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60章 教子,孤儿
    方醒没喝多少酒,回到家中后就抱着两个儿子亲热。

    张淑慧在整理秋衣,说道:“夫君,先前有礼部的官员上门,说是让您去献俘。”

    “不去。”

    方醒抱着平安猛亲,土豆在边上要骑大马,热闹的不行。

    “为夫此次立下了大功,风头太盛了,若还要去献俘,那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智者所不为。”

    “不管是拖住阿鲁台的大军,还是生擒了阿鲁台,这些分开都能封伯,可咱们家都俩伯了,还要?”

    张淑慧放下衣服,回身道:“夫君,目下是陛下在,您还年轻,骤然高位的话,以后麻烦不小,妾身知晓这个道理,所以就说夫君有些疲乏了。”

    这个处置无疑是可进可退,方醒可以借此称病躲过去。

    方醒赞许的目光让张淑慧有些羞赧,她垂眸道:“夫君,功高震主也不是好事,您也该歇歇了。”

    小白正在找土豆以前的小衣服来给平安当内衣,闻言就瞪眼道:“少爷,那样的皇帝都是昏君,咱们……呜呜呜!”

    张淑慧伸手捂住她的嘴,嗔道:“还好这是在家里,要是被外人听到了,那就是一家的祸事!”

    方醒笑道:“陛下不是昏君,这只是君臣之道罢了,不管哪个时候,为夫这般年轻的若是位高权重,不猜忌才怪。”

    就像是老外,若是他们的军中出现一位三十岁不到的五星上将,敢问军政两界,还有外界会如何看?

    位高权重的时间越久,就会越危险。

    此时时间不早了,方醒说道:“今天便罢了,明日我去推掉。”

    土豆一听就嚷道:“爹,明日带我进宫,我要去找婉婉姑姑玩。”

    方醒皱眉道:“为何?难道婉婉近期没来过家里吗?”

    张淑慧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土豆叫铃铛咬伤了东厂的人这事给说了,最后她忐忑的道:“夫君,土豆还小,后来妾身就把他给禁足到了现在。”

    方醒眼睛眯着看向土豆。

    土豆有些懵懂,又有些慌乱,不住的用眼神向张淑慧求救。

    可这是父亲教子的时间,张淑慧不敢插手。小白抱着平安嘀咕着,让他要乖些,免得长大了会被教训。

    在方醒目光的注视下,土豆的眼神四处躲闪,不敢直视。

    “你在怕什么?”

    方醒问道,土豆懵懂的摇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罢了,你还小,为父不该这般诘问你。”

    方醒招手让土豆过来,摸着他的头顶道:“男人不要躲避,为父教你的第一样东西就是眼神。”

    土豆不懂,方醒也不想填鸭教育,就对张淑慧说道:“淑慧,以后要纠正土豆这一点,眼神要定,不许闪烁,发现了就纠正。”

    张淑慧赶紧应了,若是别人家,土豆这等纨绔行径,要么是包庇,要么就是要处罚,不给吃饭,甚至打手心什么的。

    最不人道的就是跪祠堂,小小的孩子,跪一次祠堂下来,几乎是经历了一次从里到外的洗礼,性格弄不好会大变。

    小白有些兴奋的道:“少爷,平安要练吗?”

    平安在小白的怀里看着方醒,眼神很稳定,没有那种四处乱瞄的坏习惯。

    方醒摇摇头道:“不必了,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不用责全求备。”

    “叫爹。”

    方醒伸出手指头去按按平安的脸蛋,逗趣道。

    毕竟分开很久了,他以为平安不会说,可平安却皱着眉头道:“爹……”

    方醒大乐,凑过去亲了一口,得意的道:“我的两个儿子都聪明,都是好孩子。”

    土豆本是有些沮丧,听到这话后,不禁就瞥了方醒一眼。

    方醒一把揽过他,把他抱在大腿上坐着,说道:“土豆以后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对吗?”

    方醒进一步用额头顶着土豆的额头道:“土豆说过的,以后要让爹娘在家歇息,你去养家,还记得吗?”

    土豆大抵是不记得了,不过他严肃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方醒也不去揭穿,同样严肃的道:“土豆是长子,还是大哥,所以该玩耍的时候就去玩耍,可不该做的事咱们就不做,可好?”

    土豆懵懵懂懂的点头道:“嗯,爹,我记住了。”

    “好孩子!”

    方醒亲亲他的额头,放他下地,交代道:“那就早些睡吧,明早爹带你进宫。”

    土豆欢呼一声,问小白:“二娘,今晚我和平安一起睡,行吗?”

    小白红着脸看着方醒,张淑慧也不大自然的转过头去。

    方醒老怀大慰,在心中给土豆点了一百个赞,然后说道:“去吧,看好弟弟,晚上记得有事就叫人。”

    土豆清脆的应了,然后秦嬷嬷和邓嬷嬷带着两个孩子去了。

    方醒看看妻妾,都是面带红晕,不禁大乐,干咳道:“为夫累了,睡吧。”

    ……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先去了灵堂,看到方专在棺木边上的一张席子上睡觉,就对照顾他的两个庄户女人点点头。

    方五在灵堂值夜,他和方醒一起出来,低声道:“老爷,方专昨夜一直守着,没哭,只是他睡着之后喊了爹娘,然后泪流满面。”

    方醒闭上眼,咬着牙关,良久道:“传话进去,让土豆出来照拂一二,告诉管家,满三日就出殡,让土豆去送。”

    方五一惊道:“老爷,大少爷还小啊!会冲撞的。”

    方醒摇头道:“方三是跟着我出去战死的,此后他就方专这条根,我若是轻慢了这心中过不去。”

    “至于冲撞,若是方三有灵,必然不会。”

    方五点点头,这些家丁到时候肯定会去,他们都是杀人无数的家伙,什么邪祟敢来冲撞。

    只是土豆这里却有些忌讳。

    回过头方五就找到了辛老七,说了担心。

    辛老七沉吟道:“咱们几个到时候护着大少爷就是了,再说大少爷得了宫中多少次赏赐,可见是有神灵护佑,无事,老爷既然要给方三尊重,那是好事,咱们就多跑跑罢了。”

    而方醒告诉了张淑慧这个决定后,她却有些担忧。

    方醒说道:“有什么邪祟,就算是有,到时候我带着土豆进宫一趟,大明的气运鼎盛,一击即破!”

    “本来为夫是想自己去的,可终究太过引人注目,外界大抵要说为夫在收买人心,而且对方专以后也没好处。”

    张淑慧说道:“夫君,妾身知道您这是让土豆出头,那妾身就准备一二吧,好歹家里还有好些符箓,正好给他戴上。”

    于是这件事就敲定下来了,土豆将作为方醒的代表,亲自把方三送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