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61章 坑了孙佛一把
    当方醒带着土豆出现在宫外时,马上就引来了一片瞩目。

    朱棣才回来,可却顾不上休息,就赶紧处理北征至今积累的政事,听到方醒带着土豆求见,就说道:“是来推脱的吧,罢了,让他父子进来。”

    这次进宫土豆的表现不错,很是沉稳。

    见到朱棣后,方醒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陛下,臣不适合献俘。”

    张辅、薛禄都行,他们是武勋,而方醒的位置却有些尴尬。

    朱棣审视着方醒,良久问道:“你在怕什么?”

    方醒坦然的道:“陛下,臣的风头已经够大了,再去献俘,那就是烈火烹油,臣不敢为之,那不是长久之道。”

    朱棣点头道:“那边罢了,你且去吧。”

    我曰!老朱啥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带着疑问,方醒就去找朱高炽,顺便让土豆去和婉婉玩耍。

    “兴和伯这次可是立下了大功,要升爵了。”

    梁中笑眯眯的说道。

    方醒牵着土豆道:“老梁你这可不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爵位并不上心,升爵就是漩涡,别想我踩进去!”

    梁中这才正色道:“你倒是看的清楚,害的咱家平白为你担心,听说你从草原上带回来不少肉干,晚些……”

    方醒手中提着个袋子,挤眉弄眼的道:“老梁,这里面的都是肉干,你吃的完吗?”

    梁中看看左右没人,就低声道:“咱家多久没吃牛肉了?赶紧的。”

    方醒笑着把袋子给他,然后侧身蹲下对土豆道:“土豆去找婉婉姑姑好不好?”

    “好!”

    土豆大清早就被张淑慧提醒,眼神不要乱瞟,所以此刻看着就像是一个小战士,严肃的很。

    梁中叫来两个宫女,让她们带着土豆过去。

    两人一起进了殿内,朱高炽的案几上全是肉干,正头痛不已。

    这可是牛肉干,作为大明的太子,他要是带头吃这个玩意儿,传出去那名声得臭大街。

    方醒一看就知道是朱高煦的手笔,就说道:“殿下,当时那些牛羊有不少误伤的,不吃也得吃,臣也弄了不少肉干回来。”

    朱高炽摇摇头,让人把肉干丢掉。

    这是一个长期处在压力状态下的太子,做事有时大胆,有时谨慎。他一方面要维持着自己儒雅而仁慈的形象,以获取百官的支持;另一方面却要小心再小心,不能犯那种低级错误。

    但是作为一个资深吃货,方醒看到朱高炽有些不舍之色,就指驴为马的劝道:“不过是些羊肉干罢了,吃吃无妨。”

    朱高炽摇摇头道:“小错多了就会积累成大错,一屋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私德不修,长久必然酿成大祸。”

    这位要开始长篇大论了,不过能在方醒的面前说到家国天下,那就是没把他当外人,所以方醒只得无奈的道:“且等婉婉去臣家时再带些来吧,反正臣行事不羁早就广为人知,些许流言也不怕。”

    朱高炽有些心动了,就板着脸道:“听闻你杀俘了?”

    “没有的事啊殿下!”

    方醒顿时化身为窦娥,喊冤道:“谁说的?臣必不与他干休!”

    朱高炽一个神转移问道:“瓦剌以后会如何?”

    方醒的心微颤了一下,这是要在为自己登基开始做准备了吗?

    看来老朱生病的事还是传到了京城,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知情。

    “殿下,瓦剌内部必然会经历一次大变动,互相攻伐,而后他们的目标会转向鞑靼那边,那时大明必须要运筹帷幄,一举解决掉这个大敌!”

    方醒这是在忽悠,瓦剌人此时已经算不得大敌,就算是脱欢真能一统瓦剌三部,可他哪敢来大明讨野火啊!

    朱高炽摇摇头道:“那起码得十年,罢了,此事暂且不提,只是阿鲁台却有些棘手,该杀还是该禁足于北平……”

    方醒的面色一整,说道:“殿下,草原人最为崇拜强者,而强者却不可有那个啥仁,不然他们肯定觉得大明好欺负,这就是在鼓动他们大胆的来衅边。”

    朱高炽的肥脸被气的颤动着,指着大门处喝道:“出去!”

    好吧,方醒刚才的那句妇人之仁又惹怒了朱高炽,他只得请罪,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到了外面,土豆还在婉婉那边,方醒也无处可去,就在太子宫外百般无聊的等着。

    自从搬到北平之后,宫中的人好像都高兴了些。

    看着路过的太监宫女们面色轻松,方醒不禁在思考着风水对皇宫的影响。

    “伯爷,孙佛来了。”

    方醒的思维正在发散,想着北平以后一直都是首都,那得有多少龙气之类的事儿,闻言就定定神,看到孙祥正缓缓踱步过来。

    “见过兴和伯。”

    方醒以为孙祥是路过,谁知道居然是来找自己的。

    “孙公公多礼了。”

    方醒随意的拱拱手,东厂就是皇帝的直属机构,他不想有什么瓜葛。

    孙祥数着佛珠道:“兴和伯可否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了边上,但没有去角落处,以示避嫌。

    秋高气爽的日子最适合出游,方醒觉得呼吸都轻松了几分。

    “兴和伯,上次咱家这边有人行事急切了些,给第一鲜带来了些麻烦,还请兴和伯多多见谅才是。”

    方醒回家就听闻了此事,张淑慧说孙祥还派人送来了礼物道歉,只是她没收,怕耽误方醒的事。

    孙祥是什么意思?

    方醒随口道:“听说东厂有意在第一鲜里常驻?只是小本买卖,经不起折腾啊!”

    孙祥数佛珠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那是谣传,咱家得了陛下的看重掌控东厂,岂敢肆意妄为?那些都是外界的离间,兴和伯千万别上当。”

    “是吗?”

    方醒笑容可掬的道:“那再好不过了,四海集市近来赚的钱越发的少了,若是第一鲜再出些差错,方某怕是要去找陛下哭穷了。”

    孙祥用力的捏了一下佛珠,点头道:“第一鲜在北平独占鳌头,想必以后会一帆风顺。”

    方醒笑道:“那方某就多谢孙公公的吉言了,若是哪天发达了,必然不会忘了孙公公。”

    这时正好有两个太监路过,听到方醒这话,两人再看看方醒对面的居然是东缉事厂的掌印太监孙祥,顿时被吓得面色发白,双腿打颤。

    东厂是朱棣的心腹机构,可现在这个心腹机构,居然和方醒有了勾结。

    这事儿不知道便罢,听到了就是祸端。

    祸从耳入啊!

    方醒有些愕然,急忙辩解道:“哎呀!本伯只是和孙公公在聊些家长里短的事儿,你等可千万别误会啊!”

    方德华!!!

    孙祥的佛爷脸嘴终于破功了,方醒这话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