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8章 保守派,敲打
    灵堂搭建在外面,按道理不应该,毕竟方三只是家丁,可方醒却没有那些忌讳。

    “他为了我出生入死,死后连个灵堂都没有,那我算是什么?”

    方专被接回来了,五岁的孩子,懵懵懂懂的看着灵堂。

    “可怜的娃。”

    那些来帮衬的庄户们看到这个孤儿,都难免唏嘘一番。

    “夫人出来了,还有……二夫人和两位少爷。”

    张淑慧摸着方专的头顶道:“你爹是个英雄,为大明战死,以后你就是我家的人了,土豆。”

    土豆也有些懵懂,就大声的说道:“以后谁欺负了你就说,我帮你。”

    方专茫然回头,眼泪不知怎地就滑落下来,身体一抽一抽的。

    平安静静的看着自己以后的贴身小厮,就这么看着。

    李嘉帮着弄好了灵堂,看了方专一眼,他去找到了解缙。

    解缙正抱着悠悠在院子里转悠,看到李嘉就说道:“杀人不易,可想回书院?”

    悠悠的眼睛不大,可那纯真却让李嘉有些发呆。

    解缙颠了几下孩子,说道:“方三去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去的,可老夫觉着……”

    李嘉第一次打断了解缙的话:“解先生,三哥这一路算是学生的另一个老师,当时学生就站在他的身边,却无能为力,学生……想好了,要从军。”

    解缙闭上眼睛,叹道:“老夫能想象到那种残酷,刀光剑影,鼓角争鸣,鲜血漫天,罢了,书院有文,就该有武,文武不可偏废,你去吧。”

    这时悠悠咿呀了一声,手舞足蹈的,解缙急忙颠着,嘴里发出一串听不懂的声音哄着。

    这就是和平!

    李嘉跪地磕头,起身道:“解先生,学生明白了。”

    解缙问道:“你明白了什么?”

    这个学生原先在书院里比较沉闷,有些内向。

    可现在他的眉间却多了几分坚毅,这难道就是军中磨砺出来的吗?

    “解先生,书院是个求学的好地方,可这份宁静靠的却是军队不断的对外征伐,要想让这份平静持续下去,大明就需要不断的进取,不断的去征服那些会对大明造成隐患的外族,陛下是对的,没有征伐,就没有安宁,这并不冲突,那些文人鼓吹的休养生息,其实就是养虎为患!”

    解缙愕然,李嘉已经拱手大步走了,走的很坚决。

    “养虎为患?”

    解缙当然不会知道,从朱高炽开始,到朱瞻基,大明对外的征伐越来越少,及至朱瞻基的儿子时,基本上就是放任自流,结果是悲剧的。

    土木堡之变后,瓦剌对大明造成的损失,绝对要大过朱棣几次北征的损耗!

    这就是代价!这就是文人小算盘的代价!

    解缙失笑道:“老夫倒是成了德华说的保守派了吗?”

    ……

    灵堂,方专被人教着披麻戴孝,跪在地上。

    作为主家,张淑慧送来了许多东西,方杰伦出马主持,家丁们都放弃了和家人团聚,在操持着。

    方醒在灵堂外站着,平安就在身边。

    那些庄户们来祭奠,看到这个场景,不禁窃窃私语。

    “方三虽然去了,可看老爷的架势,以后方专就是平安少爷的人了,分府之后就是管家呀!”

    “以后他就跟着老爷夫人过活,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老爷可不是那等刻薄的主家,可惜当初挑家丁时没选上我,不然……”

    “……”

    方醒再次进去,就想让方专起来休息,方杰伦却不同意。

    “老爷,以后方专就没了爹娘,若是名声再不好,那就难了啊!”

    方醒无奈的苦笑道:“方三若是在,必然不忍自己的儿子受苦。不过罢了,世俗如此,只是经常让他起来走动走动,让老七准备些伤药给他。”

    方杰伦应了,然后出去安排午饭。

    方醒看着皇城方向,想着即将开始的献俘,眼中有利芒闪过。

    ……

    朱棣大步进宫,朱高炽带着百官相迎。

    朱棣目光转动,冷哼一声道:“朕此次北征大捷,可有说朕穷兵黩武的吗?”

    朱高炽艰难的说道:“父皇一战击败阿鲁台,消息至京,百姓与百官无不欢呼雀跃,些许小人,儿臣已经令人拿下,就等父皇回来处置。”

    朱棣冷眼看着百官,大步向前走去,边走边说道:“朕提兵讨伐不臣,此国之大事也!此辈不知为国效力,只会蝇营狗苟,心思龌龊,鞑靼那边需要人教书,都送去吧。”

    卧槽!

    朱高炽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召唤两个太监过来去扶起自己,紧紧跟着说道:“父皇,儿臣担心……若是鞑靼降而复叛,那些文人就是隐患啊!”

    文人别的不行,动心眼却仿佛是天生的,他们对大明熟悉,若是翻盘,那就是助力。

    朱棣止步转身,盯着朱高炽道:“鞑靼人的脊梁骨已经断了,明白吗?已经断了!只要以后打压瓦剌人,草原就是大明的了,明白吗?!”

    朱高炽愕然,想争辩几句,杨士奇急忙上前道:“陛下,阿鲁台既然来了,那献俘可否要准备了?”

    朱棣点点头道:“让礼部和兵部马上准备。”

    朱高炽这才逃过一劫。

    朱棣一路进宫,王贵妃带着一群莺莺燕燕出来相迎,朱棣的面色冷峻,说道:“你等在宫中没有生事,这很好。都回去吧。”

    那些女人都在偷偷的瞥着朱棣,看到朱棣除去脸晒黑了些,皱纹深了些之外,看着没大问题,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朱棣看着王贵妃,面色稍霁,说道:“你辛苦了。”

    王贵妃笑道:“臣妾在宫中也就是管着这些人罢了,哪能和陛下风餐露宿,战阵搏杀相比。陛下看着清减了些,这次回来要好生休养一阵才是。”

    朱棣点点头,当先去乾清宫,王贵妃跟在后面,低声的说着,就像是午后的鸟鸣,让人感到宁静。

    “宫中近来无事,臣妾想着陛下您出征,就削了些用度,也算是为国出力吧,陛下可别笑话。”

    “您北征后,赵王来过几次,还有就是婉婉,经常过来,只是问了臣妾后,得知您还没消息,就怏怏不乐的回去了。”

    “婉婉可是给陛下准备了好些吃食,说是先吃就不够意思,要等着您回来共享……”

    朱棣的面色柔和,一身的煞气渐渐的就这样消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