欣慰,大家就此了了吧。”

    我曰!

    魏青听到这话,身体不禁摇摇晃晃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是果断的承认了和魏青有恩怨,而魏青主动上门,反而是洗脱了方醒跋扈的名声,变成了魏青犯错。

    不要脸啊!

    别人受到了严惩之后上门请罪,不该是主人出来安慰几句,然后上演一出‘将相和’吗?

    方醒不按照常理出牌让魏青懵逼了,他本就是强撑着来的,这下急火攻心,顿时就觉得眼前一花……

    家丁们在灵堂边上看半天了,看到魏青的身体摇晃,辛老七几步过来扶着他,喝道:“要晕回家晕去,别在方家讹人!”

    方五过来,冲着不远处的两个大汉笑道:“二位和魏大人是一起来的吧,还请见证一番,刚才方家可没人对魏大人动一根手指头,这就请回吧。”

    两个大汉讪讪的过来,他们本想装作旁观者,可这里是方家庄,再装就要被打脸,只得过去架住已经晕过去的魏青就走。

    方五关心的道:“魏大人受刑过重,心思也重,这回去得赶紧就医,不然麻烦就大了。”

    两大汉的脚步不稳,差点带着魏青倒下去,稳住身体后,狼狈的把魏青扶上马车,灰溜溜的去了。

    方醒这时才出门,小刀一直在边上瞅着,方醒看到他手心里的飞刀就呵斥道:“收起来!”

    小刀嬉笑着把飞刀收好,方醒说道:“那些都是东厂的人,别动不动就想动手,不然你就去台州府出海捕鱼吧,好好消磨消磨你的戾气。”

    ……

    方三要出殡了,大晚上的法事做的让人不得安静,只是主宅的人都没意见。

    最后一天,该来看看的都趁早。

    方醒去看了,那些和尚都很尽职。

    方专看着差点瘦脱了形,两眼乌青。

    “让他睡觉,另外去弄些牛乳来给他喝,不然明日半道就得跟着去了。”

    灵堂里的味道有些复杂,石灰的味道占据主流,还有香火味。

    一个和尚过来说道:“伯爷,最后一夜,孝子可不能睡啊!”

    方醒摇摇头,指着已经呆滞的方专说道:“这孩子才五岁,再这样熬下去,那不是孝子,而是去陪葬!”

    方杰伦也说道:“方三最疼这个儿子,就算是他死而有灵,也不愿意看到方专这般,老爷放心,老奴这就去安排。”

    方醒走出灵堂,夜风吹过,让他刚被里面那股味道熏晕的脑袋一下就清醒了。

    “明日凌晨方三出殡,午门外要献俘,让小刀跟着我就是了,你带着家丁们去帮衬一把。”

    辛老七在他的身后答应了,然后去调配人手。

    ……

    寅时中方醒就起床了,他先去看看两个还在沉睡的孩子,然后在张淑慧和小白的服侍下穿上一套他不乐意穿的伯爵衣服。

    摸摸脑后的羽毛,方醒说道:“为夫去去就来,你们且看着方专就是了。

    张淑慧一边给方醒顺着衣服上的皱褶,一边说道:“夫君放心,方三是忠仆,咱们家从没有亏待忠仆的规矩,妾身保证把方专给照顾好。

    小白也表态道:“少爷,他以后是平安的贴身小厮,谁敢亏待他?您就放心吧。”

    方醒嗯了一声,土豆要送方三出去,也被叫醒了,正在发呆。

    方醒走过去说道:“土豆今日替为父担当大事,要打起精神来!”

    土豆闻言就眨巴着眼睛,想起了自己今日要替方醒送方三出庄,就嚷着让木花服侍自己洗漱穿衣。

    平安在边上也被吵醒了,他睁开眼睛,黑黝黝的,小嘴吧嗒着。方醒看到后心都软作一团,就把他抱起来,拿了温水给他喝。

    “爹……”

    弱弱的声音,方醒把杯子放下,扶着他的腋下道:“平安今日也乖乖的,爹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平安点点头,然后打个哈欠,萌的方醒都不想出门了。

    张淑慧和小白过来,各自收拢自己的孩子。

    “夫君您有大事要办,赶紧走吧。”

    在张淑慧的催促下,方醒带着小刀出了主宅。

    灵堂此时已经没做法事了,那些和尚都在打盹,再过半个时辰他们就要开始最后的仪式。

    方专已经醒来了,在灵堂外,方杰伦正端着一碗牛乳煮的粥喂他。

    方三的大哥夫妇看到方醒出来,就慌的想行礼。

    “不必了。”

    方醒说道:“方三去了你们也无需担忧孩子,以后他就跟着平安。”

    方三的大哥没口子的谢着,只是他媳妇看着有些谄媚,方醒皱眉道:“你们帮着带方专也有些时日了,杰伦叔。”

    方杰伦没回身应了,方醒说道:“等方三入土后,替方专感谢一下他的大伯。”

    方杰伦和方三的大哥夫妇这几天没少打交道,知道底细,所以就说道:“老奴知晓分寸,老爷放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